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19年香港古典樂界展望

2019/1/3 — 14:03

新年伊始,不同媒體都推出各式各樣的回顧文章,為過去一年作總結。不過,展望來年的文章好像比較少,因此筆者大膽嘗試,將已知的資訊整理,跟讀者一起展望將來。

一:遠的不說,先說近的事。在過往幾年,一月份矚目的大型音樂會比較少,某程度可說是「淡季」,唯獨是飛躍演奏香港的香港國際室內樂音樂節在「獨大」。不過今年的一月非常熱鬧:飛躍演奏香港得到冠名贊助,將香港國際室內樂音樂節易名為比爾斯飛躍演奏音樂節,其中最矚目的肯定是女中音Joyce DiDonato再度訪港;近年越辦越成熟的HKU Cultural Management Office,則帶來男高音Ian Bostridge,演唱他拿手的舒伯特聯篇歌曲;Die Konzertisten也會在相同的場地演唱巴赫的《B小調彌撒曲》;香港小交響樂團將再次跟曾宇謙合作;香港管弦樂團本來為知名電影配樂家Alexandre Desplat舉行專場音樂會,可惜主角因身體抱恙而被逼取消,不過相信港樂跟倫永亮的跨界合作同樣會大受歡迎;首演時大獲好評的《禾.日.水.巷》會在月底於大館重演。

二:香港管弦樂團將迎來新的人事變動,霍品達(Benedikt Fohr)將在四月接替已服務樂團八年的麥高德,出任行政總裁一職。港樂在他的領導下,會有甚麼改變,實教人期待。不過話說回來,港樂之「新」早於今個樂季開始,首先是節目編排,在藝術策劃總監林丰的策劃下,新樂季做到面面俱圓,既保留受大眾歡迎的節目,也有不少現代作品,連筆者一些比較「挑食」的資深樂迷朋友也被吸引。其次是梵志登正式出任紐約愛樂的音樂總監,長遠會否影響他跟港樂的合作,還需時間的驗證。

廣告

三:除了港樂將有人事變動,小交在去年年底也宣佈一項重要的人事更替——音樂總監葉詠詩將於2020年離任,轉為桂冠指揮。雖然這是明年的事,但小交將展開物色新任音樂總監的工作,那位人選會否出現在將來的小交的音樂會中?這點值得關注。

四:戲曲中心將於1月開幕,雖說這個表演場地主要是供戲曲表演之用,但筆者聽聞西九管理局曾接觸本地的一些歌劇團體,商討在戲曲中心上演「鬼佬大戲」。儘管聽下來有點怪,但筆者認為未嘗不可,畢竟香港表演場地長期短缺,若然戲曲中心有空檔,為何不善用資源,紓緩燃眉之急?

廣告

五:說到表演場地,還有幾個場地值得關注。首先是由虎豹別墅活化而成的音樂學院虎豹樂圃,將於四月開放參觀。事實上,負責管理虎豹樂圃的虎豹音樂基金早已開展活動,舉辦夏令營、音樂節,期望它日後對外開放後,能為香港的音樂教育出一分力。另一值得關注的是皇都戲院的命運。皇都戲院前身為璇宮戲院,在香港發展早期是一個重要的表演文化場所,很多傳奇音樂家如Benjamin Britten、Isaac Stern也曾在那處獻技(關於璇宮戲院的歷史可參考周光蓁編撰的《香港音樂的前世今生》或朱振威的《歐德禮的音樂夢——談皇都戲院作為音樂廳的過去與未來》)。可惜現時皇都戲院經已風光不再,直至去年新世界發展申請強拍,並冀望強拍成功後能進行保育,回復昔日的光彩(倒頭來香港的文化保育還是要依靠地產商,真是有點諷刺)。

六:香港藝術發展局將於明年舉行藝術範疇委員選舉,對整個香港藝術界都有影響。其實藝發局在去年已就代表提名推選活動收集公眾意見,希望能根據意見改善提名活動,包括備受爭議的選民資格問題。坦白說,委員選舉並非大型選舉,而且選出來的十位委員的權力有限,但這是一次民主參與及實踐的好時機,不應放棄。特別是近年香港藝術生存空間不斷被收窄(事例可詳見《藝文審查事件簿2018》),我們必須更加進取,寸步不讓,用行動去捍衛屬於自己的自由。

面對可見的將來,筆者難言樂觀,但套用日本音樂家坂本龍一的自傳書名——《音樂使人自由》,祝願各位仍能在音樂中,找到屬於自己的自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