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Bob Dylan — 一生不斷變化再生

2016/10/17 — 21:15

圖為Like a Rolling Stone其中一份草稿;小圖為 Bob Dylan

圖為Like a Rolling Stone其中一份草稿;小圖為 Bob Dylan

諾獎宣佈Bob Dylan得獎當天,美國時間是早上七時許,前一晚他在巡迴演唱,大概沒起床,大會也沒法與他聯絡上。同一天晚上,他巡迴演唱至Las Vegas,傳媒與觀眾都期待他會在演出時談到得獎之事。結果他沒有。至到今天,還沒有回應過。大家開始猜,他會否繼沙特後,再次決定不接受這獎項。

網上的評論極多,讀過而覺得特別有趣的,是Sean O'Hagan那篇。平常他主要寫攝影藝術,想不到對Bob Dylan那樣熟悉。他提到的一點很有趣:每當Bob Dylan快要成為某一範疇的典範和大師之際,這個範疇一去捉緊Bob Dylan,借此提升這範疇的力量時,他就會蛻變,逃脫那範疇——一生中不斷變化再生,好像就是為了不要被典範化似的。Sean O'Hagan說,文學獎,可能不過是這50年來同一過程的最後一環而已。

廣告

眾所週知,Bob Dyan變化最急促的,就是1965-1966年期間, 從1965年3月的Subterranean Homesick Blues,到1966年5月出版Blonde on Blonde,好像走完了所有頂尖藝術家一生可以有的變化。O'Hagan引用了評論人Greil Marcus (近年極想抽時間讀他的書) 的說法,指那兩年間的16個月裡,Bob Dylan的歷程,可說是整個20世紀現代主義最劇烈的一次創意大爆炸。

近幾年,但凡不快時,總是去聽Like a Rolling Stone,有時持續重播,一聽就是一小時。1965年春天,Bob Dylan很認真地決定從此不再演出,他覺得被困住了,只能一舉放棄。不過這首歌改變了他。一個突發時刻,Bob Dylan停不了的,在紙上「嘔」了十頁紙的文字出來,像把所有烏氣吐走,後來這十頁紙就成了不少排行榜上,歷來出現過最偉大的搖滾樂歌曲。自此之後,他也再沒試過如此寫出一首歌。

廣告

聽說這首歌寫的,可能是Andy Warhol和Edie Sedgwick。但知道這首歌是「救回」他的轉捩點後,我總傾向這是僅僅關於他自己與外在世界的歌。後來史高西斯拍關於他的記錄片,名字叫No Direction Home,這選擇真是再好不過了。

 

參考:
Fascinating, infuriating, enduring: Bob Dylan deserves his Nobel prize;Sean O'Hagan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