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My blueberry Nights — 在西方的時空漫遊,備受忽略的王家衛作品

2016/1/7 — 6:25

【文:席爾】

愛好王家衛的朋友相信已看過無數有關其作品的評論。然而當中大部份都集中在他的華語電影上,因此我想談論他較少人提及的純西片製作-《藍莓之夜》。

《藍莓之夜》可說是西方版的《重慶森林》,再次在交錯的時空中帶出不同人物的關係。「重」片中可分為林青霞/金城武,及粱朝偉/王菲兩部份串聯(基本上可看成是兩個故事);而「藍」則一氣呵成地以Norah Jones一人串連所有人物,從而強化第一身所經歷的事情。因此最後Elizabeth(Jones)回到Jeremy (Jude Law)身邊時,有很強的支持證明她已變成另一個我。

廣告

以食物作為一個訂情的計時器,藍莓批跟菠蘿罐頭 (「重」片)的功用異曲同功,不同之處在於新鮮製的批比罐頭更快變壞,當日食不了便要丟棄。但結局反而是日日新製的批終於等到出頭天,Elizabeth回來了。相反金城武的罐頭即使有防腐劑,仍無奈在到期日前丟棄,好比長痛不如短痛。兩者當中的對比相映成趣。不來無限期的等待,可能比設定時限來得更完美的結局。當然,兩者當中的命運已在所選的食物(愛人)中暗示:罐頭到期時又已賣光,不再出產了。如此不放棄可還有其他選擇?相反自製的藍莓批雖無人問津時好像白費心機,但自製是可自行控制的,持之以恆所換來的成功雖得來不易,也使大家更為珍惜,以及營造出雙方覺獨具慧眼,選中一生至愛。

以第一部西片來說,「藍」片已是王家衛feel較正常的一次。與「重」片之後的幾部一樣,「藍」片仍以慢快門造出的幻影,及短景深,壓迫空間的長鏡頭,帶出寂寞失落,人生如戲的虛幻感,及屏息的環境的壓力。然而,在Jeremy的餐廳中,有關場面罕有地以明快暢順的剪接節奏,交代Jeremy日常工作的繁忙生活方式,以致忽略身邊的點點滴滴。相反,大部份王家衛feel的慢節奏(單鏡頭)推進,主要只出現在Arnie (老警探)的情節中。明顯地這是因為他的生活routine枯燥之餘,日子時間比Jeremy更難捱(離婚之痛)。如Elizabeth所說,繁忙工作最大的目的,可能只是麻醉,以致無暇不快。無聊的人生,大概早點打上句號,好比沉醉酒精的折磨來得痛快。

廣告

在Arnie妻子(Leslie)因喪夫之痛帶來的後悔後,導演再帶出不夜城(Las Vegas) Lynne的故事。該串連,是偶然還是刻意安排的故事也好,對Elizabeth的角色來看,仍強化了時光飛逝的濃烈信息:把積架跑車的鏡頭處理得神秘莫測,更象徵了時間的神聖不可侵犯,來去如風。該故事的中心為時間競賽,在倒轉了的時鐘及賭場內一整天都是霓虹燈的鏡頭下,比作晏夜不分,無時間觀念;與此對比的卻是跑車的風馳電掣,及往後由原本可趕及到趕不及見父親的最後一面,再次諷刺因愛恨交纏的自我及執著,最易帶來無可挽救的悔恨。

在女角時空交錯的遊歷中,故意找最長的道路去過馬路(兩秒鐘影著九十度角的路牌,我想大概暗示最長的路線,因九十度從A走到B點應是最長的距離),到最後發覺A(起)點和B(終)點原來是同一點(紐約),在距離上是原地踏步(大家也覺悟如果無目的地行走,最長的距離應是兜圈走),但時光已走了一年。她的原地踏步是滿載而歸,徹底變成另一個人。這證明她出走前一晚,不入餐廳的決定是對的,這決定好比作一個留有餘地的選擇:無人問津的藍莓批未必是批本身有問題;遺漏的鎖匙也不應丟棄,以免抹殺了日後想打開鎖著的門的機會。一個決定的對錯,未必在於決擇本身,而是上天/人為的有意無意的配合成全。如果她選最長的路走了一年時間後原地踏步,又一無所得,人人都會覺她虛耗光陰了。

 

作者簡介:歐洲獨立電影導演,生於香港。曾於歐澳兩洲多國居住,因而揉合其文化思想創作。鑑於構思故事題材所需而常涉獵不同範疇,對心理研究,懸疑驚憟或兩性關係尤感興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