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AAA 與上環

2015/4/30 — 12:33

編按:楊秀卓今年 4 月至 8 月期間,參與亞洲藝術文獻庫的「AAA 教育工作者駐場計劃」。身為亞洲藝術文獻庫首位駐場教育工作者,楊秀卓將在駐場期間,探討亞洲各地的藝術創作如何反映相應的當代主題及議題。楊氏的目的在於運用文獻資料設計一套教育單元架構,爲藝壇注入新的內涵,引導老師探索本地以外的資源。

遊上環

今年我被邀請成為 AAA 的 ''Educator in Residence'',直譯是「駐場教育家計劃」。教育家這個名稱太大了,我自覺不配。在我心目中只有如 Paulo Friere、John Dewey、Henry Giroux 等才算得上是教育家。我認為若改為「教學工作者駐場計劃」的話會令我感覺比較自在。

廣告

上星期跟 AAA 教學組 (Learning & Participation) 朋友一齊遊逛上環,這是個我由零歲開始一直住到三十歲才離開的老地方。當年離開不是因為我不喜歡上環,而是業主東華三院要收樓重建。既是上環老街坊, 自然夠資格帶領三名八十後青年遊走上環各橫街窄巷、訴說當年的種種。上環這個社區最大特色是很多樓梯,它不似西營盤有東邊街、正街、西邊街由德輔道西電車路直通往半山的般含道。上環的地勢不同,它由荷李活道開始,一段一段樓梯穿插各條街道連接半山堅道。相信港、九、新界都沒有這種上環得天獨厚的城市特色。正正因為街道多樓梯,行車和泊車不太方便,地下舖租不至失控狂升,於是一些小型店鋪悄悄地進駐這區。同時, 這種不便也將這一帶的生活節奏拖慢,人的步伐可以慢下來,抵抗資本主義講求速度和效率的運作原則。緩慢的流動改變了慾望的神經,讓街道的公共空間真正還原給市民。這裡沒有擁塞的自由行,沒有購物狂,人可以悠閒地坐下來跟摯友飲茶聊天,或者大膽開創較冷門的生意。

廣告

仕紳化

其實,早於七、八年前,這個現象已經開始,由中環 SOHO 區的高給食肆漸向西移,經過舊警察宿舍,殺入必烈者士街,再落太平山街,直踩新街和荷李活道(上環近水坑口一段)。我非常驚訝童年時代的街道已變得面目全非,許多文具舖、士多舖、紙紥舖、單車舖和三檔大排檔全部消失。最記得普仁街與荷李活道交接的街角,以前我每晚用三角錢買一袋八塊的方包給家人做早餐的麵包店,如今變成一間裝橫耀眼頗具氣派的畫廊。同一個角落,由賣白麵包轉到賣十餘萬的藝術品,真是匪夷所思,這五十年的差異,何等令人感慨。全球化資本四處流動,經濟結構由昔日福特主義的大量生產,發展至今日講求創意文化產業,旅遊等經濟活動,街道成為城市的慾望展場,中產階級講求生活品味,嫌新建的屋苑區太乾淨、太抽離,於是選擇了上環這類不太殘舊的社區落腳。就以太平山街為例,幾幢本來破舊的樓宇給翻新過後,黑白色的外牆配上簡單的線條, 以非常簡約的風格改造成宜家的居所。

 

AAA 的樓下,右邊是一間高級餐廳,左邊是貴價餅店,玻璃櫃內有色彩鮮艷的西式糕餅,每件相距 5 釐米,疏落有致地排列得恍似裝置藝術,有別於一般餅店那種密麻麻、擠在一起的擺放方式。在這兩間店舖中間是一間門面衹有一米多闊的「噏耷」洗衣舖。另外,隔條水坑口街對面,左邊賣普通家具用品的山貨舖,右邊是間酒吧餐廳,一張張圓櫈圍著酒吧台,沒有正式門口,裡外空間打通。不同類型的店舖,並置在一起,服務不同階層的顧客,也是一個城市應有的包容度。隔著荷李活道對面有一幢接近 50 年樓齡的舊樓,樓上是見慣見熟的一般舊樓模樣,但地下相連的店鋪位置卻開了家裝潢豪華絢麗的高級食肆,確是奇觀。還有一處位於普仁街口,更加叫人嘆為觀止:潮爆的咖啡店與棺材舖為鄰,衹有一牆之隔 ! 由 AAA 方圓 50 米內都看到以上描述的城市景觀、不同的元素:傳統與現代、庶民與中產、凡俗與精緻、殘舊與輝煌....等看似矛盾的東西, 竟可以上下左右同時並置出現,相信是上環才會有這種獨特的城市風貌。

教育

花了這麼多篇幅寫上環的變遷,這跟教育何干?這當然有很大的關係。今日香港正值回歸後、處於一個重要年代。港、九、新界正面臨一場大型重建規劃,部份鄉郊、舊區和農地將被拆毀或填平建房屋,無形中將舊區和鄉郊的歷史鏟掉,改動了香港的城市面貌,也就改造了我們的城市記憶,亦同時破壞了香港自己的本土歷史。當生於斯、長於斯的本土歷史被淡化,我們何來建構自己的身份認同?

當因發展新界東北而引致與深圳邊境模糊化成真後,「一國兩制」便會失守。當觀塘、土瓜灣、灣仔、深水埗....等地區的舊有歷史被消失, 換來一幢幢浮誇華麗、完全沒實質內涵和歷史文化的豪宅商廈或所謂地標後,人們還能靠什麼去建立一個成熟的公民社會?最終,香港人衹會成為一代又一代的過客。雨傘運動覺醒的一代視香港為家,他們拚命守䕶這個城市。灣仔藍屋有「香港故事館」、土瓜灣有「土家」、旺角油麻地有「活化廳」、 粉嶺有「馬寶寶農場」、深水埗有「影行者」……每區都有年輕一代在默默做著社區工作,點點滴滴累積自己社區的歷史故事。上環呢?

上述的仕紳化發展會否趕絕庶民的生活圈?例如磅巷將會建造扶手電梯,該處一棵著名的石牆樹命運將如何?整體街道文化將如何受到災難性的摧殘?AAA 座落上環,它不是一個社區組織,而衹是一個藝術文獻庫。它擁有三十多位文化勞工默默地將繁複的藝術資料整理好,提供一個知織庫供人們做學術研究,然而這裡面有很多書藉和資料講到在外國的社區發展、藝術如何介入社會、如何抵抗非人性的瘋狂發展。這些珍貴的資源可成為欲以藝術改變社會的有心人作參考,培育理論基礎,豐富對未來的社區想像,從而發揮藝術的力量。由誰個對象開始做起?就由中學生開始吧!建立學生們對自己社區的歸屬感,如何以藝術介入社會作為重點學習目標,即所謂 Socially engaged art education。嘗試透過藝術活動,創造出一個成熟的公民社會,這將會是影響下一代的一個宏大而重要的教育工程。

--

有關亞洲藝術文獻庫

亞洲藝術文獻庫(Asia Art Archive,簡稱 AAA 或「文獻庫」)為獨立的非牟利機構,成立於 2000 年,視記錄和保存亞洲當代藝術史為當務之急,並矢志將蒐集得來的文獻資料開放使用。文獻庫匯聚了各界的群策群力,包括國際化的董事會、由多位知名學者及策展人組成的學術諮詢委員會、以及內部的研究團隊,匯編了被譽爲當今亞洲當代藝術最珍貴的文獻收藏之一。公眾既可親臨文獻庫的圖書館免費使用其館藏,亦可隨時隨地透過「線上館藏」在線瀏覽。文獻庫成立至今,有別於一般靜態被動的資料庫,一直致力策動各類型的公眾節目、研究項目、駐場計畫及教育活動,爲廣大觀眾提供一個多元化的交流和反思平台。網站:www.aaa.org.h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