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黃埔、何文田開站 看到藝術品嗎?

2016/10/27 — 13:17

除了加價、通車、壞車等問題以外,地鐵還有何東西需要關心?地鐵觀塘線新增的何文田及黃埔最近終於正式通車,筆者當然沒有爭坐頭班車及影相,也沒有親身測試何文站其實是不是真的不是在何文田,又或真的有超過500級樓梯,只是坐地鐵回家時,順便坐多兩個站,走出月台走走看看。

只要下車,在黃埔站月台上,就可以看到牆上展示了本地藝術家林東鵬的作品,名為《歴史與想像」(History and Imagination),原來是林東鵬和黃埔區居民及學生合作而成的,除了有藝術家的創作,還有當區人士在工作坊中所畫出來的社區歷史及對未來想像,再加上藝術家找到的歷史圖片,以及在街上拍攝的店舖術相片。

廣告

走出車站,你就會看到到藝術家蛙王郭孟浩及蛙后趙顯才的的環境雕塑作品,作品是一貫的「玩嘢」,《蛙境》(FrogScape)可說是畫出青蛙等生物乘搭列車的旅程,而《蛙托邦拱門》(FrogTopia Arch)筆者有點像是兩個M大字,如兩隻青蛙跳動的抽象線條,不鏽鋼上看到水墨、書法及塗鴉。

廣告

到何文田站時,走上大堂會看到另一個藝術家香建峰的畫作《在自然與城市之間》(Between the Nature and City),筆者記得畫的大麻雀,因為在之前他的展覽中看過他的作品都是以人和自然關係為主題,這麻雀也曾出現過,不知作品是不是真的以何文田的田為啟發,有種是在畫位於現代城市中的田野之感,在某個公共公邨的公園中有貓及麻雀,當中的大麻雀卻帶上耳機,彷彿在聽音樂似的。式者,在久遠以前,何文田真的有田有地,但現在的何文田何來有田,有公園草地而已,麻雀、花草、山石等,都不再在自然環境之中,大家到公園或綠化區去找找吧。除了這大畫,看到扶手電梯等也有一些細畫。

看資料介紹,原來何文田站B1出口的行人天構上也放置了藝術家明月的裝置作品《祝福 · 橋》(Blessings · Bridge),今次筆者沒去看,下次再看吧。

其實大家去搭地鐵時,其實應該看過放置在不同車站的藝術家作品,有畫、雕塑、相片等,但大家太趕了,趕上班、上學、回家、轉車,又或約了人,怎會真的去欣賞那作作品是出那位藝術家,筆者特別記得的本地藝術家作品有:中環站有張雅燕的《山高水長》、杏花邨站有馮力仁的雕塑《人來人往》、油塘站有李慧嫻的雕塑《行人閒人》、佐敦站有廖東梅的《柿子樹》、東涌站有劉小康的《連》、南昌站有李婪輝的《連》等等,此外也有很多內地及外國藝術家,以及一些是學生的作品,數一數其實真的有不少,但大家急急腳看過,覺得很吸引,但就是沒有上心。

或者大家只留心地鐵的車票是不是加價,又或新建車站通了車沒有,明白這些都是有關公帑運用,以及直接影響普通市民的日常生活。因為在大家心目中,藝術始終不是大家心中頭號關心的事宜,車站中放多件放少件藝術品,說真的,你會關心麼?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