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Musco 模响十八 — 我們人生當中都有著一個成長的搖籃

2019/10/10 — 16:25

在這個亂得令人失卻方向的年代,一個難得還有公共交通工具的下午,我在咖啡廳認識了一名非凡的鋼琴老師 — 冼志偉(Sin Sir),他用十八年的時間活出了一個關於音樂教育的故事。

故事由他的第一批學生開始,那個時候他無異於一般私人鋼琴教師,直到有一天他的學生主動的表達除了指頭上的功夫外,也希望與其他同門的同學交流;冼老師因而便萌起了組織交流會的念頭,他在想著如果不同的師兄弟姐妹走在一起會是怎樣的一個光景,他想著如果每一個學生都可以因為音樂而自發地與其他同年的年輕人互相提攜,然後一個以提供古典音樂演出機會的音樂組織 —「Musco 模响」便應一念而生。

廣告

在會面的期間,其實我的手提電話仍然不時的閃出香港四周各處的情況,兵荒馬亂下很多人都提出了「教育導致年輕人怎樣怎樣」的論點,然後我不禁的去追問,「這十八年年來,你覺得模响為學生帶來了些甚麼?」冼老師想了想便回應到:「我地未必個個都會好叻,不過當我地面對問題,我地可以試下一齊去搵方法解決,呢個過程令到學生 keep 得到個一份對音樂嘅熱誠。」

他即便以模响主辦過的一些音樂會引例:「我們的五周年音樂會舉辦得非常失敗,在我搬著物資坐上小形貨車前往 studio 的時候其實我非常沮喪,那個時候有一名學生陪著我。在整個路程上他與我分享了一些自己的看法,觸發了我對下一年模响周年音樂會的靈感。」冼老師在憶述這一段往時的時候,嘴角掛著一種為人父親一樣的微笑,這一段回憶對他有多重要不言而喻,「我覺得那個時候已經不是誰去教別人,而是一種齊上齊落。」翌年,以「舞曲之夜」掛帥的模响六周年周年音樂會獲得了一個大完滿。

廣告

模响就是以每年都主辦一場音樂會的步調起起伏伏的一步一步走去下,每個音樂會完結後都有更多古典音樂愛好者希望加入成為下一個年度的演出者,冼老師隱隱覺得模響需要有一些改變:「我個時覺得模响唔可以永遠都用一個學生會的方式去營運一個組織,我希望會內嘅人可以更直接咁樣去接觸唔同嘅行政工作,甚至自己試下去落決定。」因此在邁向十向年的同時,整個團隊在營運方式及演出方式上都作出了一個相當的調整,透過流動令下一個十年得以更活躍起來。

「當年我地面對嘅另一個問題就係希望演出嘅人太多,但係音樂會最多都只係得九十分鐘左右,所以我地嘗試用合奏嘅演出方式令到更多人可以參與係個演出當中,所以我地第一次加入以雙鋼琴嘅方式演奏嘅曲目。」機構隨著年月及成長而面對著不同的處境,高低不平的路為這一個音樂故事編織了一段演出及行政的變奏。

似乎有一些路總是要依著第一個心念去走,特別是那些未能即時見到成效的路,我不禁提問模响至今已經是第十八個寒暑了,仍然初心依然嗎?冼老師應道:「我依然相信香港嘅古典音樂世界係有人嘅,我地係可能孕育到一批一流嘅演出者嘅。」冼老師告訴我模响的初代成員時至今日至今仍然在幹事會中仍然擔任要職,我眼前馬上便投射了一個十八年前的少年,然後今天都已經投身社會組織家庭,在香港的音樂教育中這實在不是平常事。我想就是這一種不用為他人作嫁衣裳,每一個人都可以去開拓可能性令自己去成為每一場活動的一份子的氣氛,令到他可以在這樣一個教育搖籃中留下來。

有一些種子未必能夠開出最盛放的花,有一些種子也許最終飄到另一個地方萌芽,但是那個孕育的搖籃終究還是為我們帶來了一段又一段成長之路,音樂如是,社會如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