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黃貴權︰ 談題材前先談美感

2015/2/22 — 21:14

【文:杜少葵】

熙來攘往的時代廣場外有座大廳,裡面放滿一張張黑白照,紀錄了六七十年代的香港。現已退休的黃貴權醫生當年為調劑生活,想選一門藝術抒發情感。這麼一個簡單的理由,就使他鑽研了攝影五十多年。在香港和亞洲各地攝影多年,他的取材從社會民生到四時美景皆有。隨歲月增長,黃醫生對於自己所追求的和萬物所賦有的美感有很深刻的了解。

對於自命唯美追求者的黃貴權醫生,他引用莊子的說法︰「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大自然有種美,只是我們不以為然意,一切在於個人對其美的感應,需要時間訓練對美的敏感。黃醫生認為人到了某個歲數就不止於只喜歡麵包,亦會喜歡美。 談及美這回事,他笑用以下例子說明每個人的審美觀不同︰「咁點解有啲人個老婆就咁靚,但係有啲人個老婆就唔係咁靚,都一樣有人要」。這位連過八旬的黃醫生提到人或物不論美醜都有人要時,便說起某次鼓勵一位青年追求自己心中的美︰「曾經有位年輕人問我︰『你鍾意追求美,咁我鍾意影醜嘅野得唔得?』,得!假如你鍾意大便,可能你係時代廣場見到有大便就影低佢,登上報紙。咁仲可能會引起政府留意,有人嚟清走佢,表達到你的睇法,咪已經達到目的囉。」

廣告

提及美感和藝術,黃醫生常在言談中流露他對藝術的看法和對攝影寄予厚望。他說近年來追求的是在攝影從具象走向印象,再由印象走向抽象。攝影是一門具象的藝術,只要有實物就隨手可影,但在具象、印象和抽象之間的空間很大。黃醫生補充︰「譬如要將一隻杯的美呈現在相片中不難,但要影到似杯非杯的境界就不容易,當中用到的雙重曝光和波波鏡等技巧和配備。」這亦都顯示黃醫生求創新的精神,他認為︰「藝術貴於創新。若然畫來畫去都為同一風格,音樂來來去去都只有一種曲調的話,沒用的。」所以他很鼓勵藝術一定要跨界別去做,從戲劇、音樂、書畫等借鑒,去訓練自己對美的敏感。同時,攝影的歷史比起其他如詩詞、國畫和音樂的幾千年發展都要短,即使宏觀如構圖、意景抑或細節如名題亦能在各派藝術作品裡參考。黃醫生很有信心地說︰「假以時日攝影一定會發揚光大。」

廣告

展覽裡擺放的都是黃貴權醫生鏡頭下的六七十年代的香港景況,比起網上搜尋到醫生近年所取的大自然為題材截然不同。問到他佔中期間有沒有到佔領區留影,考慮為現今的香港再拍一輯社會民生照,黃醫生笑口直言︰「宜家我無咗個個激情喇,無激情的作品唔會好。」正如他訪問開初所講,每個年紀所追求的不同,這些年他的愛好在於大自然的美態。香港已消失的漁村、郊野、外島,他都踏遍,近年喜愛到外地如日本又或在中國穿州過省追賞花卉。

問黃醫生攝影家的角色在這政局動盪的時勢有何作用,他認為其作用因攝影師的身份而異。而他是講求隨意、隨心、隨緣,提到自己上七次黃山,「七次都影唔到野,撞唔到好野,但有人用傻瓜機去一次,影幾張靚的就話自己係攝影家」續說相片的作用︰「視乎你做邊行,即使被我影到一張戰地的懾人作品都無用,作用是根據你的職業、作品對你本身的作用而定。」而攝影多年來對他的作用是什麼?他舉例︰「我脾氣好咗好多,無咁急,少左咗鬧人。」另外,他亦想將攝影送去學校做教材,鼓勵小朋友欣賞美感。他提到 2002 年在中央圖書館的展覽期間,一位七歲的妹妹在紀念冊寫下閱後感︰「原來大自然係咁靚架!我一定要好好愛惜佢!」醫生雀躍地回想︰「我幾感動呀!」他笑逐顏開的一剎展現了對這個追求唯美的過程中的意外收穫感到興奮。

黃貴權醫生鍾情於攝影五十餘載,一方面執著於攝影技術,另一方面勇於創新,更希望有朝一日這門藝術可被納入為教材。他視自己是服務了攝影逾半個世紀,創新不等於貪新鮮,堅持不等於要守舊。黃醫生的攝影所帶出的不單是對藝術應有的態度,對生活亦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