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Art Basel】藝術嘅嘢識條鐵?非藝文記者眼中的藝博會

2019/3/29 — 21:47

自從香港巴塞爾藝術展(Art Basel)移師三月舉行之後,這月好可能係藝文記者最忙碌的時間。藝博會之外,業界受環境氣氛帶動也紛紛舉辦各式活動。香港政府也抓緊機遇,將每年三月定為「藝術月」,大肆宣傳一番。三月,對於藝文界可能意義特殊,但非藝文界的人卻生活一切如常。似是城中盛事的藝博會,對於非業界人士又是甚麼一回事?

2019年,Art Basel 落戶香港第六年之際,《立場新聞》再獻新猷,請來港聞同事、廣告經理,以及新入行的藝文記者,一同「朝拜」這場藝術大搞作,藉著他們雪亮的眼睛,揭示藝博會的另一面。

廣告

球迷港聞同事

十分喜歡足球的港聞同事,對 Basel 的理解是那裡是瑞士城市,「有隊波叫FC Basel,幾年前踢過歐聯,贏過曼聯,有好多瑞士國腳。」看展覽前,他還幻想會不會見到最新的FC Basel 波衫。他平日無去開睇展覽,但 2015 年去法國巴黎旅行時,入過羅浮宮參見蒙娜麗莎。第一次行 Art Basel 的他未入場已經相當 shock,映入眼簾盡是衣香鬢影,「我而家著住運動褲、波鞋都好似唔係好夾」。

廣告

Rirkrit Tiravanija  的《無題(在柏林的那些年)》

Rirkrit Tiravanija 的《無題(在柏林的那些年)》

平日去會展行美食節的他,今次見到面前都係藝術品,最快抓住眼球的是運用日常物(found object)的作品 --- 毛巾、雞蛋盒等等。見到奈良美智的《森林小姐》,他老遠就說像是「國殤之柱」,還問「你哋唔覺得似咩?」同行其他同事一律保持沉默。

奈良美智的《森林小姐》

奈良美智的《森林小姐》

白雙全的封印系列,同事看來更像塗鴉。倒是走到北京畫廊 Star 的攤位,他見到六四等新聞照片時,駐足觀賞了好一陣。每張相片的人物他都認得,甚至每個背景故事都可以娓娓道來。他認為最有趣的是,不乏操流利普通話觀眾,看著相片又熱切地問。禁忌似在這刻突破了。

北京畫廊 Star 的攤位掛滿新聞照片

北京畫廊 Star 的攤位掛滿新聞照片

90後新晉藝文記者

讀書時去過 Art Central,行咗一轉就悶到暴走的 90 後新晉藝文記者,今年卻因工作關係,首度走入 Art Basel。甫入場,她見到李昢的「巨型飛船」---《Willing To Be Vulnerable - Metalized Balloon》,兩旁白盒子排開,不禁感嘆一句「好似商場啊」。

工餘時間,同事會去大館睇展覽,但很少走入畫廊,總覺得唔對味。藝博會都一樣,她見到好多作品,但好多都沒有解說,甚至連 title 和 artist 名的 caption 都沒有。她見過白雙全的封印,走過去問睇檔的人,今次藝術家的靈感來自聽哪場審訊,對方的支吾以對讓她好失望。 以作品論作品,她喜歡張羽的「上茶」。

鹽田千春的《我們要去哪裡?》

鹽田千春的《我們要去哪裡?》

紅茶斟得不多不少剛剛好,只要風吹一吹足以影響作品效果。Encounter 的大型裝置在她眼裡都顯得美感缺缺,唯獨鹽田千春的《我們要去哪裡?》,讓她由衷說出一句「Visual上好靚,fancy中打燈也講究,綿線似紙屑」。要說到最喜歡,她選了邵帆的《黑肖像》,「無臉人有種蒼桑,抽空咗嘅 character 就似藝博場,邊個 artist 去到都無分別。」

邵帆的《黑肖像之四》

邵帆的《黑肖像之四》

時尚品味的廣告經理

廣告經理多年前去過 Art Basel,今次重遊舊地,他坦言「無乜大感覺」,又話「比起平日街上見到嘅購物人潮,佢哋都算比較斯文淡定理性」。 喜歡入劇場,久不久睇吓藝術展覽,他偏好大型裝置,例如 Latifa Echakhch 的藍天白雲布幕---《剝奪》和張羽的「上茶」。Echakhch 的裝置使他聯想到《真人show》(The Truman Show),當天空都可以塌下來,甚麼東西都可以是虛構的;而張羽的「上茶」,勾起他平日飲茶都成日倒瀉水,笑道「原來咁樣做都可以幾靚」。

Latifa Echakhch 的藍天白雲布幕---《剝奪》

Latifa Echakhch 的藍天白雲布幕---《剝奪》

張羽《上茶》

張羽《上茶》

相對於了解作品的意義,他現在更好奇於藝博會的交易如何運作。他想知道買賣是怎樣發生,物流如何安排,更重要的是稅務怎樣安排。 「我比較想了解佢哋點trade,好想知每件嘢值幾錢。」廣告經理想知,但又開不了口,總是擔心自己純粹八卦,並非買家無人願意招待,怕被人話「運吉」。

一百個人一百種解讀

藝術沒有答案 好多人睇藝術展都會擔心睇唔睇得明,但明唔明從來都唔係藝術唯一的指標。有時候,看見、聽見一件作品令你莫名感動,感受先行,未必有原因。然而,就這一刻的感動,你好像發現了另一個人的心思。有些私密,帶點神秘,那一刻兩個人稍稍地連上了。

從奈良美智的黑銅雕塑到國殤之柱,是港聞記者的詮釋;從張羽的行為藝術裝置到每日一啡,是廣告經理的聯想。站在藝術品面前,我們各自都看出不同解讀,差異不在於高下,更可貴的是多元。一百個人一百種觀點,我們相信理性分析感官元素之前,你能更從中找到扣連個人的接著點更為重要。 藝博會未必是欣賞藝術品最佳場所,但無可否認這是最密集的審美判斷練習。如果今個周末你因著各種原因踏進會展尋藝術,願你舉起手機拍照前,想想看看被拍之物與你發生了甚麼關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