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4 小時無間斷展演 旅居捷克香港藝術家籲關注抗爭與警暴

2019/10/25 — 15:22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2019 年 10 月 10 日晚上 8 點,布拉格瓦茨拉夫廣場。「香港人!反抗!」「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一群外國人以不標準的廣東話喊出一句句港人耳熟能詳的口號。接著,廣場中央一位「full gear」女抗爭者跪在地上,遭一名疑似女警的人強行脫掉衣服,只剩下內衣褲,被押進一座「白色監獄」,囚禁 24 小時。別誤會,布拉格最近沒有示威,也沒有警暴,這是香港藝術家劉慧婷(Loretta)的行為藝術《憶記 何以 刪除(Memory Eraser)》。而廣場上那名「抗爭者」,就是藝術家本人。

「Opening 呢一幕象徵新屋嶺被捕者被羞辱的經歷」Loretta 接受《立場》訪問時解釋道。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廣告

Loretta 現正於布拉格修讀視覺藝術碩士課程,只能從網絡及新聞片段緊貼香港近況。看著那些年輕被捕者以及種種驚心動魄的畫面,原為中學視覺藝術老師的她,除了難過,「今次真係發惡夢」,夢見自己在遊行,夢見催淚彈,夢見香港警察。

廣告

「其實我好想返香港同大家一齊行,但我又諗,海外藝術家都有佢地嘅 position。」所以 6 月 9 日 200 萬人遊行後,Loretta 沒有飛回香港,而是開始著手創作《憶記 何以 刪除》,向當局申請在瓦茨拉夫廣場(Vaclav Havel Square)的布拉格國家劇院外進行表演。「申請上都有啲麻煩,如場地安排、電費嗰啲,但完全冇任何政治審查。」Loretta 說,布拉格是一個有民主自由的地方——10 月 8 日才剛與北京解除姊妹市關係。

那香港呢?「香港是傳承記憶的地方。」Loretta 認為政權無法抹去人民的記憶,例如六四,沒有香港人會忘記,反送中運動亦然,如此次作品名稱所詰問——「記憶何以刪除」。 

一群外國人用廣東話喊「香港人!反抗!」「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一群外國人用廣東話喊「香港人!反抗!」「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一座白色監獄 四段民主運動歷史

瓦茨拉夫廣場,見證了捷克過去民主化進程中許多重要歷史時刻,包括:1939年抗議納粹德國入侵的示威、1969年抗議蘇聯入侵以及1989年天鵝絨革命。廣場以捷克首位民選總統瓦茨拉夫·哈維爾(Vaclav Havel)命名。哈維爾既是劇作家,亦是名異見人士,曾參與「布拉格之春」改革運動,後來成為天鵝絨革領袖。

「瓦茨拉夫廣場是一個代表自由、民主的廣場。」Loretta 特地選擇在這裡進行《憶記 何以 刪除》,回應正在為民主奮戰的香港,並透過藝術感受群眾參與。

表演當晚,Loretta 戴上頭盔、眼罩及口罩,身穿一襲黑,化身被捕反送中示威者,被「女警」扒光衣服後,則換上全白「囚衣」,關在一個兩米高的白色立方中禁食並進行創作 24小時。她說,白色立方是監獄。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監獄」由四面白紗布牆組成,上面分別投影著香港近月的抗爭片段、六四天安門大屠殺、布拉格之春以及天鵝絨革命。播放反送中片段的用意不言而喻,是一種藝術家回應時代的迫切,也是作為海外港人,渴望讓國際社會更了解香港現況。

至於選取另外三段歷史片段,Loretta 解釋指六四以及布拉格之春是兩個「相對失敗」的民主運動例子,兩地抗爭最後均換來政權暴力鎮壓,死傷無數,但她強調縱使當時的結果是失敗的,這兩場運動在往後推動國際民主發展上有其一定影響力;天鵝絨革命則是相對成功的例子,示威活動只持續了11天,捷克斯洛伐克共產黨便宣布放棄權力,取消一黨專政,「成場運動只係死咗一個學生」,最後更成功和平移交政權,由抗爭者瓦茨拉夫·哈維爾當選總統。「你明唔明,就好似香港比咗梁天琦(管治)咁!」Loretta 感嘆,「好振奮。」

「所以我特登係天鵝絨(革命)對面(即反送中那一面布牆)行入去,然後係天鵝絨呢邊出返黎。」Loretta 希望已抗爭四個月的香港人能為民主作戰到底,像天鵝絨革命那樣,成功邁向民主、自由的未來。她又引述瓦茨拉夫·哈維爾的話,「希望絕對不等同樂觀,它不是必然成功的信念,而是無論如何都確信真理」。

《憶記 何以 刪除》以希望作結,卻不至於天真樂觀,甚至要直視政權暴力。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無法抹滅的記憶  

被囚的24小時,Loretta 不斷跟隨影片人物的動態「用白色顏料塗在透光白布上」,呈現出某種混亂狀態。當白布被畫滿時,「監獄」內也會變得陰暗,難以看清眼前景象,「就好似一啲被捕義士面對緊嘅黑暗」。但有趣的是,在白色立方外的觀眾看到的影片反而會越來越清晰——以白色筆觸試圖覆蓋投射的影像,最終卻欲蓋彌彰。

Loretta 強調,「政權企圖改寫歷史、文化,甚致信仰,迫使我們忘記所有,但他們越是掩蓋其罪行卻越顯露無遺」。憶記無法刪除,總有人拒絕遺忘。

Loretta 以白色的筆觸試圖覆蓋投射的影像

Loretta 以白色的筆觸試圖覆蓋投射的影像

Loretta 憶述待在白色立方時,不少人主動掀開白紗慰問,跟她談論香港局勢。有人緊貼香港抗爭進程,支持大家為自由而戰,也有人因林鄭「withdraw」一字產生誤解,以為事件已告一段落或質疑港人是否太貪心。「其實布拉格都係一半一半,一半黃絲,一半藍絲」Loretta 遂補充,「但布拉格啲藍絲係溝通到,當你講到佢駁唔到嘅時候,就會轉軚。」除了創作,這位藝術家還花了不少時間跟民眾聊天、理論。

2019 年 10 月 11 日早上 5 點,布拉格瓦茨拉夫廣場。一位64歲婆婆,布拉格人,來到白色監獄前,悄悄從白紗間的細縫塞進一張明信片,以及一塊水晶石,希望能夠給予 Loretta 力量繼續表演。婆婆告訴「被囚」的 Loretta,「我知道你在這裡為自己的城市而戰,我會跟你們站在同一陣線,直至取得成功為止。」 那天,布拉格攝氏7度,穿著透膚「囚衣」的 Loretta,卻覺得很溫暖,很難忘。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