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魚的哲學之道──專訪陶藝家余成忠

2015/10/6 — 10:30

這次是我第一次踏足西環,在還算新的西營盤站下車,繞過長長的地道,才發覺到這裏有一面我不熟悉的香港,眼前小店舊樓的比例很高,人來人往,但不給予人厭惡感的熱鬧,心想這一區跟台灣陶藝家余成忠老師的作品感覺也挺配合。

轉彎上斜,看到已有人在巨年藝廊前,原來是畫廊的負責人跟余老師在等開門,這是我第一次看到余老師,就如在先前在網上看到的作品給予我的感覺一樣,他是位平易近人的藝術家。

 

廣告

與陶結緣

余老師不是從小到大都有接觸陶藝,直到三十歲才在一個暑假舉辦的短期課程中開始學習,自此就持續買書自學,繼而參加比賽與進行自己各系列的創作,「那時候一接觸就發覺,陶泥這個材質真的很好玩,可以從柔軟的泥變成這麼堅固的東西,這種變化滿符合我的個性,喜歡不斷變化的東西。」老師還說到釉彩的變化每次都不一樣,這也是他鍾愛陶藝的原因。

廣告

既然喜愛變化,那這麼多年來有想過用其他的媒介去創作嗎?「試過其他雕塑媒介,還是覺得用陶最得心應手,由一塊泥可以變成很多不同的造形,像上帝在創造各種事物的感覺,那是其他媒介不能取代的。」老師一邊講,眼睛都瞇成一線,臉上流露滿滿的喜悅,「接觸陶藝是一個緣份。」能遇到自己可以投入和熱愛的事,三十歲絕不算遲。

 

魚之樂

在創作的題材上,余老師也是一直追求變化,他說到近年開始玩浮潛,期間看到各種色彩的魚跟海洋生物,引發到他由關注「人」到「人文」的方式進行創作。「感覺好像是脫離人,其實並沒有,人類社會由漁業到農業,魚就是人最早接觸到的一種生物,它代表了很多東西。」老師繼而說了很多魚跟人類文化關係緊密的例子,由魚象徵富貴、繁榮的社會文化,到道家的木魚、太極中的哲學觀念,再到魚躍龍門的隱喻,「從中都可以看到魚在中國文化,有一種強烈、正面的象徵,所以我把它帶進作品中。」這次在巨年藝廊舉行的「北冥有魚」展覽,就是結集了老師有關魚的作品。

北冥有魚,其名曰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里也;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雲。是鳥也,海運則將徙於南冥。南冥者,天池也。

──莊子《逍遙遊》

余忠成《北冥有魚》

余忠成《北冥有魚》

點題作《北冥有魚》,外形上是一尾大魚,魚身有一個個的洞,原來是老師用鏤空的手法,把一些魚的象形文字顯示在這大魚身上,「在象形文字中,魚的寫法,一路以來就有五、六十種形態,為甚麼?因為每一時期,人看到的魚都不太一樣。」老師續說用陶可以做到鏤空,魚身的空間,加上或深或淺的釉彩,讓觀者好像看到魚在裏面游,有種流動的感覺。聽過老師解說,我看到不只是視覺上,還有文化在時間上的流動。

余忠成《快樂的夏天》

余忠成《快樂的夏天》

作品反映藝術家的生活,余老師說他今次展覽最愛的作品,就是記錄他和小兒子一起去浮潛的《快樂的夏天》,作品造型充滿童趣,一隻托腮的魚,表情好不輕鬆,「我們會把在浮潛時看到的魚呀,海洋生物呀都記住,之後再翻資料。」再一次,看到老師邊說邊掛上喜悅的笑容。

另一個影響余老師創作的來源就是他所看的書,問到有那些書對他最具影響力,老師就笑說雖然看很多,但記性不太好,不過最常看哲學類的書,亦引發他經常思考存在的問題。

「我最近看了卡夫卡的《變形記》,最讓我在意的是主角變成昆蟲之後,外形看上去已不再一樣,那他還是他嗎?這種存在性的問題是我喜歡探討的東西。」回到自身,老師也對自己的存在思考,「當我五十五歲的時候,現在五十歲的我,真的存在過嗎?還是消失了?」老師也說到看過一本書,講到未來科技可以把兩個人的頭互換,引發他想到科技如何影響個體的存在。展內也有作品,是結合了食物跟海洋生物,可見是老師以一個相對輕鬆的手法,用作品和觀眾發出提問。

這次展出的作品,造型上都是超現實的,加上豐富的色彩,充滿活力感,而每個作品簡介裏,都有老師寫的一段文字,很有心思,這又讓我再次感受到他對創作充滿喜悅,「我想觀眾看的時候,會得一個經驗,這經驗或者想法對他是創新、完整的,所以我會很期待人家說:為甚麼你會想到這個!」老師帶來的,其實還有創作最基本的態度:做出一件自己喜愛的作品,帶給別人想法上的衝擊。

 

--

北冥有魚--余成忠陶瓷展

展期:即日起至11月20日
地址:巨年藝廊(香港上環新街15A號地下)
辦公時間:星期一及二 中午12時至下午6時;星期三至六 中午12時至下午8時;星期日及公眾假期休息
查詢:2549 4011 電郵:[email protected]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