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Pride and Prejudice

2015/3/14 — 10:58

Gate Theatre 在香港藝術節演出經典劇目《傲慢與偏見 Pride and Prejudice》

Gate Theatre 在香港藝術節演出經典劇目《傲慢與偏見 Pride and Prejudice》

都柏林劇團 Gate Theatre 帶同經典劇目《傲慢與偏見 (Pride and Prejudice) 》來港作亞洲首演的消息,確實讓我興奮了好一陣子,只可惜知道得太遲,門票早已售罄。幸好天無絕人之路,在最後一分鐘,有買了票的朋友因事不能出席,把票讓出。趕到演藝學院之時,演出已經快要開始了。

興奮的原因,當然是自己對戲劇藝術的興趣,不過更重要的是,這個歷史悠久的愛爾蘭國寶級劇團,來自都柏林,一個自己在求學年代生活了九年的城市。成立於 1928 年的 Gate Theatre ,其座落於市中心的古典風格的劇院建築,前身是醫院 (Rotunda Hospital) 的一部分,旅居都柏林的那些年,幾乎每星期都會從劇院門口經過。不過慚愧得很,在有「戲劇名城」美譽的都柏林生活了那麼多年,卻一次也沒有欣賞過劇團的演出(入場次數最多的,是毗鄰的電影院 Ambassador Cinema )。原因很簡單,那時候著迷的,是歌劇而非話劇。

廣告

話劇改編自十九世紀英國小說家珍‧奧斯汀 (Jane Austen) 的著名小說,故事早已多次拍成電影和電視劇,對很多人來說,已是耳熟能詳。把長達61章的長篇小說濃縮成兩個半小時的話劇,的確很考功夫。編劇 James Maxwell 刪去不少配角人物與枝節,讓觀眾更集中於女主角 Lizzy Bennet 那獨立、聰明、堅毅、不屈從於權勢與金錢的性格。此劇自1994年公演以來,每次重演均座無虛席,最近一次是去年的聖誕劇季,亦大獲好評。劇本吸引,毋庸置疑,導演和演員的功力,也是原因。這次來港的演出班底,均為經驗豐富的愛爾蘭知名劇場演員。演女主角 Lizzy 的 Lorna Quinn 和演男主角 Mr Darcy 的 Sam O'Mahony ,同是正統戲劇學院出身,除了經常參與劇場表演,也曾在當地電視長壽肥皂劇《Fair City》中擔綱演出,因而廣為愛爾蘭觀眾熟悉。回港多年,對愛爾蘭的電視製作已完全陌生,這也有好處,可以純以劇場演出的角度觀賞此劇,不受「看電視明星」的感覺影響。

Bennet 姊妹們 轉自 Gate Theatre 官方網頁

Bennet 姊妹們 轉自 Gate Theatre 官方網頁

廣告

劇情進度緊湊,故不時需要在過場時以旁白交代,在 James Maxwell 的搬演版本中,此責由女主角 Bennet 家二女兒 Lizzy 擔當。有劇評家不太喜歡這種沒有互動的敘述,但既然劇本是以 Lizzy 為主線,由她以第一身角度來交代劇情,個人感覺是恰當的。說起來, Lorna Quinn 勉強算是我的校友(同是愛爾蘭國立大學,但不同學院),年紀跟故事中 21 歲的 Lizzy 有一點距離,但不慍不火的演出,讓Lizzy這個角色,更加賞心悅目。

Lizzy 的戀愛對象 Mr Darcy ,被譽為英國文學作品中最受讀者喜愛的男主角之一,以 Sam O'Mahony 高大黝黑的外型,已很有說服力。 Sam O'Mahony 出身於倫敦音樂與戲劇藝術學院,畢業後即加入皇家莎士比亞劇團,早期一直在倫敦發展,近年才回到老家都柏林。礙於這是一個以女性為主的故事,加上編劇的取捨, Mr Darcy 的角色,沒法讓他有太多發揮機會。

有劇評指出,劇中 Lizzy 與 Darcy 的互動過於平淡,無法擦出火花,表達不到他們之間不斷增長的愛慕與親密。劇情濃縮,的確無法把這段感情的發展細膩舖陳,要忠實反映故事背景中社會上種種規範和說話方式,也不宜有過份情感外露的對白。然而編劇 James Maxwell 的對白雖然用詞文雅,卻絕對不是平淡無趣,觀眾席上此起彼落的笑聲,足以證明這點。對於大英帝國全盛時期上流社會那種勢利的人際關係、根森蒂固的階級觀念,奧斯汀在原著中,作了亳不留情的嘲諷,編劇亦巧妙地把這些嘲諷,重複地轉化為一眾配角(在現代人看來)荒謬可笑的言行:不可一世的 de Bourge 夫人、趨炎附勢的表兄 Collins 牧師、無賴妹夫 Wickham 、以至視女婿財產多寡為女兒幸福指數的母親 Bennet 太太,讓全劇不乏幽默惹笑的片斷。

觀賞話劇跟觀賞電影最大的分別,是沒有近鏡,尤其是像我這等只能負擔樓座後排座位的觀眾,無法看清表情,便只能靠肢體動作和念白腔調,判斷演員的功力;而念白,更是自己最為用心的部份,部分是由於經已日久生疏的英語聆聽能力,但主要還是懷緬那久違了的都柏林口音。雖然演員都經專業訓練,按劇情,說的都是上流社會的正統英語,但對於曾經長居都柏林的自已來說,還是聽得出那偶爾漏出的都柏林口音。不幸地,我所愛的,卻是挑釁的劇評家眼中的瑕疵。

不只一位愛爾蘭朋友對我說,標準的都柏林口音,比 Queen's English 更温柔動聽。對!我完全同意。說起來,這也是以 pride (自豪)應對 prejudice 的一種。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