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High 起來吧「呃巴嫂」

2015/3/17 — 15:22

週日去了行「呃巴嫂」(Art Basel)──人來人往;隨便坐穿梭巴行埋「呃聲嘈」(Art Central)──我以為自己在行工展會;那嘈雜的說話聲波與萬馬奔騰的步伐,使我不時為震動中的畫作與搖搖欲墜的雕塑感到莫名的興奮。

朋友不時問我點睇呃巴嫂,有冇推薦的作品介紹。他與她都說看完後很失望;說這話的通常都是在做創作的。但以我在場的觀察與竊聽,大部分觀眾都感到興奮與滿足──像出席一個上流社會的時尚派對舞會。最令人滿意的,相信是這個派對沒有年齡與身份之分。於是出沒尖咀的十八廿二美少年美少女、泡開老蘭的青年才俊與性感 OL、或常駐 SOHO 半山區的上流社會名門與名媛,平時流連在咖啡廳與樓上書店的文藝少女與青年,或長久埋首在象牙塔裡的書蟲與學者,甚至一些近年興起的收藏與投資藝術品的年長嬸嬸與發福阿姨,都能在 DJ 巴嫂震耳欲聾的流行樂曲混合燈紅酒綠閃爍的霓虹燈光下,擠身同一派對的舞池齊齊狂歡地 High 起來──這的確是香港藝術生態的一椿美事!

試想像一下一個沒有蘭桂芳的香港,這個城市將喪失多少令人嚮向與青春的魅力呀!失去蘭桂芳的香港,就是一個年邁枯萎的老女人失去了創造性的活力與動力。但千萬不要以為,蘭桂芳就是香港主流文化的代表;同樣,也不要以為 Art Basel 就是全球主流藝術文化的代表;更不要天真幼稚地認為它就是香港藝術文化的未來。

廣告

我當然沒有失望;因為誰會傻到對巴嫂有所期望?

何況今年技窮的巴嫂,只是把她次等與不入流的「籮底橙」拿到亞洲市場呃一些上流社會高等的有錢人埋單。諷刺的是,香港本地畫廊卻拿出了各自最傑出的殺手鐧。只是這些傑出的本土藝術作品,最主要的(心理)作用不過是為了襯托並提高那些「籮底橙」的質素,並慰安一下近年不斷升溫的本土藝術文化身份情意結。但即使是「籮底橙」,我們也可以從呃巴嫂身上學習很多關於藝術創作的事,就像我們可以在祥林嫂身上學習一樣(下文分曉)。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