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47的下半場】 理解銀髮族的過去 才能理解銀髮族今日的想法

2019/8/30 — 12:40

筆者按:「2047年的上半場與下半場」是一條褲即將推出的新劇,中場休息前的「2047年的上半場」由16位1997年後出生的一代親身展述人生的上半場,中場休息後的「2047年的下半場」則由4位專業演員透過訪問已退休的人士,再在舞台上講述他們的人生下半場。本文會談論「2047年的下半場」,「2047年的上半場」則另文再述。

自6月開始,在家,不少年輕人與長者因政見不同,小則互不揪睬,大則破口大駡,又一次重複五年前雨傘運動時的典型場面;在網絡世界,年輕人又與自己立場不一樣的長者,互相指責破壞香港,頓成世代之爭。 創作演員陳熙鏞與另外三位創作演員一起訪問了近百位長者,有另一番看法,「個人來說,我覺得長者在資訊接收或對事實理解與我們對等,但看法不同、立場不同、程度不同,則要追溯他們成長的背景和環境。在很多方面,我不覺得長者的看法與我們這一代有很大分歧。」這粒弦外之音,令人很期待一條褲製作的「2047的下半場」,到底怎樣演繹銀髮一族預視的2047。

廣告

訪問一百銀髮 談過去、現在與2047

今年二月起,陳熙鏞(金庸)、郭小杰(小杰)、譚安婷(Pearlmi)及胡偉宝(Vida),通過自己的網絡或老人中心,尋找60歲以上的長者,進行個人或小組訪問,關於長者對1997年回歸前、1997年至現在的看法及想像中的2047,最後也請長者特別給年輕人寄語和帶一樣東西到2047。

廣告

四位創作演員嘗試參考以前的統計報告,平衡受訪對象的行業和階層比例,希望搜集的資料涵蓋各行各業、各階層的意見。「我們也會特別關注一些行業,如公務員、警察、傳媒及老師,因為2047對這些行業的影響有更大張力。」小杰更提到,一些官員級的長者對政治的觀察不止來自新聞,工作中與內地官員接觸得多,較清楚香港與中國內地的關係,令他們得到一些寶貴的看法。至5月,他們訪問了約100人,最大年紀高達80多歲。6月開始,他們便整理受訪資料,整合、濃縮長者的說話,編作「2047的下半場」。

分歧或許來自被忽略和被遺忘的歷史

價值觀、政見不同,老嫩互相嗆「廢」,網絡如是,家庭如是,落到這班創作演員身上,兩代的人,又有什麼火花?於是,訪問之初,記者拋了一個難題予他們,單刀直入問道,「這次訪問多不多『廢老』?」

認為自己政治立場鮮明的小杰則說,「我不會認為他們是廢老,如果我們立場不同,我反而會想知道背後的想法。」有一個婆婆是知識分子,家人於文革時自殺,但今天她告訴小杰,自己最尊敬的人是習近平,第二個是毛澤東。「如果我不知道她的故事,一定覺得她被洗腦。」小杰認為今天的銀髮一族,普遍因中國在鴉片戰爭戰敗至及後一百年,有創傷後遺症。現時受到中國在改革開放後經濟崛起所震撼,一洗他們對中國曾經是戰敗國、國家衰弱的印象。

「不論你問婆婆什麼,她都會扯到經濟。」他覺得這位婆婆不像是唯利是圖或貪婪的人。然而,經歷造就人,經歷過沒有飽飯吃的日子,金庸明白經濟、安定、金錢對婆婆很重要。

在Pearlmi看來,每個人也難逃時代滾輪,每一代人也有自己對更好的生活的追求,盡其本份,沒有誰對誰錯,「婆婆只是將年輕時的追求帶到現今社會。」

「我發現,了解他們絕不能摒棄歷史脈落和成長背景。」金庸說。他很敏感記者使用這個「廢老」這個負面的名詞,不忘解釋一番,「形容長者為『廢老』也只是方便靠邊站,非我族類的二元之分。」真正的溝通和了解,在他而言,不是說服別人,反而是謙卑地聆聽,好像這次所做的訪問一樣,有空間接納別人的意見。

長者是一本活著的歷史書

生活六十至八十年,皺紋印在長者臉上,歷史也印在他們身上。九七回歸前,長者普遍也表示香港人的人情味濃,機會多,社會安穩。「他們回想起八九十年代,總是笑著說。」金庸說道。但是,小杰提到也有人認為當時貪污嚴重,英國人只是表面好,內裡壞。回歸後,有人認為整體社會進步了,滿足於福利,如兩元乘車優惠、醫療、公共房屋。可是,也有人認為人情味淡了、言論自由受限制、公義和法治受損,社會倒退了。Vida認為這一代成年人和年輕人面對的社會狀況,長者也很清楚。「他們的兒女現時正正是三四十歲的一群,面對樓價高企,買不到樓;也看得出教育制度失敗,孫子沒有時間玩樂。」這些意見,或許都與當下年輕人不遑多讓。

劇場是開放空間 容納不同聲音

既然意見並非大大不同,到底長者與年輕一代的溝通出了任何問題?「我覺得,如果社會有更多以訪問般的態度來溝通的空間,衝突便會減少很多。」小杰說完,另外三位點頭同意。他們既要搜集資料,又要在舞台上演出。對他們來說,不論訪問或做戲,這次也上了很好的一課。金庸指,自己學懂不以立場行先,不對抗,謙卑地聆聽,有容乃大,推而廣之,民主的實踐也應是這樣。「導演經常提醒我們,在台上演出與自己立場相反的角色,並不是以表演方法扮演別人,而是嘗試走進那個人的成長背景及環境裡了解那個人。」

四位創作演員也慶幸訪問於6月前已完成,避免了因6月和7月的激烈的社會動盪和對立而令意見一面倒。「就如我們訪問時所聽到的多元意見一樣,我希望這套戲在劇場可以展現不同意見,而不是將其中一方批評、醜化或滅聲,令不同的觀眾也可以從中得到一些東西。」小杰說。

創作成員以劇作回應 影響後來的事

近月示威不斷,而對關心社會的創作演員來說,躲在劇場裡創作及排戲,就十分煎熬。在社會動盪之時,參與示威好像比藝術更直接了當影響抗爭。小杰形容自己心情極差,「點解我要躲在劇場做某些如此『左膠』的事?我也想上街遊行,發出自己的聲音,躲在劇場裡好像離棄了手足。」小杰衝口而出。

然而,語末,七情上面的他的情緒瞬間平穩,語重深長地將話題伸延到藝術的作用。不能站在前線改變當下沸騰騰的社會現實,小杰將眼光放在將來,希望發揮後續影響。「我自己立場鮮明,卻因為這個創作多了一個空間去了聆聽及理解長者,那我可否令劇場的觀眾同樣有這個空間明白長者?」

或者有人認為在這個艱難時勢,藝術創作都像變得不切實際,與社會脫節。但是,金庸認為藝術其中一個功能是為人帶來快樂,讓人在壓逼的現實裡歇一歇和回一回氣。對Vida來說,時政節目將調查結果呈現眼前,談論政治舞台劇卻希望讓觀眾動容,在劇場的兩小時內用心感受和思考舞台上的一切。「至於觀眾走出劇場該怎樣做,就是觀眾從劇場帶走的方向。」

把這個作品帶到2047    

論到2047,長者笑說「邊有咁長命啊?」,「2047?我死咗啦」,但意見卻多樣而天馬行空。香港方面,有人覺得「上太空很便宜,好像返大陸般便宜」,「香港面臨一國一制」、「另一波移民潮,不過時間是2037年」、「香港堅持一國兩制,因為有利用價值」、「香港人被移民大灣區」。中國方面,有人覺得「中國有民主」、「中國經濟越來越好」、「中國因經濟改善,民主隨之而來」。

姑勿論長者對2047的預言是否準確,但創作團隊都表示,有些長者的觀察十分吻合當下動盪的香港,「有人說一些執法部門表面光鮮,內裡骯髒,現在都好像被證實了」,小杰說。

更令人猜不到的是,他們的話也成為創作演員面對亂世的鼓勵。不止小杰,Pearlmi也對當下公民抗命運動遭打壓、政府拒絕回應民意感到很氣餒,坦言身在戲場,心在抗爭運動,但回想有一位長者的回應,「帶啲咩去2047?帶你哋呢套劇啦!」,令她頓悟「原來,我正在播種」,在香港艱難時期,當下與香港同行的方法是努力做好眼前的創作,或許「2047的下半場」在2047的28年前只帶來小小的漣漪,但作品將會是後來的人了解此時此刻的銀髮族的紀錄。

——

《2047 的上半場與下半場》

日期:14-15/09/2019
地點:香港大會堂劇院

詳情請按此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