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魏德聖,我都幾《Love You》

2017/2/8 — 13:59

魏德聖(右),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魏德聖(右),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不是第一次跟魏德聖做專訪,但每次有新片來港上映,宣傳公司邀約,即會應約。

究竟這位個子不高,有著攀巨山精神的導演,現時變得怎麼樣?李安導演拿了兩次小金人,個人認為已超越了候孝賢,成了台灣電影的象徵或者圖騰,他跟台灣本土已漸遠。而魏德聖就像是本土派,繼續與自己團隊在台灣戰鬥,但別把他看得偉大,他予我一直很踏實之感。穿得樸素,街坊感很強。

我記得他曾表示自己不是要為台灣電影作甚麼,他只是比我們更有勇氣去追夢,更貪心地,要實現一次又一次的新想像。

廣告

拍片可以療癒?

廣告

「你今次為何一改戲路,拍《52 Hz, I love you 》(下稱《52》)?」我這樣問,其實希望他能夠答得偉大一點(特別當好萊塢片《星光夢裡人》氣勢如虹,當日訪問期間,手上獎項已一大籮)。例如,要為華人musical 打開新局面等等的答案。結果,他的答案簡單得可以,標題黨也幫不上忙。

「拍Kano 之後,覺得很『攰』,只想拍一齣片,純粹想自己放鬆一下。」回答說明了他不過是人,也會有身體超支的時候,他手頭上其實還有另一齣超大片,只是準備時間超長,工夫超多,有空檔,加上《52》故事已在手多時,就拍了。

《52 Hz, I love you 》劇照

《52 Hz, I love you 》劇照

他就是這樣純粹的一位導演

當其他人要抖一下,就是去出走,到老遠處放空,他放鬆的方法卻離不開本行,也是拍片。

有時我覺得他是一個當下百分百投入的電影人,電影不是他成名賺錢的手段,也不是多元身分的其中一個(今天演員們都愛在自己身上掛上「導演牌」,令人很sick),他就是這樣純粹的一位導演,因為純粹,可以能人所不能,這份純粹很冒險,其實也很幸福「我說的輕鬆,就是不需要為劇本考究甚麼,只想很自由、隨心,把心裡的感情拍出來。」

「都市人不願意分享,不願意接納」

魏德聖也有讓生活回溫的能耐嘛?在他眼裡,愛情很重要,能夠提升生活的溫度,戲裡有不同年紀的人物,每一個不是在享受愛情,就是在期盼愛情,用歌曲把情愛忐忑、美好想像,唱出來、跳出來,感覺暖暖的,「都市人是寂寞,還是孤獨?」

我不禁問魏導,大街裡不乏追求與被追求的一對對,火辣辣似的,卻不一定代表有溫度。

「你可以說享受孤獨,寂寞,是心靈的事情。」魏導停下,想了一想,「都市人不願意分享,不願意接納」他續道。

《52 Hz, I love you 》劇照

《52 Hz, I love you 》劇照

我寧願無感覺,也不要那種痛

諷刺的是在社交網絡裡,「分享」是王道,把收來的資訊,在朋友圈再公開一次,這是甚麼質素的「分享」呢?社交網絡其實像是塊mask ,更隱藏地保護那個「我」,或許如魏德聖所言,真心「分享」在網路上容易成了人家攻擊的一個點。

「分享」不只於公開網上那條link、那些著數資訊,是始於信任,把你納入在我的世界裡;道理是這樣,但實際能否過關是另一回事,我也會猶豫:「你會傷害我嗎,會背叛我嗎?」

在這個年頭,愛人、朋友間的不忠、說謊變成了便飯,對人性抱高一點想像彷彿就是離地的苛求,有時我寧願選擇寂寞,也不想受傷,我寧願無感覺,也不要那種痛,跟一切,甚至自己保持距離。

「我特別關心台灣社會裡30-40歲的那一群,他們特別需要被安慰」

魏德聖覺得生活需要愛情,需要浪漫,聽了這句,我心頭暖了一下,隨即起了防線,浪漫不是人人可擁有。

「我特別關心台灣社會裡30-40歲的那一群,他們特別需要被安慰。」他道,他們不像20來歲般可以衝衝衝,有一點積蓄卻不一定能養家、養孩子,想踏前一步,又不知她/他是否可以靠攏一輩子,窒步把生活堵著在一角。

「我不是要教導觀眾甚麼是愛情?」魏德聖跟片中包辦歌曲的創作人這樣說,「把感覺直接說出來就好,觀眾要甚麼,就是一份同步的感覺。」選擇怎樣走,自行決定,魏德聖選擇不時要抱抱愛情,「文字沒有溫度呢,電話可以聽到語氣,見面可以看到表情。」

魏德聖心裡的浪漫貫徹地不華麗,一家人一塊吃一頓自在早餐,晚飯後,在公園路上邊走邊聊一兩個小時,就是增潤生活的浪漫,「不一定要聊個不停,坐在一起,你看你的,我看我的,重要的是陪伴。」願意「陪伴」就是一種踏實的分享,把時間花在自己愛的人身上,或許大家為愛情事有時想得太浮跨了。

人所需的,只是簡單的伴著。在都市裡,「伴」奢侈嗎?

我覺得蠻貴的,願大家為情人節有人相伴!

魏德聖

魏德聖

場地提供:8度海逸酒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