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She, herself》卓思穎實驗作品@咩事藝術空間

2015/8/10 — 17:37

【文:阿三@Art Appraisal Club】

一、之前曾說過,越來越多獨立的藝術空間出現,「咩事」是尚未正式開始的一個。(9 月初才會正式「開幕」)不過,能否以我們認識的「藝術空間」概念來理解現在的空間,不盡然。而其「實驗」向導,是教人欣喜的。

二、「咩事」在深水埗一唐樓住宅單位。百份百家居的空間劃分與裝璜,立時讓人想起今年伙炭開放日的展覽《Hide and Seek at Home》;不過,後者的作品不多與空間發生關係。

廣告

三、卓思穎自說:「當我來到住宅的裡面,腦裡浮現了自己獨一人,或跟別人共處一室的回憶。」而我讀到的,是「人去留空」。不定時的燈亮與熄、門的開與關,似乎述說時間,是生活的時間,把不知多久的時間壓縮成頗急促的通電與斷電。因為這種急促的壓縮,我感到緊張與不安的情緒。另一錄像踮腳張望,不是渴望逃離,倒是眷戀曾經的時空,著力維持平衡與穩定,卻不得。與其說紅荳是回憶的象徵,「She」及「Herself」的命題或者更添一份哀傷。

廣告

四、誠然,甫進去我已感靈異,卻知道不會是「鬼屋探秘」的低能手段。這是不安與焦慮的幻化,這是關於情緒關於氣氛多於敘述事情的表達形式。(因而,我不確是關係的瓦解還是故人之不再。)從街上抬頭會看到風扇吹散的長髮影像,在夜裡肯定會嚇親街坊。(聽說,該唐樓正待重建,真的已人去留空;惟業主有趣地把該單位重新裝修,卻不出租,輾轉變成「咩事藝術空間」。聽起來,現實似乎更為怪異。)

五、住宅單位本身提供豐富的情境,而卓思穎很聰明地動用了,又打破了。房間給打造成浴室,輕巧地以牙刷與投映水盆重現當時的親密。在走廊傾側投映大廈建築物的影像,打破既定的住宅空間,而風扇穿牆吹動頭髮,又把內與外打通。

六、卓思穎才畢業三年,幾個展覽的作品成熟、有質素又穩定,實是十分具潛質的年輕藝術家。她將赴加拿大讀碩士,希望她能解決生活種種,繼續創作。

(作品很好,只是又多了點李傑的影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