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Carnival》展覽 ── 打壓藝術自由的人說她在捍衛藝術自由

2017/2/16 — 16:51

不到一年前,作為策展人的她因為恐懼、因為政治、因為名與利,腰斬了正在ICC展覽的《倒數機》。

今天,同樣作為策展人,她策劃一個叫《Carnival》的展覽,「向公眾宣傳捍衛表達自由的重要性」,主旨是「用藝術去捍衛表達自由」。

大家覺得有沒有問題?

廣告

資格與信譽問題

《倒數機》的其中一名創作人黃宇軒在他的臉書反問參展的藝術家們和Amnesty International,是否覺得策展人Caroline Ha Thuc有資格在香港策劃一個跟freedom of expression相關的藝術展覽?

廣告

問題很簡單,一個昨天為當權者打壓藝術表達自由的策展人,今天卻化身成一名捍衛藝術表達自由的勇士,策劃一個叫「用藝術去捍衛表達自由」的展覽。你相信她嗎?

有三種可能性:

一)可能她痛改前非,要「打倒昨日的我」,要為自己曾打壓香港人的藝術表達自由的過錯與恥辱贖罪。(但她既然未為「無理撤下《倒數機》一事公開道歉,這一理由就不成立了。)

二)可能她要策劃這樣一個「用藝術去捍衛表達自由」的展覽去為自己「正名」。告訴香港人,你們誤會她了。如果她是個「踐踏藝術表達自由的策展人」,怎麼會策劃這樣一個展覽呢?這個展覽就是有力的解釋,證明一年前她撤下《倒數機》,不是踐踏藝術的表達自由。

三)可能在她的字典裡,「表達自由」是有篩選的,「表達自由」是由當權者定義的,「表達自由」是屬於特權階級的。於是在她這個策劃的這個展覽裡,她是「用藝術去捍衛當權者與特權階級所篩選了的表達自由」。

公民社會的監察與藝術家的責任

但無論是什麼情況,無論她自己怎麼想,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參展的藝術家怎麼想?參觀的觀眾怎麼想?社會大眾又怎麼想?

數十位參展的藝術家們,參與由策展人 Caroline Ha Thuc 策劃的展覽,可能並非是認同與支持策展人個人的策展信念與立場;很可能是純粹認同該展覽的主旨──「用藝術去捍衛表達自由」。於是認為這是一個值得參與的展覽。這是沒有錯的。

但是,世上有一種同謀叫「沉默」;有一種罪惡叫「平凡之惡」。

於是,當一個機構選擇該名策展人;當參展的藝術家,參與一個策展人的策劃的展覽,難免就會被視為認同該策展人的藝術信念。這更是大眾看在眼中的觀感與理解。所以對於在一個曾公然打壓與踐踏藝術表達自由的策展人,策劃的一個叫「用藝術去捍衛表達自由」的展覽,除了本身就是缺乏說服力的,也難以讓人相信她真的有堅定的決心與信念去做這件事。

這樣一個策展人的策展,只能被理解為一種沒有原則的投機行為。這樣的一個策展所表達的一種「藝術表達的自由」,只能傳遞的是一種投機取巧與隨意搬龍門的自由。這完全是與真正意義的自由相違背的。

作為參展的藝術家們,是否能夠擺脫成為同謀的責任呢?藝術家作為藝術生態其中一個最大的持份者,也是社會的公民,是否也有監察策展人的責任呢?

更令人擔心的是,這樣一個由有打壓藝術表達自由背景的策展人,所策劃的「經過篩選了的藝術表達自由的」藝術創作,在社會中所傳播開去的對於「自由」的理解與意義,其實對藝術表達自由本身的傷害更嚴重。例如:我好奇的是,在香港策劃一個叫做「用藝術去捍衛表達自由」,怎麼可能會缺席黃宇軒與林志輝的《倒數機》,與李天倫的《面塊的真相》,這兩件如此廣傳又影響深遠的代表性作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