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AAA --- 失聲出聲·藝術夏令營

2015/6/12 — 17:26

亞洲藝術文獻庫主辦,何鴻毅家族基金贊助, Spring Workshop 借出場地,成就了兩天完滿的應屆中學畢業生藝術營。

 

好 Chur

廣告

第一天於 10:45 開始,藝術家葉建邦 (Elvis) 設計了一個角色扮演遊戲。首先每個學生獲派一個信封,裏面藏有紙幣一百元,五十元,二十元不等,另外一些是空的。同學們拿著這些信封,出外買些他們認爲可與藝術扯上關係的物件回來。

廣告

一小時後,收到等同金錢的同學組成一組,將買回來的物件放到各組的枱上:一大叠綠色百潔布、一盒燒衣紙、幾隻塑膠動物玩具、藍色軟糖……等。

一位獲派一百元的同學沒花分毫,祗是執了一張貼在電燈柱上的地產廣告;沒錢的那組檢了一些垃圾回來:有枯葉、石仔、香枝、綠草等。然後,他們用十分鐘在紙上回答三個問題:一. 為什麼帶這些東西回來?二. 如果不是這些,可有第二個選擇?三. 錢會否影響你的決定買什麼?

之後,各組隨機收到一個指定的藝術形式,如:素描、錄像、行爲藝術和裝置藝術等。最有趣的部分是現場義工扮演藝評人、策展人、藝術發展局、獨立機構、收藏家、基金會、畫廊、商業機構和對藝術有高要求的觀衆。各同學猶如進入了一個現實情境,如發現物料未足夠創作心中的意念時,可向扮演藝發局義工取真的申請表格。藝評人亦會在作品前,諸多挑剔。你會如何面對?如何找畫廊代理作品?收藏家收購作品時,如何定價?如何跟策展人合作?遊戲亦設計了不同紙卡作交易用,其中印有金錢符號、一批大師名字(代表聲譽)、和寫著 “added value” (代表藝術品真正價值)。這些紙卡在過程中由義工跟各組同學對答後派發,但要求嚴謹,不輕易派出,這是遊戲規矩。

大半個小時後,各組分別匯報自己的作品,並再次游說各義工扮演者支持自己。期間需回答尖銳問題,義工就各組表現,再派發不同的紙卡。例如:沒錢的一組被指定以行爲藝術做作品,如何從零資源創作呢?表演後會換來什麽?是錢多還是 “added value” 多?或者兩者均有?錄像組以天馬行空的想象力,拍攝了幾個簡單片段,並自信地介紹作品,努力説服一眾角色扮演者,希望換來更多回報。

最終,同學們將賺回來的紙卡攤開在地上,究竟得到錢卡多?還是 “added value” 卡多?爲什麽賺錢的藝術品未必有藝術價值?爲什麽賺了聲譽的卻缺錢?爲何“added value”一大叠,但錢卡卻寥寥無幾?整個過程讓一班發藝術家夢的同學思考藝術是什麽?作品與市場又是什麽?藝術家與畫廊的關係呢?向藝發局申請資助,卻不獲批准時,該如何解決資源問題?藝評人的言論可信嗎?他們與畫廊可有利益關係?如何與收藏家討價還價?種種非常現實的問題,在三個小時的遊戲裏,剛畢業又正在發藝術家夢的同學都得一一面對。

究竟昔日祗顧躲在畫室埋首創作的藝術家,於今天這個創意產業化的年代如何生存?面對全球化的藝術生態環境,市場的運作又是怎樣的一門學問?藝術家與生意人有什麽分別?Elvis 沒有答案,祗是呈現問題的複雜性,讓大家思考。

午飯後,由藝術家何兆南上場。同學們蒙眼四人一組,搭著肩膊走出畫廊的平台人造草坪, 大家步步爲營,緩慢前進。十五分鐘後,由義工引領返回室内平滑的石屎地。不能再依靠隊友,各人獨自在偌大的空間慢行,前行速度變得更慢,好比蝸牛。

接著,就是靜坐。何教大家基本坐姿,腰直,兩肩放鬆,閉目,專注呼吸,排除雜念。嘗試放下心理上的時間,進入意識的無時間狀態,超越思想與情緒,與內在身體結連。不到三分鐘,同學們已進入狀態,但大家似乎都缺乏耐力,十分鐘後有人身體前傾,腰板微彎,個別更低下頭,似乎已經進入夢鄉。何的坐姿鬆容自在,擺出佛家的坐禪手印,盤腿而坐。何去年在福建支提山跟一位高僧相處七日,他說這七日改變了自己的一生,隨後專注學打坐靜修,已有一段日子, 難怪他的坐姿似一尊佛像。

 

到第三節時,同學們移到長枱前,用毛筆寫自己名字中一個單字,如鸞、洛、藍、喵、善、靚……等,字體粗幼大小不拘。由慢行到靜坐,同學們該進入了一個身心相連的境界,心帶動身輕柔地專注重覆一個動作,跟剛才專注身體和呼吸同一個道理。之前是閉目内觀,這回是開眼觀注手部的移動,鬆容不迫。同樣是身心相融的修行,同學們該能體驗到心動手動的連貫性,回到身心(body and mind)一致的狀態,由一筆一畫取代了雜念。創造力由專注開始,由空到滿。

二十分鐘後,同學們拿著紙筆走出工作室,到鴨脷州大橋下的海旁去。如果同學能保持個多小時延續的狀態,不跟同學傾談,各個官能必然大大提升,可以留意到途經工廠大廈臨立的是香葉道、全條街多處凹陷,裂紋處處、三步一個坑渠蓋、地盤傳來如機關槍頻道金屬刺耳撞擊聲、五樓平台縷縷白煙升起、某位置汽油味濃、一幢二十層全身包著「變形俠醫」青綠色的紗網、半空蜿蜒的地鐵路軌、公園有老人家耍太極、地上鋪滿黃色落葉……等景象。到達海邊,各人找了個舒服位置,何叫眾人用五十個詞彙描述眼前光景。真佩服何的悉心安排,一步一步引領這個練習。當人進入身心一致的境界,就是直覺最敏銳的時刻,眼、耳、口、鼻、皮膚等的官能特別強。爲什麽是五十個詞這麽多?因爲避免大家作太多理性思考,要即時的直覺反應,這個練習要很強的專注力,更要高度集中,之前所有步驟,就是要成就當下這一刻。無錯,是當下!只可惜,大部分同學跌回學校那套學習模式,太多鋪排,太少直覺。結果,當下被思考取代了,未能返回內心,以直觀審視這個變化多端紛擾的現實世界。

返回工作室,各人坐在地下,何要求大家嘗試在二十分鐘内繼續用毛筆書寫過去中五、中六兩年最深刻難忘的個人體驗,它可以是很私密的經歷,並想像未來兩年你想做什麼。往日的回億,未來的慾望,構成今日的你。學生亦可以在紙上反問三個問題,何必定回答。這些私密的個人交流絕對保密,祗有何一人得知。整個下午的安排,由慢行開始,靜坐,重覆書寫名字,海邊直覺的當下的體驗,直到最後返回内心深層,以文字抒發出這股抑壓,壓根兒就是一趟藝術治療。何以前是社工出身,他由佛學出發,以藝術入手,最終達至自療,這同時也是一次重要的自身啓迪過程。由外向内(瞎行),由内向外(海邊寫字),再由外向内(內心書寫)。這是一次極具創意的藝術與心靈之旅。「我」是什麼?誠如著明的日本禪師 SHUNRYU SUZUKI(鈴木俊隆)所講:"What I call‘I’ is just a swinging door which moves when we inhale and when we exhale."(自己領悟吧,恕難直譯。)

晚飯後,由黃嘉瀛接棒。六、七十年代,巴西戲劇大師 Augusto Baol 創了一套叫 Invisible theatre 的理論。跟那些路人圍觀的街頭劇不同,他鼓勵演員走到街頭現實生活場景做戲,如在商場、公園、停車場等扮演某些人物,戲假真做,吸引路人注意,從而借題發揮,挑起討論,發現社會的不公義。例如:演員 A 扮小販在街邊開檔,演員 B 穿著警服扮拉小販,並引起激辯。兩位演技出色的演員乘機拖旁觀者落水,齊齊參與討論街邊空間的使用權,政府的小販政策,地產霸權的橫蠻……等社會議題。最終各人散去,沒有人知道剛才發生的其實是一場戲。這類 Invisible theatre 後來大行其道,真的可以在生活中啓發群衆反思社會的不公義,這也是一種意識的啓蒙,極富教育意義。不知道 Susanna (主辦者)和黃是否用了這種劇場形式?

黃首先開始簡短地介紹自己的裸體作品,然後引到近日網上熱烈討論的 “Free the nipple” 行動,並要求學員用她的寳麗萊相機自拍自己的乳頭。這「嚇得」Susanna 立即彈起反對,並揚言:「我以主辦者身份,有責任保護這班部分未成年的女同學參與這個活動。」黃回應:「你怎知道同學們會拒絕參與這活動,如果她們願意,你又凴什麽權力去阻止這次藝術創作?我們何不拿出來討論,究竟大家對 “Free the nipple” 這活動有何見解?誰控制了女性身體?女性對身體的自主權在那?當中牽涉到各方的權力如傳媒、教會、學校、家庭等,我們應當如何處理?……」

不到五分鐘,拍還是不拍這命題,已被同學們的發言「搞興」了。個別較成熟的女同學帶頭表達意見,由道德到法律,提出許多質問。隨後,較文靜的女同學也紛紛表態。長達個多小時的討論,很熾熱,而且各人的論點有理據,思路清晰,觀點多元。態度基本上是開明和開放的,沒有半點迂腐的道德批判。新一代畢竟經常接觸過多方面的資訊,比封閉的上一代更進步。

戲演完後,Susanna 解釋整個情節都是由她和黃主導,加上幾位義工協助,全部都是夾定的,目的是希望大家跌入這場戲,人人都是「演員」,個個都積極「演出」。將生活中女性身體遇到的問題帶到藝術營探討,不似學校班房那種抽離的討論,更能切實地講出自己女性身體的感受。在當代藝術,無數女性藝術家喜歡用自己身體作為媒介,做出許多出色的作品,隨意想起的有:Orlan、Mary Beth、Hannah Wilke 等。最後,學員分成兩人一組,互相幫對方洗頭。算是一個人跟另一個人來一次溫馨的身體接觸,如此結束一整天很 Chur 的學習活動。時間為凌晨十二點半 !

臨睡前,黃將她的寳麗萊相機交給同學們,導師和義工,要求各人拍自己認爲最美的身體部分。翌日,二十多幅照片展示在牆上,有腳趾、肩膊、手踭、小腿、屁股、背脊和一張乳頭。無人想知,亦無人會問誰是誰的身體。經歷過這次非常埋身的思想衝擊,身體觸碰和影像拍攝,從今以後,女同學必定對自己的身體多一點關注和思考。Body 永遠有說不完的故事。

 

好 'Hea'

資本主義社會講求速度、效率、秩序、程序。日常運作編排得緊密,不容浪費分秒,時間就是金錢。在繃緊的生活節奏,“hea” 是種對抗策略。放懶、百無聊賴、漫無目的過一日,又如何?

第二日,三位導師每人帶一組,各自訂定活動内容。黃建議學員出街跟路人討論近日香港熱門的議題。學生自己經過兩小時的討論後,她們自製示威牌,拿出街跟奶茶檔茶客討論什麽是「8.31」,要不要「袋住先」。其中一位同學自認政治冷感,事後也覺有趣。還有其他議題,她們沿途截停路人詢問意見,都說這類街頭擧牌,調查意見是她們的首次,讀了十二年書,從未試過。Elvis 要求學員落街買多份報紙,集中讀有關中國的報道,分析不同立場的報章如何報道中國。結果發現報道正面的,以經濟為焦點。負面的,以民生、政治為内容。最後將所有這些文章剪下來,用膠紙縫合成三尖八角的一大塊。何的一組最 “hea”。何自覺自己昨天全程很主導,今天打算放手由學員自定學習内容。這亦承接昨天的主題 —— 自己如何看待自己?在沒有導師清晰指示下,同學們如何自學?最後,經一番「胡扯」後,同學們仍然是茫無頭緒,結果何帶他們到附近畫廊參觀,沒有任何學習焦點,一切隨緣。學生實在太習慣香港的教育模式了,結果還是聽指令學習。

 

好 Fun

總結三位導師第一天的編排,首先由 Elvis 帶領一班計劃將來進入藝術圈的學生,來一次演習,經驗一下非常現實的生存技倆,這是一個很 social  的課題,屬很專業的學問,需要認真明白箇中道理。何兆南則引領同學由充滿功利計算的模擬現實世界,返回真實的私人内心世界(personal),並從多個練習發現「我」的存在。在今天資訊爆炸,時空壓縮,經驗被割裂的年代,整全的自我觀念徹底被拆解,變成多個 fragmented selves,不斷從 facebook、What’s App 的生活設計中,尋找認同和被愛,學生如何真正從「外面」返回「裏面」,感受到「我」?這是所有創作人必須處理的問題。我深深明白只有四個小時的活動,無法讓學生從編得密麻麻的學校生活,以及家庭和教會的俗世紛擾中,領略身心合一的寧靜。晚上由黃嘉瀛與 Susanna 所設計的一場討論身體的戲,身體既是 social,也是 personal,恰好是前兩者的混合版。雖然好 chur,但好玩。一氣呵成經歷生命中的不同面向,既有知性,也有感性;既有互相交流,也有個人靜修。裏裏外外,兜兜轉轉,完全顛覆了學校那種綫性邏輯思維的訓練,從另一個模式,領悟學習的多種可能性。兩天沒有畫過一幅畫,搓過一塊泥,極其量祗是按一下快門,拍過一張自己身體的照片。又話這是藝術營?那藝術呢??在未成爲藝術家之前,先要認識自己(何的靜坐)?然後再搞清楚藝術的真正價值(葉的遊戲)。有了這些根本的思考,建構了自己一套藝術理念,哪怕你造出極具爭議性的作品(黃的討論),你也有自信面對藝評、畫廊、收藏家、贊助商、策展人的挑戰,因爲你已深信自己作品的價值。這不是比教你畫幅水彩畫、造陶瓷和雕塑……等藝術形式更有意義嗎?

學生離開 Spring Workshop,什麽藝術習作都沒有帶走,祇是帶走了一大堆問題和擴濶了的眼界,卻是受用一生。至於什麼陶瓷、繪畫、裝置、雕塑……等,就由學生們離營後各自修行,繼續追尋他們的藝術夢去吧。

 

好 Feel

都說這是個後物質年代,Spring Workshop 地方寬敞,冷氣充足,室内每件傢俬都是精品,是學椅子設計的好教材。圓形厠格更令人耳目一新,還有五十年前童年用過的大紅花銻盆,竟成爲厠格内的洗手盆,復古的室内設計,另有一番風味。整個空間充滿藝術氛圍。還有八百呎鋪滿人造草的露天平臺,多個種滿蔬果的離地木箱,儼如一個小型農場。在這種環境下學習藝術,不是得天獨厚嗎?

更教我羡慕的,是早午晚三餐豐富的食物:芝士焗西蘭花和草菇、黑醋橄欖油沙律、沙律醬果仁沙律、法國麵包、黑麥包、果醬、pesto香草意大利粉、茄汁蘑菇意大利粉、番茄洋蔥炒蘑菇、番薯蓉炒蛋、南瓜湯、香蕉士多啤梨、museli、乳酪、豆奶、甘筍汁、灼油菜…… 還有不同紙包飲品和餅乾零食,在開放式 bar 檯上全日供應,任君選擇。三餐的事前準備功夫,到動手烹煮,全部由三名義工黃嘉淇、郭樞棋、李依寧辦妥,他們三人兩天共站了七小時多。每餐吃完後,學員衹需用水沖沖自己的碗碟,便交給義工放入洗碗機。兩天以來,學員只需專注學藝術,生活細節全由義工負責。晚上沖涼,每人奉上一條大毛巾,用完後帶回家留念。最教我「O晒嘴」的,是當學員從室外平台人造草坪返回室内時,主辦機構竟然奉上蘆薈濕紙巾兩筒!天啊!連學員的腳板底也照顧十足,這是不是有點「褓姆」feel!今天的年輕人,幸福滿瀉,真叫我無言以對。我建議可否將營期增至五日,每日分組協助煮餸、煲飯、洗碗。彼此平等參與,服務其他同學。

這是生活,也是教育。

--

有關亞洲藝術文獻庫

亞洲藝術文獻庫(Asia Art Archive,簡稱 AAA 或「文獻庫」)為獨立的非牟利機構,成立於 2000 年,視記錄和保存亞洲當代藝術史為當務之急,並矢志將蒐集得來的文獻資料開放使用。文獻庫匯聚了各界的群策群力,包括國際化的董事會、由多位知名學者及策展人組成的學術諮詢委員會、以及內部的研究團隊,匯編了被譽爲當今亞洲當代藝術最珍貴的文獻收藏之一。公眾既可親臨文獻庫的圖書館免費使用其館藏,亦可隨時隨地透過「線上館藏」在線瀏覽。文獻庫成立至今,有別於一般靜態被動的資料庫,一直致力策動各類型的公眾節目、研究項目、駐場計畫及教育活動,爲廣大觀眾提供一個多元化的交流和反思平台。網站:www.aaa.org.h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