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Dear Reader 親愛的讀者呀,你讀了沒有?

2016/4/27 — 14:15

其實香港人(或者是有幾多香港人)到底有沒有閱讀習慣,又或者大家有沒有閱讀這種想法在腦中,看報紙也好,看小說也好,看百科全書也好,看八卦雜誌也好,看電視新聞報導也好,看網頁也好,筆者就連看馬路標誌、看餐牌、看傳單也當成閱讀的一種啦,但有沒有人是從來都沒有閱讀的呢。

早兩天到過在九龍塘浸大顧明均展覽廳,那裡正舉行「Dear Reader,」展覽(展期至5月8日),以閱讀為主題,由20多位浸大視覺藝術院學士學生策劃,並找來文字設計學導師高木毬子博士帶領,透過不同媒介的作品,包括繪畫、裝置,以至書本,去檢視閱讀這概念所涉及的作者、讀者、文本、意義、媒介等不同方面,而參展的都不盡是學生,有些是老師級藝術家。

廣告

去看這展覽,自己應該也是一個讀者嘛,去閱讀一個展覽,去閱讀一件件作品。有些作品的確讓筆者又喜歡又有所思考,好像Han Jia Xi的「久晴必有雨,久雨必有晴」,用了一句句看雲看天空的中國傳統諺語,來轉化一個個用毛筆繪畫成的符號,如「天外遊絲飛,久晴便可期」、「乳房雲,雨淋淋」、「雲勢若魚鱗,來朝風不輕」、「雲像海浪,大雨風浪」等等,有種將一個較複雜的過程及有程序的畫化轉為幾筆的意圖,頗有趣。

廣告

另外Alexis Kam的「Destruction」及Sunny Wang的「Poetry in Stone」也喜歡,前者將一張張和紙隔一段距離掛起來,就好像是在風乾晾曬一樣,但上面其實印了一段文字,但那些文字就好像被風吹散一樣,紙隨風動,上面的字也動了,最後一張可以看出是甚麼;前者是主要用玻璃為材料的作品,黑白色之間,彷彿是用玻璃當成筆一樣寫字,將那種禪意參透成實物。

另外,Elvis Yip(葉建邦)的「Blank 002」將一張張報紙剪去文字,剩下一個洞,可說是一種對社會現實的剪裁,或者大家也曾看過他之前在不同群展及個展中展示過的「Blank」及「喬曉陽於 2013 年 3 月 24 日在香港立法會部分議員座談會上的講話」等作品;Brandon Chan的「24 Hours」用一份份報紙製成的磚,以及Carlos Kwok的「孜孜」,以孜然鵝的材料排成的一幅畫,筆者都覺得值得細看。另外,筆者也喜歡Luk Ka Wai的「Senses Contained in the Body of a Book」,如果書是一個身體,那麼視覺、嗅覺、聽覺、味覺、觸覺等就是書的內容,筆者覺得這想法很有趣,但如果真的要推出一本這樣的書,那麼要將不同官感「放」到書的方式就要再想想了。

筆者不知現時的香港人,尤其是年輕一代會不會閱讀,又或將閱讀當成甚麼的回事,是不是將看過或知道了就等到閱讀,好像很快的瞥過一些網頁的一兩個字就是閱讀,可能現在大家都會使用電腦、平板電腦、手機上網瀏覽及搜尋資料,資料太多太亂太方便了,文字、圖像、意義等或者真的要從一個全新角度去思考。

會不會有天資訊或知識會好似科幻小說及電影中所說,是植入到人腦中,那麼閱讀這東西就不再存在,但可能筆者早已不存在於這世界了,不再怕要去重新適應。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