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17香港藝術節隨筆:捷克布爾諾歌劇院演嚴納切克≪小交響曲≫和合唱

2017/3/10 — 11:40

香港藝術節協會今年邀請捷克布爾諾國家歌劇院的樂團、合唱團以及獨唱演員,來港演出兩場歌劇、一場「楊納傑克精選作品」和一場德伏扎克的大合唱≪聖母悼歌≫,楊納傑克和德伏扎克兩位都是捷克(波希米亞)作曲家,前者是 20 世紀作曲家,後者是 19 世紀作曲家。香港聽眾熟悉德伏扎克,筆者想談談楊納傑克 (Leoš Janáček, 1854-1928)(按:依照捷克語的發音,似乎中譯應為「嚴納切克」,「楊納傑克」是香港藝術節場刊的中譯)。

精選作品、國家劇院

筆者去聽了 2 月 28 日的「楊納傑克精選作品」(下面用「嚴納切克」),節目包括≪小交響曲≫(JW VI/18)、合唱≪永恆的福音≫(JW III/8),≪格拉高利彌撒曲≫(JW III/9)。筆者既然去看了 2 月 23 日嚴納切克歌劇≪馬克普洛斯檔案≫的演出,也去聽了德伏扎克的≪聖母悼款≫(2 月 26 日),因此對捷克布爾諾國家歌劇院的實力──這家歌劇院的樂團、合唱團和獨唱演奏有着較全面的認識,對他們引以為榮的兩位作曲家的大型作品有着深刻的理解和令人信服的表達能力。令筆者猶為欣賞的是他們不僅能掌握好德伏札克的 19 世紀德奧浪漫主義的宗教大合唱,又能很好地表達了嚴納切克的 20 世紀風格的歌劇、交響曲與大合唱!

廣告

天才作曲家嚴納切克

音樂史學者認為嚴納切克是天才作曲家,他的創作的歌劇作品與理查.史特勞斯 (1864-1949)、本傑明.布里頓(1913-1976)、阿爾班.貝爾格(1885-1935)的歌劇作品是 20 世紀的歌劇精華。

廣告

嚴納切克

嚴納切克

嚴納切克的作品與他的生命中可劃分為兩個階段:在 20 世紀之前,他的作品較為保守、傳統;20 世紀之後,尤其是他 60 歲之後,他的作品都是傑作,均為傳世之作!他的早期風格屬於浪漫樂派,從 1888 年開始,在莫拉維亞(捷克中部地區 Moravia)的民間音樂的影響下,他的作品呈現出獨特的個人風格──張力、渴望、連綿不斷的衝勁,形成一種失去平衡的態勢。由短小音型組成的旋律線條常常與伴奏部份不太合拍,予人以緊迫的感覺。缺乏調性的和聲,包括全音音階(法國印象派的影響)以及四度、五度、兩度的音程,有時運用不協和和弦,但很少運用對位等等技法,令嚴納切克的作品充滿急促、緊張的效果。他的歌劇≪耶奴發 (Jenůfa)≫(1894-1903)、合唱≪亞馬魯斯 (Amarus)≫(1901)、≪小交響曲≫(1926)等均顯示了他的創作技法和風格。

≪小交響曲≫並不「小」

≪小交響曲 (Sinfonietta)≫的靈感來自軍樂隊的演奏──那是 1925 年的一個晴天,嚴納切克與朋友 Kamila Stösslová 在公園裡休息,並欣賞一場軍樂演奏。軍樂演奏顯然觸動了嚴納切克的民族意識,令他印象深刻,並連用軍樂裡的一些元素於 1926 年創作了≪小交響曲≫,因此有些銅管樂器的炫耀以及擊鼓的聲勢。

≪小交響曲≫有五個樂章,第一樂章的標題是「號曲」,以銅管樂和定音鼓為主,嚮亮而不和諧,節奏急促;第二樂章的標題是「城堡」,以雙簧管、單簧管、短笛開始,開始時狂野,慢慢轉至當於情調,然後是修道院式的莊嚴恢宏;第三樂章以「女王的修道院」為標題,回憶自己的少年時光,因此略帶感性;第四樂章的標題「通往城堡的街道」,旋律貫穿整個樂章,開始銅管樂,跟着是木管樂,然後整隊樂團,聲勢浩大;第五樂章的題目是「市政廳」,從長笛和單簧管的簡單旋律開始,發展至結構複雜、聲部交錯的配器,最後回復到第一樂章銅管樂的炫耀輝煌。「小交嚮曲」的「小」是指其篇幅長度(約 22 分鐘),但整首作品的結構、配器等內容並非「小」。

演出過程中,有 11 名圓號手、喇叭手和低音號手站在樂團之後的觀眾席上,一字排開,效果突出,定音鼓手也很活躍。嚴納切克的配器與他的作曲技法一致,一板塊一板塊和弦獨立,並不融合;樂器的兩極音域恰好吻合了他的獨立和弦板塊。在處理交響曲時用這種技法,處理歌劇裡的人聲和樂隊時也用這種技法。

≪格拉高利彌撒曲≫

≪永恆的福音 (The Eternal Gospel)≫創作於第一次世界大戰初(1914-1915),男高音 Peter Berger(飾唱 Joachim),較女高音 Pavla Vykopalová(飾唱天使)要吃重些,幾乎獨唱部份全由男高音擔當,效果不錯。≪格拉高利彌撒曲 (Glagolitic Mass)≫是這次音樂會篇幅最長的作品(40 分鐘),創作於 1926 年,為獨唱、合唱、管風琴與管弦樂團而作。「格拉高利」字母是最古老的斯拉夫文字,意謂「古教會斯拉夫」。這部作品常常顯示民族情懷,正由於嚴納切克選用了古斯拉夫文而不是拉丁文。全曲分七個樂段,樂器三個、合唱四個樂段:引子、垂憐頌、光榮頌、信經、歡呼頌、羔羊頌、風琴獨奏、前奏 (Intrada)。

Jaroslav Kyzlink

Jaroslav Kyzlink

四位獨唱包括演唱≪永恆的福音≫的女高音和男高音、女低音 Jana Hrochová、男低音 Jiří Sulženko;指揮 Jaroslav Kyzlink;管風琴 Petr Kolář。演出德伏扎克≪聖母悼歌≫(2 月 26 日的指揮、樂團合唱以及部份幅唱與演唱≪格拉高利彌撒曲≫是同一隊人員,但效果則全然相異。德伏扎克≪聖母悼歌≫和諧、深厚、優雅、流暢,百分之百德奧浪漫樂派的風格;≪格拉高利彌撒曲≫則碰撞──和聲之間、和弦塊之間、音程之間、樂器之間,樂器與人聲之間;兩極音域造成極強的張力;樂隊扮演了與樂聲部份獨立甚至對立的角色。

聽了由同一隊樂團演出兩位捷克作曲家的三場音樂會,令筆者獲益良多。

2017 年 3 月 4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