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Less is more,黎德威的《So Low》

2017/1/23 — 20:12

背景圖片來源:《So Low》劇照
攝:Cheung Chi Wai
(圖片來源:So Low Facebook)

背景圖片來源:《So Low》劇照
攝:Cheung Chi Wai
(圖片來源:So Low Facebook)

一個小小的黑盒劇場,別無多餘的裝飾佈景,只有一根長而幼的巨大直樑,加上四面投影用的屏幕。大約55分鐘,一位舞者在這個簡約的空間不斷舞動:時而背著直樑緩緩前行、時而扛上直樑原地自轉;屏幕上,既有城市景緻,例如公路一直奔馳,景物迅速落到身後影像,又有舞者舞動,開始時多個自己步伐一致,慢慢地節奏變異漸行漸遠;最後,舞者放開了直樑(同時直樑放開了舞者),走向黑盒的最深處,在劇場一左一右兩個出口之間,他徘徊著、糾結著,旅程至此結束。

《So Low》劇照
攝:Cheung Chi Wai
(圖片來源:So Low Facebook)

《So Low》劇照
攝:Cheung Chi Wai
(圖片來源:So Low Facebook)

廣告

節目開始前,巨大直樑已經懸吊場上,與地面構成銳角姿態;節目開始時,編舞兼舞者黎德威蜷縮地上,一邊翻滾、一邊前行,不論動作如何,身體主要部分仍然緊貼地上;身處銳角底部,遭直樑重重地壓住,艱難掙扎,也許是生活壓力、職場困難,也許是對自身的期許、來自別人的要求,他則由始至終「So Low」地存在。

《So Low》劇照
攝:Cheung Chi Wai
(圖片來源:So Low Facebook)

《So Low》劇照
攝:Cheung Chi Wai
(圖片來源:So Low Facebook)

廣告

這個 Solo 中,巨大直樑既是舞者動與被動的引擎,也是作品質感與步調的主錨:物理方面,巨大直樑既長且幼,其形狀及重量,創造並限制舞動的範圍、幅度及力量;意象方面,舞者與直樑建構出一幕幕畫面,例如開場過後,他將直樑解下並扛上背上,緩慢向前;人生在世,你我也許一樣,不問意願,只有向前,只是身心包袱時刻拖曳,使我們只能「So Slow」地存在。

《So Low》劇照
攝:Cheung Chi Wai
(圖片來源:So Low Facebook)

《So Low》劇照
攝:Cheung Chi Wai
(圖片來源:So Low Facebook)

《So Low》的創作是從自己的前作《一霎》出發並延伸,編舞黎德威希望繼續探索「我」與「時間」的關係,「真實的我」與「無形的時間」在時間線上如何並存;如果將「時間」框框重新放置於上述的大約55分鐘,一切都是相當理所當然,巨大直樑就是時分秒針,它在上、人在下,我們永遠身處下層;當扛上直樑自轉,正是時計的一種狀態,同時就算時間一直演進,我們也有可能留在原地等等。

那麼前述的生活壓力、職場困難、對自身的期許、來自別人的要求呢?這些也許都非「So Low」的創作初衷,同時卻全都是作品的豐富意涵,巨大直樑既可以是時分秒針、又可以是身心包袱,甚至可以是一支筆,用力扛上就能書寫人生,個人歷史有時卻沉重得讓人難以喘氣,端看觀者自身的投入力度與角度。

《So Low》劇照
攝:Cheung Chi Wai
(圖片來源:So Low Facebook)

《So Low》劇照
攝:Cheung Chi Wai
(圖片來源:So Low Facebook)

一個藝術創作,涵蓋多個層面,除了作者用意,還有觀者領受,倘若作品採取一個開放系統,透過技法刺激想像,就如今次的巨大直樑,則不但作者可以言其心志,觀者也可有所啟發,《So Low》就是這樣的一個作品。

--

觀賞場次

日期:1月20日(星期五)
時間:晚上8:00
地點:葵青劇院黑盒劇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