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麥兜:飯寶奇兵》弊傢伙,搞大咗?

2016/9/16 — 9:23

到了中秋佳節,已映廿多天的韓國片《屍殺列車》仍然後勁強,鬥贏很多新片,現已收入五千七百萬港元,很犀利。

迎月新片方面,開畫佔先是美國《薩利機長:迫降奇蹟》和本港《S 風暴》,接着是英國《BJ 單身日記:生得啦 BABY》。至於港產動畫《麥兜:飯寶奇兵》,首天出師不利,且看三天假期能否吸引多些兒童與家長吧。

由 2001 年《麥兜故事》開始,麥家碧、謝立文主創的麥兜系列曾經很受歡迎,因為富於香港懷舊色彩和童真親情,又拿手把我們熟悉的舊歌填上妙趣新詞,成為本土特產。不過一部部續拍下去,近年反應逐漸冷淡了。

廣告

現在《麥兜:飯寶奇兵》是第七集,素材加料擴大到國際化、太空化、科幻化。搞出外星巨型怪獸大閙地球,釀成浩劫,全球緊急找尋對敵絕招,舉行機械人奇兵設計比賽。香港小麥兜發明了「飯寶」參賽得勝,建立救世奇功。

拍攝怪獸、機械人、天煞危機,美國和日本的影視動漫當然早已最多最強,香港製作難免小兒科。但我覺得土法炮製的《飯寶奇兵》勇氣可嘉,作為合家歡兒童片的成績其實不差,亦有本港特色。

廣告

首先,這是積極求變之作。如果因為這類題材人家拍得先進鼎盛,我們條件差就不敢嘗試,那麼怎會有進步?而且此片以童真玩笑為主,連怪獸也天真搞笑,發明和製成「飯寶」的過程好玩,其他參賽機械人亦有趣。

本土特色更顯著。麥兜生長的那條香港漁村,他媽媽的魚蛋店,小學的校長,充滿典型港式街坊感。麥兜自小喜歡發明古靈精怪的東西,校長又是隱世天才科學家,有秘密實驗室,協助麥兜創出「飯寶」,竟然是超級電飯煲!

雖然,此片兒兒戲戲,玩怪獸玩本土都不新鮮,談不上驚喜突破,但至少做到由頭到尾熱熱閙閙,為什麼吸引不到本港觀眾捧場呢?

說起來,這系列最有本土吸引力就是第一集《麥兜故事》,續集《麥兜菠蘿油王子》側重懷舊感傷(攝製時適逢沙士疫症),到了《春田花花同學會》真人加動畫卻不對勁。《麥兜響噹噹》說香港搵食艱難,麥媽北上謀生,讓麥兜上武當山學功夫,參加武林大賽,此片在大陸很賣座,在香港卻不吃香。

隨後第五集《麥兜當當伴我心》和第六集《麥兜我和我的媽媽》都回歸香港,後者還拍到麥兜長大做神探,懷念已故媽媽。但都票房欠佳。今次《飯寶奇兵》搞大咗,也似乎弊傢伙,未能重振聲威。

這系列為何由熱變冷?大概因為麥兜屬於在前朝香港成長的世代,由單親媽媽辛苦養大,母子經歷改朝換代的滄桑,懷念天台小學和街邊小食。那種懷舊當初引起廣泛共鳴,可是十多年後香港變化很大,新世代影迷的口味很西化了,第七集仍拍小漁村魚蛋,把電飯煲當寶貝,是否過時脫節呢?

麥兜應該怎樣轉變?是難解之謎。單說本片,其實很努力,被冷落是可惜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