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麥浚龍的劊子手三部曲:《Evil is a Point of View》

2016/4/5 — 12:08

劊子手賣弄刀藝,斷送一條條寶貴的性命,旁人看來,不難認為他們是殺人的惡魔;妓女賣弄美色,勾引一個個自命風流的男人,旁人看來,不難認為她們是解放色慾枷鎖的惡魔。然而,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同一事物,可以有百般演繹;同樣地,劊子手及妓女是否evil,亦只是a point of view而已。麥浚龍的最新大碟,以「Evil is a Point of View」命名,當中所探討的事物,又豈止官方所公佈的「劊子手與雛妓的愛情故事」?

《劊子手最後一夜》:對立層面的極致

夕爺透過一個個強烈而鮮明的對立層面,描繪出劊子手錯綜複雜、不斷被矛盾糾結著的內心世界。

廣告

「磨利了刀頭
為免 死囚 顫抖
磨鈍了心頭
為我 好受」

磨利刀頭,只求死囚死得爽快一點,減少其承受痛苦之久;同時亦不自覺地磨鈍了自己的心頭,對生死之觀變得麻木不仁。若果引用佛洛依德的「自我防衛機制」(Self-defense Mechanism)來解說之,則不難理解劊子手的內心變化。機制當中的否認作用(denial),即由拒絕面對不愉快的外在事實來保護自己,正好解釋這樣的轉變,只不過令自己好過一點。

廣告

然而,劊子手手起刀落,表面上看似漫不經心、冷酷無情,實際上卻又好像了解死囚之痛,狠下心腸把刀鋒磨得更為鋒利,讓他們死得乾脆點。如此一來,是無情,還是有情?

「這雙手剛殺了誰和誰又牽手

只怕 在吻著看著這 頸背後

想到 這血肉

為何沒有切口

難道我失手」

看著、吻著愛人的頸背,一般人只會聯想到情侶之間情到濃時的動作行為。可能是「職業病」發作,劊子手卻想起了「切口」來。不知不覺間,他居然把愛人和死囚的頸背扯上了關係,而看見頸上不存在的切口,還以為是自己的失手之故。與愛人耳鬢廝磨,本應是動人時光,劊子手卻因一念之間,瞬間跳出了如此美好的層面,然後墜入無盡的陰暗層面之中,便恍如「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

林夕筆下細膩得叫人害怕怕的歌詞,配以簡單的曲調,更突顯出劊子手空洞無奈的心境。如此的配搭安排,可說是上上之作。

《髮落無聲》:髮絲雖斷,塵緣未了

有說出家人落髮之典故,乃出自《因果經・卷二》:「爾時太子便以利劍自剃鬚髮,即發願言:『今落鬚髮,願與一切斷除煩惱及習障。』。」經文中的太子,所指的是釋迦牟尼。他為了斷絕塵世間的一切煩惱,以及破除修習佛法的所有障礙,是以剃光其三千髮絲,以斷千古之愁。

劊子手為了消除自己的罪嫌,不惜落髮剃度,出家為僧;穿上袈裟,皈依我佛;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然而,即使身入空門後,亦不代表能夠有如立竿見影般輕易地將自己超脫於塵世間的臭皮囊。歌詞中的這一句「心本來不染一物 更牽掛 突然愕然寂然夢見刀疤」,則略見端倪。心如明鏡,惟明鏡亦非台,應本著佛祖慧能「本來無一物」之念,捨棄一切凡塵的事物。不過,這樣的做法又談何容易?夢中看見刀疤,意味着劊子手的凡念未除,也說明了劊子手過往手染的鮮血,早已在他內心的深處留下傷疤;縱使努力修習佛法,「洗我手皈佛門下 息我心於佛名下」,亦不能痊癒。

林夕的歌詞,引用大量佛教的經文。譬如說,「一臉一臉凶相為滿嘴空不異色即是空 能破嗎」中的「空不異色」、「色即是空」,來自較為大眾熟悉的《般若波羅密多心經》。這裡的「凶相」,暗指劊子手下手時的凶狠之相。然而,即時透過不斷地誦念經文,卻又能否破除之?

另外,《髮落無聲》的歌詞中亦有按照佛法而進行反思:「一切一切冤案 在剃刀斬草除根中發落 業能斷嗎」這句歌詞,彷彿回應着《劊子手最後一夜》中的「目送有冤都要沒冤都要走」。其實,即使劊子手嚴守律戒,朝暮課誦,假使直到最後,仍無法涅槃並超脫於六道輪迴,那麼他於今生今世所種下的「因」、所作的孽,例如冤案中殺錯良民等等,在他的來世中亦會否承受其「果」?

《初開》:上世的因,來世的果

《初開》由周耀輝填詞,不同於林夕筆下的《劊》、《髮》二曲,少了一點佛理禪意,卻添了一份詩情畫意。周耀輝使用大量的比喻手法,如「只知遮擋世界的殼 比雪薄」、「方知綑綁剎那的索 比雪薄」、「我在裂開裂開 混沌將裂開」等,栩栩如生地把主角的心境表達出來。

官方把《初開》設定為雛妓的初夜,亦說過聽歌的順序應為《劊》、《初》、《髮》。不過,若把次序換為《劊》、《髮》、《初》,則可以有另一種體會的方式──劊子手的罪孽實在太重,出家後無法到達涅槃的境界。經過輪迴之後,這一世則為妓女,繼續償還上一世所作的孽,受盡世人所唾棄,以及需要繼續經歷「生、老、病、死」之苦,仿似置身在痛不欲生的無間地獄之中。如此看來,劊子手的命運也算是十分坎坷。

「要是換骨之中總會脫胎

容許我 抹汗

抹下紅的塵埃 靈魂的塵埃」

這裡的脫胎換骨,彷彿在描繪出劊子手於今生今世中,藉以重塑出新的自己(妓女),進而擺脫上一世手中握滿鮮血的生活。然而,「紅的塵埃」暗示「紅塵」,指的是充滿煩惱的世俗生活。抹汗的同時,亦抹走了塵世間的繁文縟節,帶走了自身的靈魂。這句歌詞好像在暗示,即使劊子手在這一世中重獲新生,亦因為生活中的二三小事,活得像個行屍走肉似的。

留白位恰到好處

這三首歌曲都有自己的獨特風格,而更令人拍案叫絕的是歌曲中的「留白」位恰到好處,既可以引發歌迷的思考,又可以讓人以不同的角度來解讀意味深遠的歌詞。上述故事的堆砌方式,只屬班門弄斧之作,就當是拋磚引玉吧。

 

作者Facebook專頁

作者博客

(劊子手最後一夜 - Lyrics MV)

(髮落無聲 - Lyrics MV)

(初開 - Lyrics MV)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