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Avenir — 重劍求敗

2018/2/12 — 14:20

金庸小說裡提及過劍魔獨孤求敗好幾次,其中《神雕俠侶》裡著墨較多,像說楊過在獨孤求敗墓前看見「凌厲剛猛,無堅不摧,弱冠前以之與河朔群雄爭鋒……重劍無鋒,大巧不工,四十歲前持之橫行天下。」等字句,又在劍塚外看見刻有「四十歲後,不滯於物,草木竹石均可為劍。自此精修,漸進於無劍勝有劍之境。」

如此詩意,或許是金庸先生藉劍魔生平表達對畢生追求工藝精進的匠人敬佩之情;而 Avenir 之於字體大師 Adrian Frutiger 而言,便是那「大巧不工」、一戰以求敗的玄鐵重劍。

Avenir 跟 Futura(1927)、Erbar Grotesk(1922)的幾何風格設計比較。

Avenir 跟 Futura(1927)、Erbar Grotesk(1922)的幾何風格設計比較。

廣告

爆炸年代裡一隅平靜的夢

廣告

「Avenir」是法語「未來」的意思。聰明的同學或許已經聯想到另一套早六十多年面世的經典字型 Futura(1927)。

Frutiger 先生說沒有要跟 Futura 競爭的意思,只是語帶相關的聯想。事實上,由 Erbar Grotesk、Futura 等於上世紀二十年代初帶起的幾何字體風格熱潮,年代相去甚遠,在他眼裡也並不成功。他認為,這一類字型為著呈現幾何造型帶來的美學質素,犧牲人眼閱讀必須的舒適感,造型怪特,與人性相違背。這樣做於字體設計角度並不恰當──至少,這些字型便難以應用在正文字上。

八十年代恰巧正席前衛思考回歸──那是一個伴隨個人電腦和電音科技蓬勃發展、追求一切衝擊、對於未來充滿幻想的年代,平面設計界正流行著 Avant Garde Gothic 一類新派幾何設計 。所以,Frutiger 先生平地一聲響,毅然要在嘈吵的時代背景發表那洗練、恬靜的一口確幸── Avenir。即使它客觀上優秀,貫注了 Frutiger 先生的最大精力去設計,在那年代,這作品無疑是跟潮流背道而馳,也可以說是以他的身份和地位豪賭一次的產品。而結果我們也知道,它很難稱作成功了,而那之後他的設計也大量減產。

Avenir 的 O 跟正圓形的比較:你能夠看得出分野嗎?

Avenir 的 O 跟正圓形的比較:你能夠看得出分野嗎?

台上一秒鐘、台下十年功──四十年的用心

打趣說 Avenir 是重劍,除了因為那是大師的求道之作外,其實也跟他的設計概念相匹配。

他的自傳中提到:最初,Avenir 的設計完全從一個圓規畫出的正圓形開始,以求設計精神上跟幾何派系相吻合;然後他一線一線地把圓形南北兩端的粗度減細,直至他的眼睛感覺到橫跟直粗細一樣、不再有分別為止──直至感覺到「它是一個 O」──不再是一個圓形。

他強調,Avenir 的 O,並不會像 Univers 一看便知道是一個 O。那是他在幾何圓形這塊頑石上,像獨孤求敗般雕琢出的字型──Avenir 是貫注了了四十多年字體設計經驗的作品,一套只能夠憑感覺去感受出粗細變化的無襯線Sans serif)字型。

Avenir 的粗細互補,顯現字體大師的匠心獨運。Frutiger 先生在 1954 發表的字級系統也是瑞士理性設計走向高峰時期的典型作品代表:數字相距 20 代表一組明顯的粗細分野;相距 10 代表粗細互補。然而即使這層級系統非常實用,卻也因為它的非人性,而在稍後時間被字體廠商廢棄掉。

Avenir 的粗細互補,顯現字體大師的匠心獨運。Frutiger 先生在 1954 發表的字級系統也是瑞士理性設計走向高峰時期的典型作品代表:數字相距 20 代表一組明顯的粗細分野;相距 10 代表粗細互補。然而即使這層級系統非常實用,卻也因為它的非人性,而在稍後時間被字體廠商廢棄掉。

六組錯視遊戲

由於 Avenir 份屬大師自我挑戰性質,它的六組粗細非常夠玩味。

或許平面設計師們在日常工作中也發現到,同一組粗細的字型,如果放在黑色背景上,我們的眼睛會騙過我們,讓字型的看感變粗,資訊層級(information hierarchy)便會被搞亂,這為植字年代、動軏需要憑剪刀去排版的設計師造成非常大的麻煩。萬一工作臨時需要加上背景顏色,便需要整個版面重新排過。

基於 Avenir 特別為平面設計師設計,這六組粗細的設計便是基於錯視原理發想,所以在黑白背景色上互補。像例圖中「45 Book」粗細用在白色背景上,便跟「35 Light」搭配黑色背景上看感一樣。如此,這使用體驗便不擔心因為背景顏色而改變,讓設計師心裡都有個底。

這無疑是 Frutiger 先生對於平面設計師的貼心──在他的自傳裡,他說到 Avenir 基本適合用在任何平面設計場合上(註1)。斜體上,則由始至終他都認為無襯線體不應該有斜體,所以也只為了商業需要,僅運用光學儀器把正體扭斜去製成斜體(Oblique)吧。

Rijksmuseum Amsterdam 門外的 Avenir 「I amsterdam」字樣 
(圖片來源:Wiki Commons)

Rijksmuseum Amsterdam 門外的 Avenir 「I amsterdam」字樣
(圖片來源:Wiki Commons)

阿姆斯特丹的聲音

今天 Avenir 最廣為人知的用途,應該是荷蘭阿姆斯特丹的城市品牌形象,它跟阿姆斯特丹的感覺相互補,搭配這友善又有趣的城市,既年輕又友善,讓人看到這字型的真正風采。只是,在歐洲以外它並沒有像大哥 Univers 和 Frutiger 般受歡迎,我想其中一個原因是 Frutiger 先生在設計上強調了它的高度中性,而且字級不多、性格不明,即使帶有像新鮮空氣般的有趣透明感,在字體市場還是忽視多年。

Avenir 和 Avenir Next 的粗細分野:我的看法是,前者是大師的自我執著,小林章先生操刀的 Avenir Next 成功把 Avenir 帶回現實面。

Avenir 和 Avenir Next 的粗細分野:我的看法是,前者是大師的自我執著,小林章先生操刀的 Avenir Next 成功把 Avenir 帶回現實面。

Avenir Next: 突破執著的執意

其後由小林章先生操刀的 Avenir Next,成功說服了 Frutiger 先生拚棄對於粗細的執著,把 Avenir 的設計概念重新帶回實用層面,每級粗細皆有明顯分別跟用途意識,X 高度的比例和粗細層級也基於電腦字型考慮。而且,也把 Frutiger 先生束之高閣的特粗設計正式推出一下,並搭配加入視覺修正的意大利體(Italic),藉著小林章先生高超的字型繪畫技巧,功藝更上一層樓,Avenir 字型也更完整。

不直至 2012 年,即 Frutiger 先生過身前數年,Apple 特意把 Avenir 跟 Avenir Next 打包到 OS X Mountain Lion 上。此前 Frutiger 先生對於粗細的前衛考慮,在對於顏色背景和資訊層級非常敏感的用戶體驗設計(User Experience Design)領域上發揮極大作用,它的泛用性得到觸目。

即使他的貼心晚了三十年才獲得肯定,這套一度被嚴重低估價值的無襯線體最終還是能夠走回枱面吐氣揚眉。

Frutiger 先生的設計一概沒有意大利體(Italic)設計,只有用機器製作的「斜體」(Oblique),這是基於他對無襯線體「沒有斜體」的執著;小林章先生的 Avenir Next 則重新加入帶有完整視覺修正的意大利體。

Frutiger 先生的設計一概沒有意大利體(Italic)設計,只有用機器製作的「斜體」(Oblique),這是基於他對無襯線體「沒有斜體」的執著;小林章先生的 Avenir Next 則重新加入帶有完整視覺修正的意大利體。

後記:領先三十年的字體設計視野

今天的視覺語言跟時代精神,無疑是更強調版面的舒適感、氛圍跟佈白均衡。

跟老練大器的 Univers、Frutiger 字型相比,Frutiger 先生收起大師的洗練,換來永遠的心境年輕感,Avenir 和 Avenir Next 的空氣透明感在手機、平板電腦屏幕上表現出眾,這正好迎合一眾相對年輕的用戶體驗設計師的口味。

而我個人特別喜歡 Medium 粗細,因為它能夠充份體現 Frutiger 先生和小林章先生的字型工藝極致。在他的自傳中說道:「Avenir 的粗細分別,不是看出來,而只能夠感受出來。」Medium 粗細的均稱不會造成無謂的感受落差,溫潤而讓人安心,正好反映這年頭的時代精神吧。

圖片字句拮取自 Frutiger 先生作品集兼自傳:《Adrian Frutiger Typefaces. The Complete Works》

圖片字句拮取自 Frutiger 先生作品集兼自傳:《Adrian Frutiger Typefaces. The Complete Works》

--

註1:Avenir 曾經被廣泛運用在香港國際機場、台灣桃園機場,然而 Avenir 並不適合使用在指標系統上,同 Adrian Frutiger 先生設計的 Frutiger 字型或小林章先生幫忙操刀的 Neue Frutiger 則是專為指標系統設計,建議使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