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Unknown」 進行中

2018/8/15 — 12:11

【文:葉懿雯】

遲遲未能下筆寫《Unknown進行中》(Unkown: living in Progress)。
不是因為沒有感覺。
我笑了又哭了。
也不是因為沒有意見。
哭笑過後,一口氣寫了十行筆記。

顏色手帶/不同質感的物料/鋁紙/保鮮紙/「啦啪紙」/繃帶/分組/帶領員/未能/進入/氣氛
第一部分/感官體驗/每段/時間短/內容多/氣氛奇怪/轉變多/觀樂體驗/還是/靜心體會/
視覺/二人一組/Blind drawing/只有我笑/鏡/自己/靜思/靜不下來/
嗅覺/小裝置小劇場/小攤位參與體驗/好奇/歡樂/生果枱/突然詩意/家的味道/難以代入/未能調節心情/
味覺/分組品茶/故意/抹茶/伯爵茶/靜觀進食練習/除去名相而描述經驗/甚他人/認為/故弄玄虛/不想回答
聽覺/環境/共鳴/太強烈/為何/聽力測試/同音字詞/情境/背景/分辨/混雜聲音/說明/
集合/帶領員/撕開/物料/象徵/打開感官/所有演出者/衝下樓梯/往劇場/中場休息/
第二部分/劇場演出/未成年/疑惑/了解/自殺/感覺經驗/活下去/親友離世/未成年/堅持/赤子之心/
組織/層次/散亂//太貪心/第一部分/第二部分/各段間/生活小事/特別經歷/社會現象/獨立小品/不礙/
各段/編排/見心思/精彩/多變/形式/動作/對白/恰如其份/青春/真實/感人/

廣告

也許,把筆記組成句子,添些枝葉便可湊成文章。
然而,我遲遲未能下筆。
也許,是他們的青春,是他們的真誠,喚起我下筆的初衷。

廣告

從來也沒有想過要寫評論。參加「文化按摩師」計劃,只是想透過寫文章來學習欣賞藝術作品的能力,並把作品看成是溝通的契機:藝術作品運用不同媒介向我表達了些甚麼呢?我又想向作品說些甚麼呢?回看我最初的數篇,寫信寫回憶寫詩寫詮釋,無論寫得多拙劣,那些文字都是努力與藝術作品對話從而建構意義的嘗試,trying to make sense with the works。

但往後那幾篇,漸漸捺不住性子,容許自己跟隨最深刻的感覺寫,而最深刻的往往都是負面感覺。那時覺得既然是真實感覺,寫出來也無妨。怎料,文字愈漸浮躁,起初是隱晦地寫,帶著自我懷疑去寫,後來愈寫愈放縱,只牢牢握緊當下最深刻的失落感覺,再去鋪墊原因論述,拒絕抽離或疏理,不去理解,只想證明。我彷彿閉上雙眼又捂住雙耳,只想把話說完,把文寫完──寫作時與作品的對話中止了。

幸好,這次我無法「重施故技」,無法漠視他們演出時的誠懇,更無法迴避他們唸說對白時閃閃發光的眼睛。雖然還是看到演出有些沙石有些粗糙,但是我無法下筆寫這些,因為這些都不重要,在赤誠面前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在很努力傳達一些東西,雖然未必很懂得那些是甚麼,只隱約知道方向窺見大概,但他們不假裝知道,也不賣弄無知,而是在探索,在人與人之間、個人與社會之間、希望與絕望之間、生死之間探索意義、展望可能,trying to make sense with their lives。

也許,正好呼應演出的題目《Unknown進行中》。

他們是眼睛閃閃發光的人,我很好奇,他們將來會看到甚麼,又會有甚麼樣的作品分享呢?

而我,也要尋回自己寫作時閃閃發光的眼睛。

共勉之。


(原文刊於「文化按摩師」Webzine )

_ _

【跨界大龍鳳藝術節-埋嚟睇 THEATRE】《Unknown 進行中》
日期:2018年6月29日、30日;7月1日
地點:香港藝術中心麥高利小劇場及部分公共空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