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AAA 開放週末

2015/6/29 — 15:34

AAA 一年一度的開放週末定於七月四日舉行。這是全年其中一度盛事。AAA 一向會定期舉辦藝術教育活動,這次我也有份參與。我和策劃人 Susanna 以及其他同事們一同商討,今年搞什麼好?我認為過去 AAA 的活動太著重學術,也許今年可以舉辦一些節目,讓附近舊區街坊居民也可以共同參與,而我提議可以找個地方放粵語片,苦惱之間,Susanna 突然想起荷李活公園(昔日的大笪地)是個不錯的選址。於是,我們一行四人動身落街視察現場環境,評估其可行性。幸運地,我們發現他的空間非常適合播片!荷李活公園的位置不太接近民居,若要在那裡播放粵語片,只要聲浪適中,應不會造成騷擾;況且他有一塊頗整齊的空地可以放置椅子。想像一班舊街坊排排坐,一同觀賞五六十年代的粵語片,光是想也感到別有一番趣味。

於是,我找來「粵語片研究會」的核心成員馮慶強先生,在他的協助下,我們定好了粵語片的播放清單,請教他播哪套?也得知如何尋找那些片的片主或版權持有人的方法、當中的手續又如何?馮慶強先生提供了很清晰的指引和寶貴的意見,主辦者依足程序,一步一步尋找一套老少咸宜且風趣幽默的粵語片。經歷過多番聯絡失敗,再嘗試,再失敗,我們終於找到了一套合乎要求的影片,此可謂得來不易。但我想保留一點神秘感,故在這裏不欲公開影片名字,到七月初那天自有分曉,望為大家帶來驚喜。

廣告

當我隨意提起曾德平 (Keith) 也是在上環長大的,Susanna 即時回應一句:「不如你們在放完影片後,做場對談,大家一齊講下上環的故事,必定很有趣。」我自問不是講故事能手,但見看到 Susanna 兩眼發光,興致孜孜的樣子,恍似想出了一條「絕世好橋」。所以,事情最後就這樣落實了。我愛上環,這裡留下了我很多童年美麗的回憶,若要細心懷緬、分享,真是可講足一日一夜!然而,這幾十年間,上環卻漸漸變得面目全非,舊的東西逐漸消失,換來的是國際連鎖咖啡店,高價食店,情況與荃灣和灣仔等老區的經歷差不多。當我們憶述昔日的軼事,目的不是為了懷舊,而是希望能從中尋找一些失去的價值: 儉樸的生活,睦鄰互助的精神,濃厚的人情味和一種同舟共濟的感覺。

廣告

Keith 和我一樣,是同期八十年代活躍的藝術家,他更關心社會,熱心投入不同的社會運動。二零零七年,他在保衛天星和皇后碼頭運動中站到最前。當政府為建高鐵而不惜勒令清拆菜園村時,他亦有份守護,在這段日子,他還學識了種田。後來,聽說他潛心學佛。而近年,他索性歸隱田園過「半農半 X」的生活。一邊每天接觸泥土,瓜菜,與昆蟲,從中領略感受大自然的奧秘恩賜;一邊慢慢從一花一草中體悟出佛性。並全身投入修行煉心,培育慈悲。今年,他跟另一位佛教徒 Eno 合力籌辦「生活書院」,實行將信仰與教育結合,擺脫主流僵化的教學模式,轉移專注從生活中學習。我曾到過大埔遊訪「生活書院」,看過一張貼在牆上的課程表,當中課程涵蓋講座、電影、音樂會、展覽、樹藝實習、健康飲食、縫紉工作坊和嘉賓心靈對話等等,不但吸引,而且非常富啟發性。能跟這樣一位人生經驗豐富、又富創意的教書人一齊細說當年上環點滴,定必是件賞心樂事,我期待我倆那晚會擦出驚喜的火花。

《開放週末》詳情:http://www.aaa.org.hk/OpenSaturday

編按:楊秀卓今年 4 月至 8 月期間,參與亞洲藝術文獻庫的「AAA 教育工作者駐場計劃」。身為亞洲藝術文獻庫首位駐場教育工作者,楊秀卓將在駐場期間,探討亞洲各地的藝術創作如何反映相應的當代主題及議題。楊氏的目的在於運用文獻資料設計一套教育單元架構,爲藝壇注入新的內涵,引導老師探索本地以外的資源。

--

有關亞洲藝術文獻庫

亞洲藝術文獻庫(Asia Art Archive,簡稱 AAA 或「文獻庫」)為獨立的非牟利機構,成立於 2000 年,視記錄和保存亞洲當代藝術史為當務之急,並矢志將蒐集得來的文獻資料開放使用。文獻庫匯聚了各界的群策群力,包括國際化的董事會、由多位知名學者及策展人組成的學術諮詢委員會、以及內部的研究團隊,匯編了被譽爲當今亞洲當代藝術最珍貴的文獻收藏之一。公眾既可親臨文獻庫的圖書館免費使用其館藏,亦可隨時隨地透過「線上館藏」在線瀏覽。文獻庫成立至今,有別於一般靜態被動的資料庫,一直致力策動各類型的公眾節目、研究項目、駐場計畫及教育活動,爲廣大觀眾提供一個多元化的交流和反思平台。網站:www.aaa.org.h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