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Art Basel 2019 後記(1)

2019/4/1 — 16:38

前言

參觀過 Art Basel HK 2019 當天的夜裏,經歷展場內四小時不斷 input 與思辯,滿腦子自然充塞着藝術,人也委實疲累,回家即倒頭便睡,本以為可以囫圇地討得一夕安眠,竟無端迎來一場夢魘教誨⋯⋯ 我那多年前早蒙主寵召的貓咪忽然超生再世,粉墨登場,刻意喧閙引領穿越好些奇異矮樹叢林,最終抵達一片無涯的湖泊,水泉似乎沒多少深度,僅高愈膝蓋,可惜微涼處一點也不覺清澈,同時亦談不上安樂怡人。貓兒二話不說驀然蹦跳,逸自投身漣漪,並於潛溺中逍遙。狸貓理應不善水性,拯救之心叫人怱忙,趕緊把運動鞋褪掉,直衝湖海捨身追逐,走着走着卻再也沒法尋覓到寵物的蹤影,俯瞰時倒瞧見碧波裏埋葬了大量藝術品,浩瀚無邊的雕塑、油畫、素描以及各式混合媒體作品,正往蕩漾處載浮載沉,此中良莠不齊,似乎質劣西貝貨居大宗。

廣告

五色紛紜中定目細望,赫然發現一張早期 Andy Warhol 描寫舞步的大幅繪圖,明顯屬從前漫步紐約 Whitney Museum 時曾經偶遇的精品,雖說「沃豪」並非心儀之物,鐵定價值連城,慘遭遺棄荒郊確實暴殄,於心何忍,在擁有欲驅策底下決定動手撿拾。

廣告

很多時候思維乃主觀願望,現實總要差強人意,甭管貪婪的人耗盡九毛二虎的力氣,就是無從將名畫挽起,一次復一次猶若水中撈月的失敗真教人氣憤,垂手可得的珍品竟轉化成一幕雞筋式無奈⋯⋯ 人生有所謂禍不單行,慢慢地湖畔冒現出人群,聯群結隊,大家都趕緊捋衣露肘,奔跑湖心肆意分上一杯羹;説時遲,大夥多重複相同動作,將金幣撒落湖面,而卑劣的畫作立刻得心應手,眨眼間江湖中男女老少全體手執異寶,一律手舞足蹈,喜盈於色,唯獨斯人憔悴,只撫着「安迪•沃豪」卻掏不出半枚硬幣,頗感束手無策。

罷了!甭管閣下如何定義當下,究竟屬後資本主義,抑或 Post 後 Capitalism,甚至唯恐天下不亂地統稱它為未日資本主義世代,在金錢機械(money mechanism)運作之下,香港慢慢衍生出 Art Basel、Art Central、Affordable Art Fair、Fine Art Asia,以及各式團隊/ institutes/ 畫廊趁乘年年霧春三月舉辦開幕、私人酒會、VIP 預展、派對、藝術商販的歇斯底里、收藏家高調揮霍、藝術家們竊竊私語,乃至學府師生的亦步亦趨,以及如羊群效應的公眾膜拜,默默地取代了原先調子遲緩,規模遠不及此的畫廊銷售,剝奪過蘇富比與 Christie 等拍賣行的光環,左右了政府/ 不謀利公共設施/ 機構的方針,勉勵眾生儘管向前(錢)看,林林總總終究不就是簡單明確的五斗米折腰,把虛榮殊譽、lust 與利益重新包裝,順道高擎潮流時髦旗幟,督導你我丟掉初衷及良知,這就是此際最新最「地」的香港藝術圈 「Anything but Art」大趨勢。 

事實上我無心譭謗任何人和組織,也沒意思去評價上述運作/ 操控的優劣,反正人性欲望及金錢力量憑誰也阻擋不住,又何苦故作呻吟,這回合重點只在乎討論「初衷」這個辭;打個比喻,小朋友們年幼時都喜歡繪圖、遊戲和唱歌,當中不含雜質的快樂便是「初衷」,容許引句馬太福音 (5:37) : 「你們的話,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再多說,就是出於那惡者」,依文化藝術角度,上述種種私欲雜念即等同聖經所講的「惡者」,然則 art & culture 同樣具備本身的規條,例如要求作家們提供對生命獨特跟深層看法,堅拒魚目混珠的拾人牙慧,肯定非小朋友單純愉悅中塗鴉所能冀及,不過話説回頭,這道精神性門檻跟「初衷」並不背逆違悖。(待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