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Dear Babies:血肉相連的劇場紀事

2019/7/24 — 14:32

說到香港的紀錄劇場發展,不得不提劇團「一條褲製作」。他們除了致力創作本地議題的紀錄劇場作品,對這種劇場形式的推廣,更可說無出其右。尤其是即將舉行的「戲劇在社會:紀錄劇場節2」,包羅多個講座、大師班、讀劇,還有兩個新進劇場展演

有趣的是,兩個演出分別是探討葬禮的《離境大堂》,以及講述意外懷孕的Dear Babies —— 一生一死,既是某種意義的對倒,也是每個人的必經之路,扣連著你我的共同命運。

導演盧韻淇

導演盧韻淇

廣告

「意外的生命驟來,依然可親可愛?」Dear Babies的宣傳如是說。會提出以上疑問,因為導演盧韻淇在私立高中任教,偶爾聽聞學生意外懷孕的事件,加上朋友曾經在「母親的抉擇」工作,令這個議題在她心裡埋下種子。所以當她知道紀錄劇場節招募作品的時候,便抓緊創作契機:「我往常的演出多數從概念出發,紀錄劇場卻要用實在的事物作基礎,讓我嘗試到另一種創作形式。於是,我立即想起這些少女的故事。」

廣告

「這些少女」,指的是多名不足二十歲的未婚媽媽。此外,導演在創作過程中亦接觸到其他身分的受訪者,包括家長、老師、社工、兒童之家的工作人員,以及最重要的,令少女懷孕的男性。有別於傳統論述對未婚媽媽的批判,Dear Babies要呈現的,不限於「戀愛 -> 不安全性行為 -> 意外懷孕 -> 終止懷孕」這種刻板的起承轉合,而是種種選擇背後,有著怎樣的心路歷程?反映了甚麼社會制度和文化?更甚者,現在的年輕人怎樣看待愛和生命?

當然,要深入理解受訪者的想法,必須透過一次又一次交心的會談。但在計劃初期,創作團隊就曾經碰壁:她們以為在受訪者熟悉的環境做訪問,會令對方比較安心,而且可以了解他們的生活細節,所以有一次,約在受訪少女的大學飯堂見面,沒考慮到飯堂人來人往,根本不適合談論私密話題。自此之後,團隊會找安靜、沒有外人的場地做訪問。「其後的訪問都很順利,因為他們平時很少機會講述自己的經歷,好像事過境遷,所有回憶都被掃入地氈底下,不見天日。可是這些感受始終需要出口,因此當有人細心聆聽,他們會很樂意分享。」

十多個承載生命之重的故事,是創作的最佳素材,但也帶來龐大的責任感。回顧導演過去的作品,風格通常比較含蓄隱晦,而且舞台設計出身的她,習慣以空間或其他劇場元素說故事。「今次難得接觸到這麼多有血有肉的人,我覺得要表達得更明確,同時避免其他元素掩蓋他們的自白,令作品失去真實感。」要在戲劇性、資訊性和真實性之間取得平衡,著實不易,「所以我們一邊排練一邊掙扎,現在還未有最後定案,哈哈!」

對演員來說,首次參與紀錄劇場,也是個寶貴卻充滿挑戰的經驗。雖然在香港劇壇,由導演和演員共同創作的形式已經愈來愈普遍,但Dear Babies讓她們直面現實中的人和事,而且和劇中人物有過交流,「所以身為演員,我們的著眼點不是模仿,因為你知道無論怎樣演繹,都不會變成自己見過的那個人。」

反之,她們嘗試退後一步,找出自己和受訪者的共通點,以更廣闊的角度、更真切的情感去打動觀眾。譬如有一次,演員在朗讀一位母親的獨白時,深深體會到對方的悲傷,以至感覺自己的子宮傳來陣陣痛楚……「即使自身沒有這些經歷,但因為同樣有著女性的身體,所以很容易進入她們的處境。這是很直接的、與生俱來的同情共感。」

從很多方面來說,Dear Babies都是個非常女性的作品 —— 以生育為主題,創作班底亦以女性為主。但導演認為,演出並沒有把男性觀眾排拒在外,因為他們除了可以在男性受訪者身上得到共鳴,也能透過女性受訪者的坦誠分享,了解許多女性在戀愛時不會告訴伴侶的想法。「我想在作品中同時呈現兩性的不同經歷和體驗,譬如女性的肉身痛苦和心理掙扎,以及男性因為與未成年少女發生性行為所受的牢獄之災。避免二元對立與價值批判,是為了讓大家意識到並願意理解彼此的差異,積極面對自己的感情關係。」難怪在月初公開讀劇後,男性觀眾的反應十分熱烈,紛紛表示作品有助他們站在伴侶的角度思考事情。

的確,如果能夠棄守成見,我們的愛和人生,或者可以變得更加輕省。導演亦寄語觀眾:「最近香港發生太多事情,每個人的心情都很沉重。因此,希望大家預備一顆開放的心,清空腦袋,和我們一起經歷劇場裡的時間,好好聆聽他人的故事。」

——

一條褲製作「戲劇在社會:第二屆紀錄劇場節」
Dear Babies

2019-08-16 ~ 08-17 ( 8:00 PM )
2019-08-17 ~ 08-18 ( 3:00 PM )
牛池灣文娛中心文娛廳
HKD 200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