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M+全購「張英海重工業」作品 新媒體藝術收藏的範式轉移

2018/9/4 — 16:28

藝術出版中有一種叫CATALOGUE RAISSONÉ的書,是由專門的出版社,花個十數年把一個藝術家一生人的作品、草圖、手稿結集成書,通常因為藝術家已死,沒有辦法可以絕對完整,結果有時候會出版「捨遺」或改版時把之前未出版的放進去,成為一個藝術家的權威研究。

今次M+ 的張英海重工業收藏,本是一個很好的當代藝術收藏案例,收藏一個當代網絡藝術家的*完整*作品,中間有很多值得研究的地方:電子作品才可以這樣拷貝,作一個完整的收藏,電子檔案比任何其他媒體作品更容易複製,一個檔案拷貝十次八次只是轉眼的事,買的是到底是什麼、作品到底是什麼,是當前藝術收藏的最大課題。電子檔案只出現了數十年,在博物館群體內,未有一套行之已久的方法去做永久保存,這一次藝術家在講座中特別鳴謝ARCHIVIST,他早年都將存放所有作品的硬碟每一刻都帶在身上、 以防任何三長兩短。在館內怎樣才是最好展示錄像作品/電子作品的方法,也是一個很好的研究,現在已知道的是,在M+館內會有一個房間,可以讓來客將館藏的錄象作品,ON-DEMAND的觀看,就好似中國媒體藝術機構「錄像局」一樣,可以提供中國錄像藝術家的作品作研究用途,當然M+未來的收藏會更廣泛。藝術館收藏未不是一個死的東西、不是存放作品的倉庫,而是包括了觀眾、研究人員、策展人,經過重新詮釋和研究,令作品有生命、會生長的空間。

讓我們先定義數目「ℂ」,它代表了完滿、完整的一個數字,不管他是1還是10000 ,他代表的都完滿完整的,現在M+買的是張英海重工業ℂ數量的作品,那怕他們明天就夾款私逃不再做作品(也不見得能走得多久,這一次錢應該不多,有理由相信不公開數字,是怕拉低市場),M+也會得到一個完整的作品全集,也許他們還有三四十年的工作時間,博物館都付同一個價錢。何慶基老師文章的其中一個問題,是若然未來作品不好那不是不值嗎,其實任何一個(一組)藝術家的作品當然有好有壞,在張英海重工業的情況,M+收的不僅於藝術家網站的作品,而是有更多沒有出版或者是其他語言定製作品,參差、沙石是必然的,藝術研究就需要無差別的去看一個藝術家的作品。李白的詩也有好有壞,但當年編成詩集時已十喪其九,正如前所述的CATALOGUE RAISONNÉ,要做一個藝術家作品研究,能有ℂ量的作品集中在一起,正正是一種新媒體及其收藏研究的範式轉移,而不是斤斤計較公帑付了多少錢拿到多少和怎麼樣的作品,可以說整個交易本身就是一個當代藝術GESTURE。

廣告

何老師和另一篇不具署名的文章都指摘M+收購方針,不見得理解箇中的細節與脈絡的同時,亦不信任收藏委員會們,甚至何老師更要求立法會介入,十分不可思議。提出質疑與討論是好的,尤其在M+同時在網上分批開放館藏資訊時,可以依據更多資料作有效的辯論,但以偏概全的去提出抗議就不敢苟同了。

(文本無題,現題為編輯所擬)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