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Jasper Johns 尚在人間的遺憾

2015/1/25 — 17:37

Jasper Johns, "Regrets"

Jasper Johns, "Regrets"

Jasper Johns 的《Regrets》令我想起 Robert Rauschenberg 的《Bed》 (1955)。

Johns 這個小型展覽 《Regrets》剛在倫敦  Courtauld Gallery  舉行完畢。整組作品由一張舊照片而起。攝影師  John Deakin  在  60  年代拍了藝術家 Lucian Freud 坐在床沿,一幅非常苦惱的姿態。照片由 Fracis Bacon 擁有,是 Bacon 死後,於他的工作室發現。照片有摺痕,左下角被撕掉,上面有綠、紅顏料。Bacon 曾經畫過 Freud 多次,但都不是參考這張照片,反而他以這張照片為自畫像作藍本。

廣告

一張沒有左下角、滿是摺痕的照片,也許承載擁有者對相中人的強烈感覺,大概是有愛有恨便有遺憾吧。Johns 用油畫、影印、拼貼的方式,把照片的影像以不同的方式重現。Freud 在相的是坐在床沿, Rauschenberg 的 《Bed》,他用自己的床單、枕袋及照片等拼貼成畫,作品後來被紐約現代藝術美術館 (MoMA) 收藏。Johns 與 Rauschenberg 是同志情侶,二人都是 50 年代美國藝術大師。 《Bed》像是 Rauschenberg 的日記,在與 Johns 一起前,他結過婚,之後遇上 Cy Twombly,二人一起到南非、意大利,Rauschenberg 在旅程中為 Twombly 拍了很多照片,照片被撕碎及拼貼到 《Bed》上。後來便遇上 Johns。

廣告

Johns 從來不接受傳媒訪問,也不談自己的私生活。三角關係都是愛與恨、都是遺憾吧, Rauschenberg 及 Twombly 先後離世,而 Johns 還在。同樣是被撕毀了的照片、都是床;不同的是, 撒手塵寰的已經灰飛煙滅,留下尚在人間的滿有遺憾。

原文刊於 Haper’s Bazaar 香港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