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Letting die 與 Killing —《與神同行:終極審判》的道德難題

2018/8/21 — 18:11

《與神同行:終極審判》劇照

《與神同行:終極審判》劇照

【文:肴肴 @Philosophy Monster】

承接第一集的強勢,《與神同行》第二集自上畫以來也是氣勢如虹。拋開故事質素不說,第二集跟第一集一樣,故事引伸出一個挺有玩味的道德兩難困境,就是:見死不救(letting die)是否跟殺人(killing)一樣,都是不道德?更清晰地說,就是假若我面對眼前垂死的人而不施以援手,那我的舉措會否被視為殺人?

(注意:以下含劇透)

廣告

《與神同行》兩集都有被審判的人,第一集是消防員金自鴻,第二集表面上是他的弟弟金秀鴻,但實際是陰間使者、生前害父殺弟的江林自身。姑勿論是否成功,但劇組是打算藉著為金秀鴻辯護,從而帶出江林的審判。故事中一千年前,江林的父親在一場惡戰後身受重傷,在戰場上不能動彈。而到場善後的江林發現父親一息尚存,但因為嫉妒父親偏愛弟弟,選擇對父親見死不救,收隊回營。儘管江林公子回營後隨即後悔,回到戰場尋找父親,但江父已撒手人寰。

第一集曾經提及「間接引致他人死亡」同樣也算犯了七宗罪中的「殺人」一罪,其中判官曾以猶豫不決引致同袍死於火場一點,企圖指控金自鴻犯了殺人之罪。儘管最後江林以拯救其他平民為由成功替其脫罪,但也反映出故事中對「殺人」的定義相當寬鬆,單是猶豫不決便足以犯「殺人」之罪。套在江父之死上,江林於其中無疑觸犯了「殺人」之罪。可是,這種倫理觀其實頗脫離我們的直覺,我們一般都認為「殺人」就是「直接引致他人死亡」,包括借刀殺人、設計令對方墮崖等這些較迂迴的方法;而「間接引致他人死亡」也就是見死不救卻不能算是真的殺了人,例如不援助第三世界的飢民,因為若這也算是殺人,那麼世上絕大部分的人都曾經殺人。

廣告

然而,直覺歸直覺,終歸不能算準。究竟見死不救本身有沒有問題?即是我們要思考的是:一般而言,見死不救是否不道德?若是不道德,則原因在哪裡?去到這裡,我們其實有更強的理由相信救與不救其實跟道德與否沒有直接關連。因為假若救人才是道德,我們就不得不問:「為什麼我一定要救這名跟我毫無關係的人?」或「我是否有義務一定要救人?」面對這個問題儒家孟子會走出來回答:「因為你是一個人,你有良心!」可是,這沒有答到問題,因為那條問題換個面目就是在問:「為什麼救人才算是有良心、才算是人?」我們似乎找不到一個具說服力的答案。至於見死不救才是道德這立場,我們同樣沒有理由去說服自己去支持,因為都沒有任何行動,就好像考試卷中的一類題目,答對加分,錯則扣分,而我卻沒有答題,那就無從加分或扣分。

回到電影中江父之死一事上,我們會認為江林做了不道德的行為,其實不是因為他見死不救,而是因為有乖倫常 — 身為人子而不救父親。即是就這江林這個個案而言,無可否認的他是犯了天倫(不孝)之罪,至於說他犯了殺人之罪卻是冤枉。我們稍稍改動江林這個個案,會讓事情更易明白。這次垂死的人不是江父,而是一名平民。當江林到達戰場上時,眼見一名垂死的平民而選擇收隊回營。這個版本中,江林跟那平民半點關係都沒有,因此沒犯下天倫之罪,那這個情況下江林的見死不救又是否不道德呢?七宗罪中「不義」之罪能否套在江林身上?其實也不能,因為這會回歸上一段的那個問題:「我是否有義務一定要救人?」

當然,從宏觀而言,我們難以黑白分別地說見死不救是道德與否,不過,當逐事仔細討論時,有了其他的外在因素就會變得較易判斷。用一個較溫和、貼近生活的例子去講,醫院中有一名身患絕症、正被病魔折磨的年老病人,某日他的心臟停止了跳動,現在醫生面對的問題是:「放棄對他的治療(進行心肺復蘇)是否道德?」撇開行政程序不論的話,我們很容易就這個例子得出結論,就是見死不救才是道德。因為我們可以提出不同的理由去支持這個立場,最明顯的是救治無異於延長病人痛苦,所以若果那醫生堅持救人,我們倒會覺得這名醫生不道德。

拋開故事粗糙不論,《與神同行》系列其實都提出了不少道德上的兩難問題,可惜的是劇組把精力都放在眼花繚亂的視覺效果之上,沒有善用審判這個故事設定去處理這些問題。(其實這也有點本末倒置的感覺,若觀眾要美輪美奐的視覺效果,為何不看 Marvel 電影而要看《與神同行》?)若劇組透過審判對這些兩難問題多加描寫,所製造的張力其實會十分感人,就像是第一集最後一獄的審判一樣。

 

作者自我簡介:一名小小哲學系碩士,跟大多讀哲學系的學生一樣,經常思考如何將哲學帶到日常生活、大眾的視野之中,閒來亦會涉獵歷史、文學作品。跟朋友開了一個專頁(www.facebook.com/philomonster),分享一下所見所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