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5/11 I Dance Taipei Thomas Kampe工作坊後感

2019/11/6 — 14:22

早上睡過頭,氣急敗壞跑到七一,甫踏進教室,不少人站著輕輕地左右搖擺,搖他們的脊椎和胯骨和頭,像風吹過的小樹。參加者的姿態和輕柔地探索身體的好奇心,形成存在感,吸引著我,我跟著他們一起搖著身體,意識脊椎和胯的方向,意識幫我定位,感受觸覺、與他人的身體距離和整個空間。身體不自覺的甩去緊張和焦慮,成了一頭冷靜的獸,順著意識、不斷延伸的手、胯骨和脊椎,在空間裡不斷與自己,也與他人連結。舞動的時候,有感自己如懂得自行摺疊的圓,往內摺,也攤開自己。

摺疊的獨舞之後,一個眼有靈氣,身體輕盈的女孩站在我面前,Thomas要我們練習簡單的觸碰和主導權互換,安靜地傾聽彼此的身體,跟隨對方的帶領,同時維持自己身體的節奏,有時會因著自己想走的方向而離開對方,卻又發現彼此仍有連結,像彼此深入聊了一場,既親密又自由。

而且今天Thomas說的話我都蠻有感觸,他說:「行動的基礎是自由,那我們如何為身體建立更多自由呢?」、「跳接觸即興,我們大多著眼於觸感這一點,如果我們學習平均分配注意力於觸覺、空間和舞伴,你看到的畫面就會大很多」、「在資本社會,政權希望我們著眼於小的地方,被臉書等等社交媒體吸引注意力,那人們可以做的事就變得很小了。」

廣告

結論,把Feldenkrais method結合接觸即興來教課,還延伸到社會的思考,薦骨覺得蠻好的,邊動身體邊動腦筋。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