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Next Big Thing的孤寂

2016/3/25 — 18:48

始自七十年代初,部分女性藝術家高聲喧嚷,控訴社會待她們不公道,一旦奪得群眾注意,竟以經血、衞生巾或無聊的霓裳衣飾(譬如旗袍、繍花鞋)迎觀眾臉上鞭撻,不斷反覆重申「奴家乃女子」,濫賦新辭,內涵深度欠奉,直視人家若白癡,由是觀之,陳子雯早逾越上述低階無病呻吟,聚焦女史們擅長的柔軟拼貼,研製漂亮且繽紛soft-sculpture,舌燦蓮花,盡傾對美的稱頌,含蓄地參讚過Feminism。

題名「Departure」的2015年作品(左), 被暱稱為「Vanilla Ice-cream」的2016年新作(右)

題名「Departure」的2015年作品(左), 被暱稱為「Vanilla Ice-cream」的2016年新作(右)

廣告

當接獲一紙藝術家親手炮製請柬,油然泛起陣陣漣漪,感慨政府侃言栽培創意人才,口沫横飛,實際絲毫不知愛惜,同時藝壇僅曉得人云亦云,百犬吠日,圍繞小撮好出風頭的團團轉,根本不識潮物輕薄浮誇,十年人事,忘懷文化真諦,胡亂將改頭換面模仿抄襲,另附爛gag等同創新,種種謬讚遂令子雯的 non-conforming 鶴立雞群。

2016年作品「It's temporary」,讓繪畫、帆布及collage混為一體

2016年作品「It's temporary」,讓繪畫、帆布及collage混為一體

廣告

命題「Censored Reality」的2016年作品

命題「Censored Reality」的2016年作品

踏足火炭華聯工廈畫室,牆壁明淨,垂掛着好些抽象造型,遙呼 Malevich、Kandinsky、Mondrian 等摩登大師,如此第一印象無疑學院訓練之神經反射,純粹 Formalism 的形而上分析吧!好奇心驅策下決定探索究竟,原來畫作取彩頁夾雜組裝,不規則形狀左右穿插,幻化圖像的點與面,撕碎紙張順勢暴露了蒼白裂縫,塑造過長短線條,縱橫貫串,凝聚出一齣鬧哄哄的感官唱和,煞是動聽。

2016年作品「Hopping Bunny」,造型十分可愛

2016年作品「Hopping Bunny」,造型十分可愛

2016年作品「Deflated」,藝術家直截了當,將彩紙縫入布帛

2016年作品「Deflated」,藝術家直截了當,將彩紙縫入布帛

本來坊間販賣紙品,顏色不就十來種,鐵定給藝術滙萃帶來規範,猶幸逆境多呈平反契機,Ivy Chan 聰穎,豈懼工業量產掣肘,明瞭置身山重水復,暫疑無路,必須大刀闊斧,釋光發熱,手擎紙片沾抹油彩,一下子桃紅李白,柳暗花明,讓不利條件轉化強項,給浮雕增添描繪元素,剔破視藝分類,老套成規,勉勵作品結盟 multimedia!

畫家就創意臨界攻尖尚未止此,特意挑選女生慣用黝黑髮夾,將大小卡板牢牢緊扣,容許作品在顏料及紙張邊緣,融入迥異的金屬 element,畫龍點睛;一大堆別針像要警醒諸君,文章主人翁圖謀生計,白天充當電影服裝設計師,長期跟針黹為伍,閒暇方能鑿壁偷光,抽空創作,神色匆匆,恰似遊子臨行,慈母密縫,故此髮簪排列何妨解讀縫紉機遺留痕跡,一絃一柱,至於刺繍總和,彷彿釵留一股,文化孕育。

2015年的「Torn Heads no.4」及細部

2015年的「Torn Heads no.4」及細部

 

牆壁末梢悄然嶄新系列,髮夾子消失了,被偌大蔚藍布帛取代,中央標貼塗鴉紙本,不同質料紋理混凝一體,兼容並蓄,別具一番滋味風情。回眸細想,打從Duchamp把尿兜恭送展覽殿堂,引爆軒然巨波,視覺藝術遭劃分兩大陣營:其一乃杜象薦延的Readymade,須臾衍生過Conceptual Art,強調文藝務須有的放矢,慫恿創意遠離悅目煽情,天秤另一端哪繪畫傳承俯伏哀哀,力保藝術其實「溫心老契」、庶民的eye-candy、elitism粹言不休之美學,無奈時不利兮,西風遍壓東風,contemporary art始終盛行倡議時聞,喜歡起用作品暢敍政經人權,恣向美觀嗤之以鼻。

強扭的生分招惹莫大困惑,尿兜榮登博物館珍藏迸發後遺,從此什麼也成了masterpiece,當一切都是藝術,全民皆兵,則不再有藝術可言… 大家總說天才百年難逢,意謂藝文圈充斥昏庸輩,鑑於衡量標準模糊,廣邀渾水摸魚,良莠不齊氛圍底下陳子雯內省,翩然獨樹一幟!她不避方言俚語,崇尚Readymade,運籌各式現成物料,得心應手,又不卑不亢,從容處逐一測試/重温美學傳統,遊刃今昔理論,取長捨短,獨立思考督促創作言之有物,尋找歷程裏擬定以新(材料及技法突破)立舊(吟詠美為何物)。

作品「Mixing Green」2016,當中細節以髪夾定位,令人聯想起縫紉痕跡

作品「Mixing Green」2016,當中細節以髪夾定位,令人聯想起縫紉痕跡

大型創作「Untitled 2016」

大型創作「Untitled 2016」

是日也,嗟嘆龍游淺水,千里馬無覓伯樂,只好舉杯邀月,小樓一角,擺設龍門,獨個兒策展自娛,心知命懸文化沙漠,水深火熱,既不為當世賞識,即無利譽勾引,志決放浪乘風,我行我素,婉拒培塿,不與為類,睥睨潮汐進退,人生起落,振臂疾呼,笑傲香港這個尺寸江湖。

(原文刊於《信報》,此為增寫版本,獲作者授權轉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