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魚塘源野藝術節】突破傳統保育方式 夥藝術家講生態反思

2018/1/15 — 20:52

「呢隻係普通翠鳥,背脊鮮藍,肚係橙色嘅;嗰隻係蒼鷺,有成 98cm 高......」

初到大生圍,巧遇百鳥來朝歡迎。香港觀鳥會助理經理陳燕明(Christina)為記者逐一介紹,棲息於魚塘田埂間的各種雀鳥。從學名由來到外型習慣,她都熟稔得倒背如流,笑說:「我哋做保育只識得帶人入嚟睇吓講吓」。考察亞洲地區舉辦「大地藝術祭」的經驗之後,她相信保育並非只有一條路,結合藝術推廣生態教育,可能是其他說故事的方法。

位於新界西北端的大生圍,昔日是漁業重地,旁邊的錦綉花園過往亦是魚塘範圍。早在 1940 年代,漁民從后海灣引入帶有蝦苗和魚苗,築起基圍蓄養海產。后海灣水質變差之後,漁民改養淡水魚,至今區內尚有三、四戶人家養魚維生,繼續出產遠近馳名的元朗烏頭。每逢秋冬季節,漁民都會排走塘水,清理塘底。塘底微生物外露,吸引不少候鳥前來覓食,故又視為香港觀鳥聖地。自 2012 年起,環境及自然保育基金資助香港觀鳥會在此進行「香港魚塘生態保育計劃」,嘗試用環境友善方法養魚,建立「優質養魚場」;並周末進行生態導賞團之餘,每年亦舉辦「新界魚塘節」嘉年華,推廣本地生態教育;今年更聯同非牟利藝術組織「藝術到家」(Art Together)合辦「魚塘源野藝術節」,進一步推廣大生圍的生態價值,首屆活動將於本周末開鑼。

廣告

大生圍具有豐富的生態保育價值
(圖片來源:Art Together藝術到家 facebook)

大生圍具有豐富的生態保育價值
(圖片來源:Art Together藝術到家 facebook)

廣告

村民帶路開放魚塘

負責教育、藝術發展及傳訊工作的 Christina 指,觀鳥會雖然持續在大生圍進行保育工作,六年來村長都予以支持,但並非所有村民都贊同。她坦言,大生圍少有本地商業活動,導賞團帶來人流,村民都無法直接得益,「呢度住人多。多咗外面嘅人流,村民只會覺得騷擾」。當組織進一步計劃藝術節時,村民反對的聲音就更加明顯,最終無法租用村內廢校進行活動,需要改到魚塘田埂展示作品。當中最大的支持者莫如協助觀鳥會接洽村長的村民蘭姨。

「我哋話嚟畫畫唱歌跳舞,你有咩感覺呀?」Christina 問。
「咪同我個細仔一樣囉!」蘭姨笑聲嘹亮。

對於小兒子,蘭姨雖說「唔知佢搞乜」,又謂「唔得閒理佢」,甚至話「佢一個月俾返幾千蚊我,我就算數囉」;但又親自帶記者去看小兒子留下來的貨櫃塗鴉,一邊看更一邊道:「甩曬色啦!以前畫咗三個㗎,後來有個被人吊走咗囉。」藝術,蘭姨雖然未必理解,但她不抗拒,正如當日沒有阻止兒子出國追夢。

蘭姨兒子繪畫的貨櫃

蘭姨兒子繪畫的貨櫃

活用魚塘資源做藝術

蘭姨率先開放自己的三個魚塘,擺放大型藝術裝置。其中有「MUDwork」的作品--《水鳥》。團隊去年入村考察,發現魚塘區域少有避暑地方,故在田埂的貨櫃裝上一隻鐵翼,看起來似是振翅的鐵鳥,點綴魚塘之餘,亦可為村民遮陰,帶來實際功用。負責邀請藝術家的策展人張嘉莉(Clara)解釋,要藝術家進入社區創作,不但講求藝術成就,創作人本身更須具備「有偈傾」的特質,「唔係諗到個 idea 就一味堅持,仲要同村民傾,要 compromise」。Christina 特別提到,大生圍鄰近米埔自然保護區,魚塘亦屬於拉姆薩爾公約濕地,範圍內一切改動都需要符合政府保護生態的要求,例如魚塘中央不能放置藝術品,以免顏料污染魚塘水質。又如建築師黎雋維(Charles)在魚塘邊架起臨時的竹碼頭結構,亦需要事前向漁護署及城規會申請,而大部分的裝置均於藝術節後拆除。

「MUDwork」作品《水鳥》安裝進行中

「MUDwork」作品《水鳥》安裝進行中

參展作品不只為魚塘「添加」藝術元素,亦有「取之魚塘,用之魚塘」的項目。現居荔枝窩的藝術家黎慧儀(Monti),數星期前已入村進行工作坊,與香港觀鳥會的義工和學生,運用清理魚塘時挖出來的「塘泥」,捏成大生圍常見的雀鳥模樣。泥雕塑任由自然風乾,藝術節期間懸掛於區內的樹木上展出。節後,所有作品將會自然分解,再次回歸魚塘。策展人 Clara 亦會舉辦多場工作坊,包括:與參觀人士一同收集區內建築廢料,製成飾物,反思非法傾倒泥頭的議題;以及收集田野間的羽毛,製作「羽毛筆」,從而認識區內候鳥品種。

引入藝術帶出生態反思

「我諗今次算係試測性質吧?」Clara 指,香港少有如此廣闊空間進行藝術活動,而大生圍亦具有豐富保育價值,藝術家創作需要平衡生態考慮。她又認為,香港關注土地議題的人愈來愈多,藝術家亦不例外,是次機會正好實驗「點樣用藝術語言,好 soft 咁帶出反思」。

「魚塘源野藝術節」策展人張嘉莉 Clara(左)、香港觀鳥會助理經理陳燕明 Christina(右)

「魚塘源野藝術節」策展人張嘉莉 Clara(左)、香港觀鳥會助理經理陳燕明 Christina(右)

Christina 亦同意,並指「香港而家做保育教育,主要都係用導賞嘅方法,講吓魚塘有咩生態特色、價值咁;但其實每一個人入到嚟都可以有自己嘅感受同回應。」她認為,教育可能重複倒模,但藝術關乎一個人的經歷,是獨一無二的表現。藝術家透過創作呈現對魚塘的理解,正好鼓勵參觀者發掘保育知識以外的個人感悟,「希望一般市民大眾入到嚟都可以有佢自己對呢個地方嘅體會同演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