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Leopold Stokowski 的歷史錄音

2015/1/21 — 16:28

捷克作曲家 Antonin Dvorak (1841-1904) 的《新世界交響曲》,這部作品乃我第一次親身經歷交響音樂會的作品,固我對其一直情有獨鐘。而我本人也偏愛歷史錄音,或者說是一些傳奇錄音,所以我第一張歷史錄音唱片,便選擇了《新世界交響曲》。

此張唱碟收錄的曲目,除了 Dvorak 的《新世界交響曲》外,還有兩首力作——芬蘭 Jean Sibelius (1865-1957) 的《第七交響曲》和法國 Maurice Ravel (1875-1937) 舞曲《波萊羅》。這是我初中購入的,屬於我個人的老唱片,當時沖著《新世界交響曲》去的,希望嘗試更多別的版本。而隨唱碟跟著的這兩首曲子,細聽之下,竟也同樣是非凡的演繹!

先說 Sibelius,這位芬蘭國寶,屬於民族樂派的佼佼者,其成名作《芬蘭頌》將芬蘭人民多年來受壓制的情緒表露無遺,裏面也包含著極其感人的旋律,堪稱芬蘭「第二國歌」。而其生涯最後一首交響曲——第七號,衹有一個樂章,與其說是交響曲,我更覺得是一首交響詩。這一個衹有十來分鐘長的交響曲,樂曲從陰暗的音色上開始,雖然樂曲篇幅不長,但是裡面的感情波動很大,時而陰暗時而雄偉,有 Sibelius 的風格,是「短小」交響曲中的佳作。

廣告

Ravel 被樂評們認為是繼 Claude Debussy (1862-1918) 之後,法國印象派音樂的最佳詮釋者,但他個人並不這麼覺得。他的音樂是精緻的,擁有瑞士製錶匠那樣的精密心態去布局他的作品。其作品在音樂色彩上是一次極豐富的體驗,而作曲家對管弦樂團配器法的掌握程度在當時樂壇也沒多少人能望其項背。Ravel 對 20 世紀樂壇的影響我個人認為僅次於 Igor Stravinsky (1882-1971)。很多時候,Ravel 的作品也是很動人的,處處流露著法國式的高貴情懷,可以說他的音樂優雅氣質過人。而其最出名的作品《波萊羅》,是一首極其特別的音樂作品。這首舞曲的由始至終衹有一個旋律,一個節奏,按道理來說應該是很容易讓人感到沉悶,但 Ravel 發揮了他優異的配器功力,在轉換樂器、變化力度的發展下,樂曲由開始的幽靜嫵媚的旋律,變到最後的輝煌妖艷結束,很是讓人過癮!

廣告

 

這張唱碟收錄的,是英國指揮家 Leopold Stokowski (1882-1977) 在 1940 年指揮全美青年管弦樂團的版本。Stokowski! 一個傳奇的名字!我本人最熱愛的指揮之一,在老一輩愛樂者當中,大概他也是名列前茅的最受愛戴的指揮家。鼎鼎大名的費城管弦樂團,就是經過他在二十世紀初的帶領,由一個地方性樂團變成了國際一流樂團。自從他 30 年代與費城董事層不和退下來之後,一直游離於歐美各大樂團之間,直至 1977 年他以 95 歲高齡逝世。40 年代 Stokowski 離開費城之後創立了全美青年管弦樂團,從全美招募了年齡介乎 14-25 歲的一流音樂家。這支非常年輕的樂團,從一開始在 Stokowski 的訓練之下便一鳴驚人,竟然不比當時美國的一流樂團遜色!遂 40 年代他們開始錄製了不少優秀的錄音,其中包括這張唱碟。

Stokowski 是浪漫主義時期的主觀指揮風格,對作品速度、力度甚至結構上的明顯修改,被人詬病為誇張表現主義,而指揮家本人甚至對貝多芬、布拉姆斯等人的一些配樂覺得不以為然。雖然如此,但 Stokowski 在音樂色彩上卻表現得完美輝煌!每一首作品在他的指揮下都能煥發新的魅力,每一首作品仿佛都是首演。指揮家在一次彩排中不慎打斷指揮棒,覺得麻煩從此就沒用指揮棒了,他本人也覺得雙手更有表現力。而學習管風琴出生的 Stokowski,雙手無比巨大,加上指揮時極富表現力,有時甚為誇張,天生一副指揮樣,我稱之為「魔力雙手」。買唱碟或欣賞古典音樂時很講究指揮跟甚麼樂團合作,但是在 Stokowski 這裡不用,所有樂團在他的手下都能煥發一種新的音響,但又是同一種類型的音響—— Stokowski's Sound!而 Stokowski 本人也是很前衛的,除了對新作曲家的新作品全力支持外,其對錄音技術的高要求並且時常自己操作錄音器材。1940 年,他和迪斯尼公司合作拍攝了動畫電影《FANTASIA》,當中第一次採用古典音樂配上特定的動畫場景,既對普羅大眾進一步宣揚了古典音樂,也是用音樂結合電影畫面的一次大膽創新,對後世的音樂演奏事業和電影配樂方面產生過重要影響,這在當時是具有強烈革新意識的!2000年迪斯尼公司幾年此片還專門推出了翻拍的新版本《FANTASIA 2000》,但是我個人認為不如舊版本。還有兩則趣聞,一是 Stokowski 曾經與荷里活著名的女影星嘉寶傳出過忘年戀的緋聞,又使其登上了娛樂版的頭條;二是指揮在法國演出期間,每天中午排練過後都到一家餐廳固定用餐,突然發現過了幾天之後餐廳裏的食客都望著他,後來他才看到餐廳門口有一牌子立著「想與指揮大師 Stokowski 共進午餐嗎?請進!」。指揮家還把巴赫的多首器樂曲改編成大型管弦樂曲,不但不失巴赫作品原本的精髓,反而體現出了另一種更戲劇性的味道,讓巴赫的音樂「走下神檯」,當中以巴赫的 D 小調托卡塔與賦格最聞名!(《FANTASIA》裡面也收錄了)

Stokowski 無愧是管弦樂色彩大師,這跟 Ravel 一樣,所以其指揮的《波萊羅》感情比我聽過的別的版本都熾烈!雖然其速度演繹也是最快的,但對每件樂器的理解與詮釋,還有細節上的雕琢和「變異」,使其成為獨一無二的演繹,我認為他將作品的「誘惑嫵媚」的音色詮釋得最佳,樂器仿佛變成了會勾引人的美女!此唱碟中的《波萊羅》還是指揮家唯一一次對這首極富魅力的作品的錄音!同樣的情況也出現在 Sibelius 的《第七交響曲》中,開頭一聽便有種陰森的張力向你撲來。

在 Dvorak 的《新世界交響曲》中,Stokowski 再次用他擁有魔力的雙手展現出迥異於常人的演繹。第一樂章已經在強弱上呈現很大的落差,而結尾的速度雖然風馳電掣,比一般本快很多,但是弦樂器所表達的磁性音響,卻令其聽起來有種「狂飆過癮」的感覺!第二樂章最出名,在「念故鄉」感人的旋律之下,指揮給我們帶來了一副美麗的畫卷,小提琴和大提琴還有木管樂器的聲音變得如此輕薄、溫柔,在柔情蜜意當中又拉出濃濃的鄉愁,提琴聲部的聲音高低起伏,直達人心靈深處,使人有落淚之感。第三樂章,是狂野的諧謔曲,快速的節奏有種「開玩笑」的意思,在「狂飆」和「力度」的感覺上與第一樂章類似。終樂章是我最喜歡的演繹,我翻遍人類百年錄音史,沒有一個版本是如此的「有性格」!每個指揮開頭都習慣斬釘截鐵的開始,而 Stokowski 卻給人有一種從遠處慢慢包圍過來的暗涌的感覺,讓人在威嚴的感覺當中還透露著不安。而迥異的速度襯托之下,主旋律在銅管樂器嘹亮吹出來,有種「發現新大陸」的宏偉感覺,而樂章內在戲劇性得到了最好的展現,讓這首被人聽過的無數遍的作品仿佛回到首演一樣,展現出全新的魅力,樂曲在滿懷希望的和諧音符下結束。我就納悶,這樣的高水準演繹竟然出自一個年齡介乎於 14-25 歲之間的青年樂團,這完全歸功於那「魔力」指揮 Stokowski!我總是佩服他,能將每一個音符,都做得那麼「全」,每一個音符,仿佛都注滿了「生命」!

PS:這張我的第一張歷史錄音唱片 CD,來自美國 Music&Arts 公司,我一度很稀罕這間公司的錄音,封面也是歷史錄音唱片公司一貫風格。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