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Turner Prize】點解最唔似藝術卻獲藝術獎?! Assemble與其他入圍者

2015/12/8 — 17:37

今年 Turner Prize 幾乎在毫無懸念的情況下,由 Assemble 獲特。從提名到入圍,再來到公佈結果的階段,推動社區活化的團隊 Assemble,與其他入圍作品可謂差異甚大。然而,Turner Prize 作為英國最權威的當代藝術獎項,曾經表揚 Damien Hirst 的母牛雕塑,而今天卻推選出看起來最不像「藝術」的「作品」,到底包含了甚麼象徵意義?

或者,從 Assemble 及其他入圍者說起。

2015 年的 Turner Prize,今年五月公佈最後四強名單,分別是 Bonnie Camplin 的多媒體作品 The Military Industrial Complex,創造一個不斷播放理論議題錄像的溫習室,揭示權力與知識的層階性;另一名裝置藝術家 Nicole Wermers 則是十張象徵現代設計美學的 Marcel Breuer Chair,搭上皮草大褸在椅背,批判當下的消費主義;而熟悉樂理的加拿大藝術家 Janice Kerbel,虛構人物 DOUG 並想像其不幸遭遇,為此創作出 9 首無伴奏清唱歌曲。

廣告

對比之下,Assemble 在利物浦進行的社區建築活化項目 Granby Four Streets,「藝術性」在哪裡?

Granby Four Streets 設計圖
(圖:http://assemblestudio.co.uk/)

Granby Four Streets 設計圖
(圖:http://assemblestudio.co.uk/)

廣告

「甚麼都可以稱作藝術的年代,為甚麼住房就不可以?」Turner Prize 評審之一的 Alistair Hudson 公佈入圍名單時,早已明言當代藝術的定義,不只是現實的再現,也是介入社會促進改變的動力。

一如外界所料,Turner Prize 2015 得獎者,不是裝置、不是多媒體,也不是音樂,而是推動活化項目的 Assemble。評審在得獎作品簡述中形容,Assemble 運用集體創作,糅合藝術、設計和建築,「進而提出社會運作的另類模式,得獎作品展示藝術凝聚關注緊急議題的重要性。」

英國《衛報》報道形容,以嚴格定義而言,Assemble 是「第一個非藝術家獲得此獎項」,而團隊亦從不以「藝術家」自居。

「藝術家的定義是甚麼?其實沒有答案對吧?」成員之一的 Anthony Engi-Meacock 直言,另一名成員 Fran Edgerley 更補充指,項目實踐下來才發現與設計師和藝術家的工作相似,但強調「這些標籤不及項目本身來得重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