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黃炳:觀眾不知真假,我才安心表達

2015/5/26 — 17:08

【文/ 圖:Miss Wong;片:Cindy Tang】

修讀多媒體設計的黃炳,曾經在電視台、印刷廠工作。近年社會上荒謬的事情越來越多,他很想記下一些自己的想法,於是對着電腦開始畫起來,期後更創作動畫。他笑言自己技巧低、不懂繪畫,所以用另類的方法去做動畫。

北京。轉捩點

廣告

數年前到北京旅遊,黃炳遇到一對小情侶,看着他們輕鬆的逛街、買餸、回到寬闊的工作室,那自由自在的畫面給他很深刻的印象。為了自己可以過這種生活,炳下定決心去做創作。起初沒有很多創作題材,只是繪畫旅遊的見聞,以及生活上的事,慢慢開始畫出自己的風格。 跟年青人一樣他關心社會上發生的事,留意到荒謬的事件越來越多,給他很多感受,不吐不快。原來他首幅社會題材的畫作,是有關成龍的一番話。這些東西都成了他的創作元素,透過作品講出心底話。

 

廣告

質疑規範。非凡製作

畫作數量逐漸增多,炳開始嘗試製作動畫。傳統動畫是繪畫每格出現的畫面,一秒時間大約出現廿四個畫面,連貫播出成為動作;較新的動畫則以電腦軟件去製作,能夠呈現 3D 效果。炳說學不懂嶄新電腦軟件,所以棄用普及的方式,以自己熟悉的後期製作方法來做動畫,效果很不一樣。

別具一格的還有作品鮮艷的色彩 – 紅色配綠色、黃色配紫色,這些都是顏色學上不建議的配搭;但炳就是不妥協,「撞到七彩」利用自己喜歡的顏色。他認為人需要對事物有自己的看法和批判;他質疑是否必須有優良技巧、懂得畫畫、跟隨顏色學。這些題問都反映在他的創作方法、作品內容、表現手法。不強行緊隨大趨勢,以自己的方式去做創作,換來獨特的風格。

 

關於。男人

炳的動畫多以第一人稱敘事方式呈現:中心人物為一男子,人物造型誇張、搞笑,透過詼諧的旁白,加上顏色豐富的畫面,描述生活軼事和奇想。創作時,他會花比較多時間去構思故事和當中的角色,之後落手設計角色的樣貌、不同場景、空間等。

作品總是給人溫暖和愉快的感覺,看過都會會心微笑。他形容自己有些作品是以「享樂」為題材,形式和所探討的事都比較輕鬆;他解釋其實自己都有認真的一面,例如早前的作品《獅子胯下》,以及被 M+ 藝術館收藏的作品《過奈何橋》,都是關於生命、地方的聯想,雖然視覺上惹笑,但探討的議題如人生、生存、選擇等,其實頗沉重。

走着。憤怒

炳的作品表面歡樂,細看下有時會發現其蘊藏對生活的抱怨。在短短個多小時的訪問,「憤怒」一詞在他口中出現不下十次。他說,想以作品去表達自己內心的想法,而憤怒的情緒能推動他創作;曾經有一段時間,對於工作環境和生活現在非常不滿,他經常感到很憤怒,於是不斷寫作,記下在工作上的聯想,宣洩情緒;這些記錄部份成為了他後來創作的元素。他更形容自己有點像拳手,上場前狂打自己以保持憤怒的狀態,在創作時保持這種心情,過程會比較順利。

黃炳:創作情緒

至於靈感,主要來自生活體驗的累積和對事物的感覺;問及他是否常看動畫,炳說其實自己不特別喜歡看動畫,反而欣賞活地亞倫 (Woodly Allen) 和昆頓塔倫天奴 (Quentin Tarantino) 的電影,尤其喜歡那些對話、自白的情節。 做創作需要不斷思考,但他很難靜下來,所以思考時會不斷走路,走到沒有網絡、電話的地方;雙腳、身體在動,腦袋便能轉動。他喜歡行山,特別是龍脊;曾經有一段時間經常行這山,由市區走到一個渺無人煙的地方,看着大自然令他心情轉好,靈感倍增;所以每逢開始新創作計劃,他都會到這靈感之山走一趟。

黃炳:創作方法

「別人看作品不會知道內容是真是假,這樣我才安心把內心的想法表達出來。」

 

[特別收錄] 個人照:確實是一為冷面笑像,連極認真地為我們拍的個人照都充滿喜感,不得不分享。

黃炳工作間

黃炳簡介

曾獲 IFVA 動畫金獎、Saatchi & Saatchi 2013年新導演之一,美國 IMA 最佳專輯美術獎。

網站:nowhynowhy.com/  |  vimeo.com/mrwongping

 

(原文連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