瀧澤勳

瀧澤勳

情於樂,文以載樂,自得其樂,為生活配樂,越愛樂越快樂。斯人搭載愛樂者火箭太空漫步十幾廿年,成了自己人生的唱片騎師。

2019/1/21 - 10:22

Ron Carter 之夢

最近生活轉變較多,人的思考增多,大腦用量多,精神不振的機會也多。而適逢早陣子的假期,睡眠也好像沒有那麼奢侈,故此我也睡得更多。卻說上月做了一個至今依然記憶猶新的美夢:開場在郊外一片雪地的一家小木屋。而荷着背包的我,和很多朋友一樣,都在那片荒原探索良久,所以頓刻乍現建築,實在會以為那是海市蜃樓。但木屋傳來的曲謠,卻無比真實,令我相信眼前一切是真實的。

推門進去,便是一個偌大的起居室。正中間有三人,Ron Carter援着他的低音大提琴,輕彈着節奏,然後Donald Vega的爵士鋼琴加入,右邊則見Russell Malone,以結他勾起音符的跳躍。那是一場象徵友誼,但廣於友情的美夢。

雖然我受古典音樂傳統教育,但有時亦非常貪心,鍾情爵士美樂。大家這些年都流行談談vibes吧,而我深信爵士的氛圍,往往都在於不同樂器之間輪流答和,將輕鬆的感覺歷次延展到觀眾,感染你我的脈搏隨節拍自然搖擺。或許令人會心微笑的,不止那種vibe。事關整個Trio的默契,不在眼神,不在感覺,而在音樂中流露無遺。那是最重要而又最易遭人忽略的音樂元素:鋼琴鋪墊樂曲,絕美清脆地開局,然後結他手趁機呼應節奏,迎來一輪三人合作,夾雜即興演奏,令人欲罷不能。這個Trio,最好聽的,就是自然,那是種水到渠成的表演,宛如只有老朋友才會細聲講大聲笑的inside jokes一樣,生趣無限。

廣告

「今晚的歌曲,都是獻給音樂路上的每一個朋友,他們,就是我們的陽光。」Ron用他低沉聲線表白情愫。

Ron跟在場的朋友由衷說著,那是一場回憶之旅 (Pathway of memories) ,回眸很多片段,使他發現途中有很多同路人,在砥礪之間發過要發的夢。這種破開現實羈絆的率性,亦是所謂爵士氛圍,餘音裊裊。也許不是每人都與音樂事業結緣,但你又有沒有這樣的一群朋友,做你的陽光?我猜你們一定有,正如Ron也與音樂人Ted Lo結緣吧。

認識Ted Lo是在流行音樂界,但那一夜,這位編曲奇才就走進了Ron的起居室,彈起爵士的《Fly Me to the Moon》。沒有Frank Sinatra街知巷聞的繞樑歌喉作伴,這首Big Band經典,換上了爵士的新裝。Ted和Ron Carter Trio處理一首耳熟能詳到不能的作品,依然不乏玩味隨性,沒有被Big Band風格所牽絆,確實令起居室中不少賓客的思緒飄向月球。

神往之際,有時殘酷至此,夢就要醒。夢醒,就有現實的落差。

可是當夢醒時分鐘聲奏響,夢寐之上,一切夢囈,大概不能只是夢囈;一切夢囈,將必化成真實的吶喊。在思海中憶起昨日與良朋聚首當然美滿至極,但現實中卻因塵囂上的更迭遞嬗,使得大家各散東西,令志同者不相為友,其實難免令我們欷歔多時。誠如Ron Carter三重奏點起的《Candlelight》,初則高朋滿座,興高采烈之感不斷燎原;但別忘了油盡燈枯,曲終人散,荃灣大會堂的燈還是要關上的。當燈一滅,當昔友之間一個電話,一個訊息皆成絕響,我們大可以宣告這段曾經燦爛的bonding氣竭身亡,然後瀟灑地帶走你回憶中最亮麗的那一片雲彩,然後洞察每段緣起緣落的美麗,然後默默為對方前程來個最後禱告,然後,沒有然後。在寬廣的未來,求何再遇?

我們大概都少了點move on的勇氣吧。

瀧澤勳卻說這些都是夢。其實是夢,非夢,不打緊,或世事統統不過是場夢。

( 筆者按:本文靈感取自2018年12月1日假荃灣大會堂演藝廳演出的「爵士‧樂」系列:羅恩‧卡特三重奏節目,曲目及主題均為當晚演繹之真實作品。 )

Ron Carter Trio 羅恩‧卡特三重奏

Ron Carter, Double Bass 低音大提琴

Donald Vega, Jazz Piano 爵士鋼琴

Russell Malone, Guitar 結他

and the special guest, Ted Lo 羅尚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