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魚男突變》 - 把卡夫卡的《蛻變》搬到二十一世紀

2016/5/1 — 2:51

《魚男突變》劇照

《魚男突變》劇照

【文:Amazing Ber】

不一樣的時代,同一樣的異化覺醒。

<<蛻變/變形記>>被譽為二十世紀德國作家卡夫卡的短篇小說代表作,故事講述年青的推銷員格裡高爾一覺醒來後發現自己變成了一隻大甲蟲,他不只失去了語言的能力,也因為無法再為老闆跑生意和為家人掙溫飽而受到唾棄,故事荒誕卻又悲涼。

廣告

來到二十一世紀,電影<<魚男突變>>的主角則是來自低收入家庭的十九歲的韓國大學生朴久(李光洙飾),他為了賺錢而自願成為科技公司的藥物試驗對象,卻一夜之間變成魚身人腳的魚男,在經歷了訴訟、傳媒追捧、民眾唾罵、好友出賣後,才發現數碼時代也同樣接受不了一個「異類」,儘管天大地大,卻再也沒有他的容身之所。

不論是卡夫卡的<<蛻變>>或由權五光執導的<<魚男突變>>也利用主角的突然「變態」令他們不能再隱身於社會和群眾,成為獨立的個體,擁有獨立的思想。參考馬克思的勞動異化論,資本主義會令生產及物質成為主導,人與人之剩下互惠亙利的關係,以致自我思想喪失,人與人之間變得疏離,最終只剩下一個社會的「空殼」。馬克思稱這種個體喪失為「異化」,而<<魚男突變>>就是透過原本已「異化」,沒有理想與熱情的朴久,因基因突變以致外貌改變,成為社會的「異類」而被迫「覺醒」-重新思索、尋找屬於他自己的理想生活方式,過程中亦暴露了社會的霸道與荒涼。

廣告

<<魚男突變>>中經歷了異化覺醒的不只朴久,還有他那一心想成為大放異彩的網路紅人的「前女友」(朴寶英飾),及初出茅廬、沒有名校背景的熱血實習記者。前者最終甘於「異化」,成為「公務員」,後者也因對弄虛作假、愚弄民眾的傳媒感到失望而轉戰副刊部,但最後卻因為朴久提醒了他「真相的重要」而重新上路。他們三個代表了三種常見的覺醒形態,朴久雖平凡但最後卻勇於忠於「覺醒」,進入新的世界,前女友則空有幻想,但無力抗衡社會主流價值觀的批判,而最終選擇臣服於「異化」,而熱血記者可能是我們在生活中最常見的人,在「異化」和「覺醒」間來回又折返。

「異化」的社會 利益極大化是唯一的金科玉律

卡夫卡的<<蛻變>>以一家四口來構成一個小社會,而<<魚男突變>>中的現代社會則更複雜,在家庭以外,還有商企、科研與傳媒,導演也用了不少的章節去展現資本家如何藉此去蠱惑人心、擺弄社會。

電影的初段,朴久曾經備受傳媒追捧,化身為挑戰科研企業的大衛,但隨後傳媒因受到金主所影響,而改為全面抹黑朴久的人格,令他由為公義而提出訴訟的受害者,變成貪婪、好色的狂徒。最後,縱使傳媒手上掌握了「真相」的證據也為了自身利益而決定不公開,毫無保留揭示了傳媒如何淪為權勢的脂粉。當然,在金主創造「真相」的年代,習慣「資訊餵食」而不多加咀嚼的讀者們也功不可抹。

然而,在金主面前跪下的不只是打著「追尋公義」作口號的傳媒,還有「一心拯救社會,為普羅大眾救苦救難」的科學家。科學家為了可以終極解決地球上糧食不足的問題,而醉心研發新藥,更用朴久做殘忍的試驗。他滿腔的熱誠雖然感動了朴久,但他的成功最後也只淪為有錢人家的玩意。新研發的「實驗室培植糧食」以天價發售,原因無他,這也是藥廠金主為了極大化利益而作出的「純商業決定」。在利益前,公義、公平、熱誠也只是奴隸。

「覺醒」後該何去何從?  (此部分含「結局劇透」)

變成了大甲蟲的格裡高爾最後在佈滿灰塵的房間裡孤獨地死去,而魚男朴久則「以死求生」。他放棄了人的生命,選擇了魚的自由,原因不是因為社會容不上他這「異類」,雖然這也是事實,但看來朴久是坦然接受了自己是「魚」的事實,忠於自己「魚」的本性而選擇過「魚」的生活,暢游於深海。但,這真的可行嗎?

我想,如果不是因為導演太好人嘗試為朴久留下「放生」的窗口,為「覺醒」的人帶來希望,就是導演太天真,妄想潛入深海便可逃過科學家的瘋狂實驗、資本家失控式的能源開發和政要們上天下海的軍事對壘。如果故事是真的,朴久大概不用三天便被漁民捕獲轉售圖利,又或者給深海鑽油台洩漏的油污嗆死。

<<魚男突變>>是以喜劇包裝的正劇?

<<魚男突變>>以實習記者熱血追夢的過程貫穿整部電影,導演亦有刻意營造了不少笑位令電影變得輕鬆,企圖用笑聲去淡化批判社會的冷漠和人類「異化」的悲哀。筆者是在國際電影節中看到這電影,也看到不少的觀眾是帶著笑聲離場,當然李光洙粉絲們對偶像的熱愛也可能稍為模糊了電影的焦點,但說到底,這是喜劇,還是正劇,也得看你「覺醒」了沒有。

作者簡介: 喜歡電影、喜歡寫作的人,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