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高調認證展覽未獲授權,Banksy 真係反抗市場嗎?

2019/10/31 — 18:39

「BANKSY —— 天才或破壞王?」展覽,未開幕,先哄動。號稱「首個大型 Banksy 作品展覽」,還有去年蘇富比夜拍自毀之作 《女孩與氣球》坐陣,展覽更是升價十倍。

楊天帥鴻文〈唔去香港 Banksy 展的三個理由〉,指出 Banksy 官方網站形容此展覽是「假貨」,主辦單位也大方承認未獲授權,「一如過往所有 Banksy 作品展,今次展出亦非本人所授權,以保護其匿名及於制度的獨立性」。

「以保護其匿名及於制度的獨立性」?!別傻。你以為這樣高調割蓆就沒有責任嗎?作品與名氣息息相關,Banksy 也相當清楚藝術市場如何運作。展覽授權沒授權,還是拍賣場合自毀作品,Banksy 有意無意都操控著棋局。 

廣告

這話不是我說的,而是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教授 Sarah Banet-Weiser 的分析。

2012 年,Banet-Weiser 著作《Authentic™》其中一章,討論品牌與創意的關係,就取用了 Banksy 作為例子。她指出,當代文創工業運作,使每個創作人成為獨立的一盤生意(individual entrepreneur) ,個人形象和營銷成為生存關鍵。文中引述一名 CNN 記者,早在  2006 年就發明新詞「Banksy效應」(Banksy effect),稱街頭藝術急速商品化,「Banksy 自身也有部分責任」。Banksy 雖然一方面質疑藝術圈,但他的反抗行動一一強化他在圈子內的名聲,使之聲名大噪。

廣告

就像先前那張被碎的《女孩與氣球》,不少藝評人已提出過質疑,指作品的「殘件」價值可能進一步推高。作為一名街頭創作起步的藝術家,Banksy 的形象是「反叛」和「挑戰權威」。他的「自毀」行為,不過是非常符合預期的舉動,進一步鞏固他既有的形象。表面上,Banksy 似是衝擊了拍賣行為代表的藝術市場;但實際上,他鞏固名聲、強化形象,使之金錢價值有增無減,卻又是某程度上的市場操作。以「反抗」為資本,Banksy 愈是「反抗」,愈是深陷於市場的法則。

今次,Banksy 一再高調否定展覽「未獲授權」,更形逆向宣傳。訊息無損大眾趕赴展覽的熱情,更獲「官方認證非法」。他煞有介事的「割蓆」聲明,欲與市場劃清界線,配合「反抗」權威形象;但「未獲授權」展覽,繼續大行其道,引發追捧熱潮,維持 Banksy 的人氣。說到底,這些語言藝術,不過就是互相利用的宣傳技倆。

又「無咩好睇」、又無需睇「真跡」、仲要「好柒」,楊天帥提出擺看 Banksy 展覽的三個理由,其實不如一個——街頭藝術離開街頭就失去生命。真正的街頭藝術家不會期望作品永久保留,也很清楚自己創作會被法律視為「破壞」,但他們堅持去做,行動本身已是最強烈的宣言。然而,街頭藝術被帶離街頭,有如植物被強行扯出泥土。

還街頭藝術一個公道。不在街頭的街頭藝術展覽?不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