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解碼遊戲 — P ZQAE TQR

2015/2/24 — 11:38

編按:文題中的P ZQAE TQR為出現在電影中的密碼

機器可以模仿人嗎? Alan Turing 親手製造的「它」,可以模仿並取代他生命中的那個名字嗎?

即使思考模式不一樣,溝通的方式一樣,通過解碼去互相理解,那就是 Turing 心目中的愛嗎? 同樣地,她可以模仿他嗎? 這一問,不止是能力的模仿,還有情感的模仿。Joan 可以在填字遊戲中出類拔萃,代表女性跟男人平起平坐,甚至還優於男人,但她可以在愛情地位上,取代那個曾經的唯一,成為 Turing 的摯愛嗎? 不同的性別,可有一樣的關係嗎? 在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的英國社會中,又有多少個同性戀者要模仿著「正常」人地生活著? 又能模仿得到嗎?

廣告

Turing 去問過警官,同時亦是電影在向觀眾提問,他或也一直相信著,以上都是可能的。然而,誰又有資格去判定? 至少在 Turing 的人生中,直到現今,依然未有肯定的答案。結局時她或在他身邊,然而她真的了解他嗎? Turing 與 Joan 最後的談話仍是停留在理性與邏輯的層次,但能深入他心底的,可由始至終只有一位,無可取代,甚至那一位是不是可以全然接收他的想法,他其實也沒有辦法知道。

廣告

《The Imitation Game》(解碼遊戲) 巧妙運用了加密訊息的拆解,來比喻人與人之間的交往。人為了保護自己,只好對他人不作回應,不讓惡意有滿足感,同時亦會扼殺了善意。即使人願意敞開自己的內心,並渴望能有人理解他的世界,只是真我習慣躲藏在一層一層的密碼鎖內,期待有心人去解開,都未必有人用心去解; 有人有這份心思,卻未必有這個能力,有心意有能力,都還要看時機。無法對應得到,就只能錯過真正的訊息,正如 Joan 得不到 Turing,Turing 亦得不到其最初的愛情。Turing 向 Joan 隱瞞了,同樣地,原來他也有著被所愛隱瞞著秘密的過去。

因著 Turing 異於常人,他常活在他人圈子之外,總被排除或自我排除。有兩場戲的表達最顯著,當他看著 Joan 與 Hugh 起舞時,其眼神在透露著複雜的思緒,確是如其口中所言,對能否給予 Joan 幸福有擔憂? 還是對於自己不屬於他們的情感失落? 不論如何,那都是欠缺歸屬的感覺。彷彿無人明白他之時,身旁卻竟有人看穿並理解,只是這又引申到另一個伏線的鋪墊,他所傾談的那個人,原來亦不歸屬於這一個圈子。另一幕是在學生時期,Turing 鼓起勇氣,帶著那封加密著自我心底最想透露的訊息,一群學生迎面而過,與他走在相反方向,但他毫不在乎,只一心一意想找到那個人,卻發現原來沒有其存在。 這一刻正好標記著,沒有人留下來去理解他,連唯一可能的一個也早已消失不見。

於是,那部機器是他的希望,是他的信念,是他支撐生命的來源。電影中唯一引用的聖經金句是馬太福音七章七節:「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然而,Turing 正正就窮一生都在製造並測試機器,看看其能否帶回他 – 那個可打開他心底門的人。多麼諷刺,又多麼悲哀。

是以 Benedict Cumberbatch 以一己的演出,昇華了電影的境界,他將這份深情的思念,呈現在每個單獨特寫鏡頭內, 讓曾經感到被排斥的、孤單的、不被理解的,都能在 Alan Turing 身上找到安慰,只有投入在其痛苦中,才會看破並解脫。這才是最精彩的 Imitation Game 模仿遊戲,電影在模仿歷史,演員在模仿英雄,Benedict Cumberbatch 借助著 Alan Turing 來鼓勵著每一個有類似遭遇處境的觀眾。

注:

本文寫於奧斯卡前夕,沒料到 Graham Moore 憑本片奪得最佳改編劇本時的感言內容,正好跟本文不謀而合。 當時筆者亦沒曾想過編劇原來有過自殺的經歷,如今看來這主題就更明確。且讓能理解這部電影的觀眾,都受到鼓勵與安慰,一起 Stay weird, stay different

 

原題為〈The Imitation Game 解碼遊戲  P ZQAE TQR〉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