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M+ 的太古迷思

2016/4/23 — 11:57

當時得令的 烏利•希克 Uli Sigg 博士

當時得令的 烏利•希克 Uli Sigg 博士

順應文化大趨勢,Jean Baudrillard 1981年選擇以哲學解構,就「模仿」這詞炮製新一輪後現代詮釋:當閣下僅一知半解,含糊其辭(or 身無長物),卻恣意充「闊佬」,裝扮成竹在胸,即屬 Simulacra;這組「假如我是真的」syndrome,歷史中屢見不鮮,甚至可以引申此際香港,於文化條件根基尚未成熟(尤其本土 artists 貧困羸弱)下大言不慚,打腫臉龐蓋建亞洲 No. 1 藝術宮殿,注定要廣招風雨。

鄭子燕的《油畫盒》

鄭子燕的《油畫盒》

廣告

M+ 從 Sigg Collection(masterpieces 1510 件,估值 13億港元 ) 篩選出70枚,再配合館藏和暫借,組織成精品80件,假太古坊向市民公開,平白一場中小型 art-show,驀然引爆漫城非議,實在叫人驚訝!通過正負雙方供辭,明顯針對小島與其打造一頭 international white elephant(文化 complex),花 1.77億元收購 Sigg 氏所藏,倒不如讓資源投放培育來得實際,霎時間眾說紛紜,曲徑通幽處這柄雙刃劍竟曉得順水推舟,重彈美術館團隊「空降」舊調,即 M+高層領導缺乏地方班底,質疑他們對香港藝壇的關愛,認知深淺,聽官無意,言者有心,貌似邏輯推理引領爭辯乖離文藝範疇 …

2月23日講座現場- 皮力、張培力、張䁱剛、丁乙 (由左至右)

2月23日講座現場- 皮力、張培力、張䁱剛、丁乙 (由左至右)

廣告

這股藝術評論卻不談藝術歪風,令人好生失望,原先重中之重的藝術珍品驟變無足輕重,主筆們各持己見,視 art-lovers 為 cultural politics 票倉,包攬助拳,自我宣傳,力邀市民介入蹚渾水,忘懷 art criticism 務須立足文明,弘揚及提升群眾鑑賞水平。

黃銳1978年作品《1976年4月5日》

黃銳1978年作品《1976年4月5日》

於Art Basel 2016 遇上星星畫會的黃銳

於Art Basel 2016 遇上星星畫會的黃銳

2月23日香港大學黃麗松講堂,負責人皮力開宗明義:是展采取(策展最基礎的)編年體制,誠意推薦中國當代藝術,介紹給本地觀眾… 先不說 Chinese Contemporary Art 於國際所佔席位,暫擱香港藝壇是否必須跟內地劃清界線,哪鐵定一樁無頭公案,就教育角度,M+ 的 Sigg Collection 委實不適宜與政治混為一談!

張偉1975年的創作《福綏境公寓》

張偉1975年的創作《福綏境公寓》

假使大家願意細看,大門入口赫然兩幀張偉小品,也許夠不上耀眼奪目,一旦回過頭審視隔籬邊上鄭子燕的一把微型油畫箱,不難明白 artists 懦弱,置身文革餘威偷偷撮寫違背黨章、非文宣材料(小資風景油畫),膽顫心驚,隨時準備納畫入箱;而王興偉則避重就輕,把天安門大屠殺改頭換面,硬塞兩隻垂死企鵝,取代躺臥三輪拖車上血流如注的學生,指鹿為馬,企圖瞞天過海,暗渡共產 censorship 陳倉。

王興偉 2001年的油畫《新北京》

王興偉 2001年的油畫《新北京》

劉香城的攝影

劉香城的攝影

長久以來一直誤診張曉剛,錯認他畫中人物,臉上胎痣,等同文革特褒獎的背景出身,紅黑五類一律紀錄在案,彷彿嬰兒誕生時先天印記,憑誰也沒法隱瞞!然則藝術家面朝數百觀眾,承認突兀色塊原屬攝影拷貝及模擬過程,強烈反射衍生光暈,自然與象徵符號貌合神離…… 君子坦蕩,不單告誡藝評人切勿罔加揣測,更教人了解張氏賴以成名的「大家庭」系列,涵義並非想像般奧妙,maestro 熱中的朱紅韌帶,寓意老照片見證倫理血緣,僅此而已。

張曉剛1998年的《血緣-大家庭17號1998年》

張曉剛1998年的《血緣-大家庭17號1998年》

這回合,附設座談的 M+展覽,無疑加速小城於中國大師們理解,譬如當晚 China 錄像之父張培力絮言:1992年第一次逗留紐約 3個月,發現 New Yorkers 啥藝術都探索過,後赴之人只能踟躕各式影響夾縫,尋覓出路!請別小覷漢子毫

不掩飾的實是求是,惟有如此胸襟,正視自身不足,方可勇往直前;當年祖國「土包子」臥薪嘗膽,遠勝花錢歐美鍍金,隨便翻閱幾本洋畫冊,胡亂買個 MFA 學位,趕緊海歸回流,尸位素餐,鶴立鄉里跟前自詡造詣多精湛的港燦 。

近日聲討 M+ 浪潮此起彼伏,筆者無意附會任何一方,歸根究柢問題存乎:憑藉文化創意,我們嘗試打造怎麼一個未來? 難道要栽培art critics越俎代庖,錙銖必較,轉型政經社評?還是鼓吹artists繼續躲懶、不讀書、胡思亂想,偶爾抽空白描數筆,視創造若等閒,蒼蠅般纏繞 museum curators 阿諛諂媚,浪費精力瞎搞人際關係?抑或縱容政客高官、地產巨鱷、議員地頭蟲、art administrators 及權術專家互相擁抱,均分利益?嗚呼!好一群蝥賊,豈會真心替香港畫出彩虹?上述潘朵拉匣子,能不是社會政治經濟學府教授們攻尖課題?

M+ 助理策展人 譚雪凝 正於展場為觀眾詮釋作品

M+ 助理策展人 譚雪凝 正於展場為觀眾詮釋作品

(原文刊於《信報》,此為增寫版本,獲作者授權轉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