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Shall we dance?誘發人人的跳舞基因

2016/12/7 — 19:25

西九文化區舉行的 WE Dance
(圖片來源:西九文化區提供)

西九文化區舉行的 WE Dance
(圖片來源:西九文化區提供)

「Shall we dance?」這彷彿是最難以啓齒的問題之一,17 歲的盧心瑜(Lucy)和黃以晴(Biki)肯定有同感。二人結緣於香港演藝學院青年精英舞蹈課程(GYDP),一起接受專業訓練,難怪她們的舉手投足也帶點專業舞者的風範。即席起舞從來難不到她們,但在十二月她們將面對一項新挑戰:在西九文化區「自由約」的開放舞台上,邀請觀眾一同起舞。要是你在場,也會應邀一起舞動身體嗎?

全球共舞的微妙聯繫

早在今年五月二十日,Lucy 和 Biki 在西九文化區及校方的穿針引線下,參與「Big Dance Pledge」[1]全球演出日。「這個活動的理念是透過舞蹈將不同群眾聚集拉近,今年邀來知名英國編舞家 Akram Khan 設計了一段簡單的動作,與全球喜歡跳舞的人士一起跳舞。我自己一直都想試玩這些大型的活動,結果我們那天在西九文化區,透過互聯網與全球來自超過44個國家的舞者,同步完成這個壯舉!」Biki解釋。

廣告

今年五月在西九文化區舉行的 Big Dance
(圖片來源:西九文化區提供)

今年五月在西九文化區舉行的 Big Dance
(圖片來源:西九文化區提供)

廣告

這樣別開生面的演出,令她們留下深刻印象。 Lucy補充:「當天全球舞者都在跳同一隻舞,向世界宣揚甚麼是舞蹈。這跟我們慣常的專業舞蹈表演很不一樣,令我很難忘。」

GYDP課程統籌劉燕玲(Stella)最欣賞這班學生自願參與課外跳舞活動的熱心:「對學生來說,單是在學院裡面跳舞是不夠的,所以當西九文化區跟我們提出這個合作時,雙方一拍即合。學生們奉上課後時間排練也令我安慰。」

GYDP課程統籌劉燕玲(中),及其兩名學生盧心瑜(左)和黃以晴(右)

GYDP課程統籌劉燕玲(中),及其兩名學生盧心瑜(左)和黃以晴(右)

除了GYDP,一批就讀香港文憑試考試應用學習課程(ApL)舞蹈及戲劇科目的學生也參與了「Big Dance」。香港演藝學院表演藝術教育中心主任兼課程主任李俊亮(Indy)及舞蹈科目課程統籌李咏靜(阿靜)回想五月的情況,認為那是對這班學生的一大新嘗試。

「事實上這班學生也是一知半解下報名,完成演出後才一下子感受多了,認識了 Akram Khan 的背景,明白甚麼是舞蹈中的分享、互動及合作。當中有不少人還是因為表演,才第一次到訪西九呢!」阿靜說。

香港演藝學院表演藝術教育中心主任兼課程主任李俊亮(左)及舞蹈科目課程統籌李咏靜(右)

香港演藝學院表演藝術教育中心主任兼課程主任李俊亮(左)及舞蹈科目課程統籌李咏靜(右)

帶著舞蹈走入生活

不論是 GYDP 或 ApL 的同學,「Big Dance」都激勵了他們進一步認識和推廣舞蹈。接下來他們將再接受另一項挑戰,兩群學生分別於十二月和一月會跳上西九「自由約」的「WE Dance」[2]開放舞台,以舞蹈感染觀眾,務求與眾同樂,齊齊跳舞。

為了令更多人也在這個開放空間中享受跳舞的樂趣,技巧鋪排上GYDP會採用較簡單的舞步,讓所有人也容易跟從。而目前仍積極籌備一月演出的阿靜和 Indy 打算先以遊戲形式引起觀眾興趣,再利用創意舞蹈作主軸,讓學生教授他們創作舞蹈。至於修讀戲劇課程的同學則可能會加入一套自己的表演語言,令整個環節更豐富有趣。

對 Lucy 和 Biki 來說,即使曾在開放的公共地方表演,也是頭一次要跟觀眾作互動交流。問她們緊張嗎?小妮子含蓄帶笑的點了頭數下。Lucy 指自己經過「Big Dance」的經驗後,更覺「WE Dance」是個特別的演出機會,因為難得可以與到時在場的觀眾一起跳舞。

「平常我們都是跟老師學跳舞,這次要反而要教陌生人即場跳舞,對自己來說是個很好的訓練。」緊密排練中的 Biki表示,這次的活動會先由「Big Dance」的演出開始,然後她們會帶動觀眾學習她們改編的「Big Dance」變奏動作。她們相信,舞蹈不一定是嚴肅和高要求的表演藝術,也可簡單做到、輕鬆上手。最近,她們更邀請不懂跳舞的朋友來試跳那些簡單舞步,測試動作是否容易掌握。

Lucy 和 Biki 嘗試用簡單的動作向大眾介紹舞蹈

Lucy 和 Biki 嘗試用簡單的動作向大眾介紹舞蹈

Biki 又以最近網上流行的 Mannequin Challenge 為例:大伙兒一起擺定格「甫士」,再有人穿梭其中拍成短片,「我跟一班朋友玩過一次,發現他們只懂普通站著。我都有教他們可以怎樣擺不同姿勢,但發現還是需要點時間和耐性慢慢引導他們……哈哈!」

Lucy 有時跟朋友合照時,也會主動教他們擺一些動作。她覺得,效果即使不完美,但運用了肢體表達自己,總算是進入舞蹈的世界吧。「就算跳得多不濟,只要肯嘗試,其實人人都懂得跳舞,當然如果有人從旁指導會更好吧!我相信 Everyone Can Dance。」Lucy 再闡述自己的想法。

從日常生活拍照的「甫士」到表演期間鼓勵觀眾起舞,同學都抱著一份推廣跳舞的熱心。Stella 相信:「這份熱心是可以伴隨他們一輩子,讓身邊人也知道跳舞不如想像中難以捉摸,而這份樂趣可以隨時隨地都能體會的。」

──

註:

[1]「Big Dance Pledge」 於 2006 年在英國誕生,目標是透過舞蹈將不同群眾聚集拉近。大會今年邀請了享譽國際的編舞家 Akram Khan 創作一套大約三至五分鐘動作,適合任何人士在任何地方舞動,舞蹈經驗不拘、身體條件不限。

[2]「WE Dance」是一項社區參與活動,概念源自2016年5月20日於西九文化區舉行的Big Dance Pledge 2016 (香港),目標是希望透過互動的演出及工作坊,帶動觀眾一同起舞,感受藝術。

(本文為立場新聞 x 西九文化區「WE Dance 人人起舞」的合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