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驕傲》中港靈慾交戰

2019/3/26 — 9:51

《驕傲》劇照
圖片來自香港話劇團 Hong Kong Repertory Theatre Facebook 專頁

《驕傲》劇照
圖片來自香港話劇團 Hong Kong Repertory Theatre Facebook 專頁

有些巧合,近日看到兩個香港新編舞台劇,不約而同都涉及中國大陸來客與香港人的關係,而且並非一味大香港主義嘲笑內地人。其一是較早前談過「香港藝術節」的龍文康劇作《九江》,描述內地來港進修的大學女生,寫論文研究香港黑社會文化,企圖訪問黑白道人馬。劇中另一內地女生則古古惑惑,要求迷戀她的港男,幫她偷運大批人民幣來港。其二是「香港話劇團」的王昊然劇作《驕傲》,更集中於中港「情意結」,還有「靈與慾」的糾纏,正在香港藝術中心壽臣劇院上演。

《驕傲》的主體,是一個內地男子與一個香港女子的情緣,兩人都有才有貌,談笑風生,看來登對,似可順利發展關係。然而男的欲迎還拒,究竟有什麼問題呢?問題是男主角有身份迷惑,在身為中國人與變成香港人之間深感矛盾,心靈與身體都陷於信心危機。

此劇的特色,就是從大陸來港者的角度,刻劃複雜的心理問題,跟我們常見以香港人角度看大陸來客的情況大有不同。據場刊簡介,編劇王昊然本身原籍湖南,成長於深圳,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操流利粵語、英語、普通話和湖南方言,是跨境跨界才子,《驕傲》大概與他的經歷有關。今次演男主角的王維,出身廣州話劇團,加入香港話劇團廿年了,當然有大陸背景。

廣告

男主角有民族自尊心,有中國驕傲感。他來香港做即時傳譯工作,即將住夠七年,到期就有資格做香港人了。不過,他始終覺得是異鄉人,曾與港女結婚又離婚,對港人看待大陸人的歧視態度很敏感,申請延續工作證亦有阻滯。總之,男主角從「大中華」來到「小香港」,既自傲又自卑,非常苦惱,甚至釀成性無能和性上癮的問題。

《驕傲》還出現一個中國探月太空人,在非常「離地」的月球爬來爬去,孤獨苦悶,遙望「藍色玻璃球」自言自語,似是男主角身處香港異鄉的科幻化身。劇中提及佔中、示威和「鳩烏」等政治敏感話題,都與一般香港人的角度不同。

廣告

其他角色方面,黎玉清飾演香港女主角,最有正常情理。她愛上男主角,不介意他的來歷,妙在問他是否共產黨?他坦認做過黨員。還談到她祖輩來自寶安,而香港原屬寶安縣。她了解他的異鄉感,說她自己留學美國時也像異郷人,很普通。

另有一對搞笑的妙男妙女。劉守正演從美國回港的金融界人士,因為不熟「獅子山下」這首香港「國歌」的歌詞,被正牌港人取笑,但他賺到錢開心快活。江浩然演他的十三點女友,有大陸口音,亦風流快活。他們都不像男主角簡直精神分裂。

實際上,大陸來港者各式各樣,有超豪亦有超賤,分別極大。像男主角那樣內心矛盾的當然有,同時有很自信很國際化的,對他們來說做不做香港人不大重要。另一方面,七百萬香港人也各有不同,正如黃子華《金盆𠺘口》所說,一代代很多內地人南下做了「卧底」香港人,何謂「香港人」?根本上千差萬別。

我認為《驕傲》刻劃出某些大陸人想做香港人又不服氣的心態,初到貴境時尤其普遍不大適應,但此劇未能反映有幸有不幸的多面體。王維就外型與演技都可觀,後來越演越激情爆裂,真是收放自如。問題反而是他今次扮相太有型,很時尚又瀟洒,完全不似這角色那種嚴重缺乏自信的人。

何況男主角在劇中早已被港人接受,先後有香港妻子和女友,又獲美國回港者賞識,當作好友死黨,為何仍然被心靈上的驕傲、性慾上的自卑弄到困擾不堪呢?這劇本本身充滿矛盾。

其他角色的形象與性格也不大貼切。導演馮蔚衡場面調度很有功力,但未能使劇本的矛盾合理化,人物情節始終有些突兀。

總的來說,《驕傲》描寫大陸人與香港人方面與眾不同,然而並非成熟之作。牽連到性問題尤其尷尬,倒不如像陳果新片《三夫》那樣大膽出位,直接描寫性障礙與性上癮。此劇對白很多,有優有缺,最妙是把佔中清場講到炒股票,又把情海翻波說到經濟學,然而拖泥帶水多過精警之句。

無論如何,此劇顯出中國與香港愛恨交織,各有心病,目前不易協調起來,亦不需要。畢竟,一國兩制總有差別,假如提早一體化,香港跟內地完全一樣,反而不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