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Antony Gormley──令人恐慌的雕塑

2015/11/13 — 23:23

Antony Gormley 的人型金屬雕塑裝置藝術展《視界 香港》 (Event Horizon),31 件作品散落在中西區多幢大廈的天台與大街上,未開幕就引起一些市民的恐慌,以至報警。有認為這種恐慌側面說明了港人對藝術的無知。

18 年前,當藝術家把 17 件等同自身身體尺寸的雕塑──《Another Place》佔地 1.75 平方公里、最近與最遠的雕塑相隔1公里,隨著日出與落、潮漲與退,所有雕塑一致望向海平線,它們時而站立在沙灘,時而站立在淺水中,水位最高的時間,海平線只突出一個人頭──裝置在英國利物浦的海灘 Crosby Beach 的時候,同樣引起了附近居民的恐慌與不滿,以為有人要輕生跳海,以至報警。

如今,該件大地藝術 (Land Art) 被永久保留在海灘上,成為人們常去參觀拍照留念的景點,附近居民也適應了與它們的共存與相處。它創造了集體記憶與公共性(如藝術家所期望的「engage with the daily life of the beach」),成為了一件真正意義上的公共藝術雕塑作品。

廣告

在英國,Antony Gormley 選擇海灘(海水與泥土),讓雕塑面向海平線,大概是因為他明白到土地與大海對於英國人的重要性,它們塑造了英國文化的精神面貌與生活的價值觀。海平線是天空與大海相遇的地方,也是相容消失的瞬間。海平線的背後,更象徵了超越此地此岸的未知與彼岸。一座座身體雕塑(身體本是自主的私人空間)置立與交涉於大海(公共空間),人又該如何立身於此生此地?

來到香港,Antony Gormley 選擇佔領中環,也是明白到中西區這個地方對於表達香港人與香港文化的重要性。中環的商業意識形態操控與形塑著香港人的主流價值觀,它也使香港人的精神生活傾向不安與貧瘠。一個人若要望見海平線,就要攀爬至摩天大廈的最頂層,成為人上人。「我希望透過『視界 香港』鼓勵香港重新思索,引領大家以一個更廣泛的角度去思考人性及我們身處的地方。」他說。他明顯觀察到香港人生活的極度焦慮與壓抑,就如一個個站立在摩天商業大廈天台邊緣的個人,危險而渺小,一錯腳就將跌個粉身碎骨血肉模糊。

廣告

而觀看者、而地上的人不知所措,只有恐慌。一個不知情的路人,當發現摩天大廈的天台邊緣站著一個人,能有怎麼樣的反應嗎?只能是恐慌。你能想像他或她說:「真有趣的行為藝術!」這樣的話嗎?幸好人們還會為他人的危險處境而恐慌甚至報警,而不是麻木的旁觀者,而不是喪失道德的冷漠功利主義者。人們觀看Antony Gormley的作品時還會感到恐慌的情緒,並非表現港人對藝術的無知,卻正正說明香港人對他人的痛苦還是有感覺有知覺的。

在官僚怕事的此城,「合適」的公共藝術作品的前提是:「作品不可有被投訴的可能」。主辦機構在預知一定會被投訴的情況下還願意策劃該展覽,實在是值得表揚的勇氣與骨氣。Antony Gormley 真不愧是大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