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15年香港無伴奏合唱界總結

2016/1/2 — 12:40

圖為取消香港演出的Naturally 7

圖為取消香港演出的Naturally 7

2015年即將完結之際,由香港、台灣和新加坡的無伴奏合唱情報站的合作選出來的「2015十大阿卡新聞」出爐。這是聚焦華語地區的無伴奏合唱界而選出來的新聞,難免有所缺漏,所以筆者寫下這篇文章,為香港無伴奏合唱界作個小總結。

總的來說,香港無伴奏合唱界的發展看來有放緩的跡象:雖然香港還是斷斷續續地有相關的表演、工作坊、比賽,同時有新的組合出現,但對比早些年無伴奏合唱初興起時,大家對這個「新鮮玩意」的投入度和關注度逐步減退,看看港澳當代無伴奏合唱(阿卡貝拉)協會的網頁上的香港組合簡介,除了大學組合外,當中很多組合已不再活躍,這或多或少都能印證以上的觀察。至於新組合方面,隨著無伴奏合唱越來越普及,加上香港青協在推廣上不遺餘力,確實促使很多新組合的成立,但那些新組合能否持續地運作下去,並到達一定的演唱水平,這還是要拭目以待。

另外,觀眾群亦是一大問題。今年香港國際無伴奏合唱節請來芬蘭的天團Rajaton作大師團專場表演,但當晚入座率難言爆滿。事後筆者跟主辦負責人傾談過,他表示在售票方面越來越難(順帶一提,Rajaton在十一月曾到澳門演出,銷情更慘)。更嚴重的是在八月,原定另一個天團Naturally 7會來港演出(又順帶一提,他們年初跟Michael Buble來港進行巡演),最終卻取消了。雖主辦方沒正面說明原因,但圈內人都相信是因為票房不佳而取消演出。可見香港的觀眾群不夠大,很難支撐大型的無伴奏合唱音樂會。

廣告

 

表現突出組合

廣告

雖說香港無伴奏合唱界的整體發展放緩,但仍有不少組合在默默耕耘,筆者便點選出過去一年表現突出的組合。

 

一鋪清唱

作為香港唯一專業的無伴奏合唱組合,一鋪清唱在得到藝能發展資助計劃的「躍進資助」下,於過去一年活動頻頻。雖然沒有像《大殉情》那樣的原創大型無伴奏合唱劇演出,但積極與各大藝團作跨界表演,像五月跟香港中樂團合作的《中樂還需中藥醫?》及九月跟香港舞蹈團合作的《在那遙遠的地方》,均獲好評。年底跟非常林奕華到澳門重演《梁祝的繼承者們》。這種跨界合作既可擴大觀眾群,又能擴展無伴奏合唱的可能性。

另外,一鋪清唱在十月在香港藝術發展局的安排下,參與韓國首爾表演藝術博覽會,冀望能拓展海外的演藝市場。

 

Set Tone Men

若數演出次數的話,Set Tone Men肯定排在各香港組合的前幾位,而且當中不乏重要表演,例如在六月和十二月的專場演出,又曾成為Sirens Vocal Band香港演出的表演嘉賓,十二月更參與《林一峰與香港中樂團》音樂會演出。此外,他們曾參與灌錄流行歌手林奕匡的歌曲〈頌讚詩〉的和音部份,實力備受認同。

筆者知道他們的目標是前往Graz參與國際無伴奏合唱比賽vokal.total,希望他們的目標能早日成真。

 

New Comers

在2015年,有不少新組合成軍,當中有些是蠻有潛力的。

 

Sound of Singers

Sound of Singers是一隊有趣的組合,因為它的固定班底只有一人,就是創辦人彭祖容(Jo Jo Pang),每次表演都會找檔期合適的人組班。雖然這樣難以穩定組合的「聲音」,但大大提高組合的靈活度,來配合演出需要。事實上,Sound of Singers自成立後,不乏演出機會,包括年底兩場名為《復刻花園》的音樂會。

以這樣的模式運作的組合非常新穎,它的未來發展叫人期待。

 

Kessay Chan

台風遠超真實年齡的Infiniter的成員因為DSE而暫停活動,專注學業,即使是考試過後,Infiniter的未來也是未知之素。不過成員之一Kessay Chan已開始嘗試利用loop-station進行one-man a cappella表演,他應該是香港第一個以非beatboxer的身份開始這形式的表演,很有發展潛力。

 

Republic-A

雖然Republic-A成立於2013年,嚴格來說不算是new comers,不過今年他們漸趨活躍,年底飛往台北的A-House舉行第一場專場音樂會,同月為電影《哪一天我們會飛》主題曲、黃淑蔓的〈差一點我們會飛〉錄製無伴奏合唱的部分。Republic-A的成員中不乏「阿卡老手」,他們有一定的實力、經驗和關係網,只要能keep住那團「阿卡火」,相信來年他們會有不錯的表現。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