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ADC 藝術空間 質疑與回應 Q&A

2015/1/22 — 18:20

ADC 藝術空間(圖:藝發局 facebook)

ADC 藝術空間(圖:藝發局 facebook)

黃竹坑的 ADC 藝術空間啟用快將一個月,本地藝術圈討論甚多。有區內人士認為,南港島一帶以藝廊為主,何以發展工作室?又有藝術家質疑為何不交由民間管理?租戶有擔心隔音設備不善,也有一心開班教學的,到底藝術發展局是怎樣看?早前藝發局策劃及發展總監麥蓓蒂接受《立場新聞》訪問,該一回應各方提問。

 

為甚麼要在黃竹坑做工作室?

廣告

受地鐵南港島線工程刺激,藝廊紛紛進駐黃竹坑、田灣、香港仔一帶,在工業區增添藝術氣息。區內業界人士認為,藝發局引入藝術家工作室,對當地已有的環境氣氛影響不大。麥蓓蒂解釋,當局 2010 年進行「使用工廠大廈進行藝術活動的現況及需求調查」,得悉藝術家對創作空間的需求殷切,故一直尋找適合空間,為他們提供場地。「如果有人給我們這個空間,我們又可以做到,都希望盡量爭取。」她指出樓宇規格是最重要的考慮,所以成功促成的合作案例不多。適逢政府推出活化工廈項目,今次協成行主動提出合作,她估計「有時人們只相信政府或者 ADC」,所以最終促成這個 ADC 藝術空間。

 

廣告

為甚麼不是由民間管理?

早前藝術家梁寶山曾在 Facebook 質疑藝發局為何不放手讓民間自行管理,麥蓓蒂認為他們目前對 ADC 藝術空間少有介入,又重申協成行項目與梁寶山提及的上海街活化廳迥異。她認為前者是工作室,後者為展覽場所,又稱僅提供 17 個單位,與 JCCAC 的規模不能比較。問到會否考慮交由其他團體管理,她反問:「只是檢查那17個租戶,平時有沒有做清潔,有沒有交水電費和收租,你想有沒有人有興趣做?」

 

為甚麼要使用玻璃間隔?

記者曾到訪 ADC 藝術空間,發現部分單位使用玻璃間隔,似乎未必適合用作工作室的建築物料。麥蓓蒂回應,申請人傾向細單位,所以盡量提供最多單位。重新間隔之後,大部分工作室間隔都有窗,惟 7 至 10 號單位未能安排靠窗位置,所以使用玻璃間隔,務求讓陽光透入工作室

 

有沒有隔音裝置?

從事木工的租戶丁樂融早前向《經濟日報》表示,擔心機器聲浪會影響其他辦公室租戶。麥蓓蒂承認目前未有隔聲裝置,只有地板和牆身經過特別處理,務求做到地板更耐用、牆壁可負重。她又指,辦公室招租進行中,最終搬來怎麼樣的公司是未知之數,認為租戶對噪音的擔心是過慮了,「這也是藝術家以為會騷擾,又不知道是否真的造成騷擾,所以我現在無從判斷。辦公室租戶,可能是需要寧靜,也可能是本身也熱鬧一點的呢。」

 

可不可開班授徒?

資助藝術家工作家,目的當然是鼓勵創作,然而麥蓓蒂也明白,能夠全職專注藝術發展的租戶始終不多。根據 ACD 藝術空間網頁,部分租戶明言會在單位內開班授課,她回應:「他們都要吃飯的。」她對租戶開班賺錢表示理解,但強調礙於條例限行,只能進行「小班教學」。藝術空間始終以工作室為主要用途,平日不會向公眾開放,也不作展覽和活動場所,所以人流需要盡量減低,「我們不反對開班,只要合乎條例就可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