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G 殺》不尋常的香港奇案

2019/3/13 — 10:04

《G 殺》劇照

《G 殺》劇照

香港新導演李卓斌的《G 殺》,是黑色奇案片,有情有色,有肉有血,還有「北姑雞」,又有古典音樂,同時是校園片、警匪片。十分怪雞荒誕,而且大玩電影花巧,以及中文英文,成為非常「玩嘢」之作。此片有野心,有佳句,問題是落料太多,玩得過火,整體難免錯亂失控。

有頭無身,有身無頭的身首異處怪屍,就是《G 殺》奇案之謎,涉及撕裂城市六個人物和一隻狗錯綜交織的故事。並穿插一連串與英文字母 G 有關的字詞,東拉西扯,自由賣弄,作為每個枝節的標籤或註解,亦像怪屍無厘頭,帶來黑色幽默。

一個聰明沉靜的中學女生(陳漢娜飾演),一個苦練大提琴的男生(林善),是這部群戲的男女主角,似有緣份而各行各路,各有不尋常遭遇,直至結尾才正式相聚。加上一本正經的教師(陸駿光),精神有問題的男生(李任燊),野獸型警(杜汶澤),來自內地的妓女(黃璐),就是此片的主要角色。

廣告

這些人物幾乎都人格分裂,似正實邪,或邪中有正,警匪更難判別。人物關係亦複雜離奇,充滿錯摸巧合。只有大提琴男生保持純正,沉迷於古典音樂,成為他在荒唐混亂的可怕世界中的避風塘,逃避現實。然而他總是碰上不速之客,險惡的現實。

據說李卓斌做副導演的經驗豐富,拍過獨立短片、廣告和音樂錄影。《G 殺》可見他的電影感很強,又不守常規,尤其傾向於黑色荒謬,徘徊於正常與變態之間的不測險境,並且時空交錯。片中大提琴男生先後與內地妓女、香港刑警的奇遇,都很怪誕,奇在妓女和刑警亦與沉靜女生有密切關係,真是一筆糊塗帳。

廣告

至於無頭奇案的真相,與一般「誰是兇手」之謎不同,亦很難說是否社會的錯,時代的錯。大概只能說人生無常亦無奈,香港是一個不易居的城市,在導演眼中更是會令人崩潰的慘情城市。

眾多角色中,各有含蓄或出位的表現。杜汶澤演好色的不軌刑警最出位,林善拉大提琴最純情,陸駿光演教師含蓄而偽善,女生陳漢娜扮純又扮邪,李任燊則把自閉症演得很瘋癲。

刻劃得最微妙,是黃璐的「北姑」角色,看來很邪很妖,又是奸妃和可怕後母,還經常出醜。但此片其實沒有把她醜化,逐漸顯出她可愛可憐的一面,來到香港常受歧視,用異鄉口音悲叫「我也是人」!她聽大提琴忘形起舞的情景,相當動人。全片描寫得最成功的,就是這個不是香港人的人。

黃璐的角色,與翁子光電影《踏血尋梅》中春夏飾演的女主角形象完全不同,但身世來歷相近,同為悲劇人物。《G 殺》亦使我想起廿二年前陳果成名作《香港製造》,同樣在錯亂城市拍出青春殘酷,同樣在一部片落足材料玩盡花巧,好像是盡情發揮的唯一機會,因此不顧一切傾力而為。

分別在於《香港製造》做到一氣呵成,主體鮮明貫徹。《G 殺》則拼湊得散漫零亂,很多地方情理不明,簡直自我撕裂,未能構成完整之作。不過,此片無疑有靈感,有佳句,黃璐特別演得好。最後的天台鏡頭很特異。總之,這是一部不尋常的香港奇案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