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Visage One - 支持本地爵士樂的特色小髮廊

2015/9/30 — 16:57

自 Backstage 因捱不過昂貴租金於八月結業後,香港有爵士樂表演的 Live House 數量用三根手指也能表達,位於善慶街的一個暗巷子裡 Visage One 便是其中一間僅餘的爵士樂 Live House。五年前已認識 Visage One 這個地方,地方雖小,但店主 Ben 發揮了它最大的功用,平日的白天是髮型屋,週六的晚上才化身為音樂表演場地,十分欣賞 Ben 除了從事髮廊生意外,也同時堅持對本地音樂的熱誠,為本地爵士樂手提供一個平台去作即興交流和表演。

上週六,與一眾藝評同學去我久遺了一年多的 Visage One 欣賞音樂。由於遲來的關係,我只欣賞到第二節的曲目,當晚的表演是 Jazz Blues,表演樂隊由四個獨立樂手組成:主音,電/木結他手,低音結他手和鼓手。第二節所表演的曲目大部分都是 Jazz standards,也有大家耳熟能詳的 cover 歌曲 "Creep" 和 "ain't no sunshine" 。樂隊之間的互動和合拍程度表現得輕鬆平均,團隊間沒有特別炫耀技巧的樂手,這是我欣賞之處。

當晚令我最深刻的歌曲是 ''My Funny Valentine'',這首歌原於 1937 年百老匯音樂劇《Baby in Arms》,表達女演員對男伴侶外表的控訴,後來歌曲被列為 Jazz standard,先後被 Ella Fitzgerald、Chet Baker、Mile Davis、Billie Holiday、Frank Sinatra 等爵士樂大師演繹。一般爵士樂大師或爵士樂手都是以 ballad 的方式去演繹 ''My Funny Valentine'',以緩慢悲涼的節奏去表達對另一半外型的不滿,傲慢得有一種諷刺和神秘的味道。但當晚在 Visage One,十分驚訝地樂手打破了傳統地以 groove 的方式去演繹這首歌曲,輕快得令身體前後搖擺的節拍一改歌曲傲慢的風格,俗語形容為之「chok」。以 groove 去演繹這首歌令到表演少了悲傷的感情位,反而添加了一點古怪幽默,感覺更似以第三身身分敍述歌詞背後故事。我還是比較喜歡以歌曲傳統 ballad 的演繹手法,至少歌者能代入歌詞,以第一身身分演唱出歌詞內容中的可悲。

廣告

但是 Jazz 嗎?並沒有分對錯,它有著無限的可能性和變化,並不像公式化的古典音樂、也不是預先綵排了過百次的演唱會表演。它講求樂手按著當時的心情即興創作和樂隊成員之間的互動合拍。這是令很多聽眾和爵士樂手沉醉於爵士樂的原因。樂手可以按心情和自己喜愛的編曲方法去演繹作品,聽眾也可按心情和喜好挑選那一刻想聽的作品。一切都是「即時性」,爵士樂就是這樣 casual 和 easy-going。這些氣氛都只能在 Live House 感受。

期望 Visage One 能繼續在商業與藝術之間中取得平衡,為本地樂手提供一個即時性的 free jamming 平台讓樂手和聽眾之間交流,也提供一個小空間令聽眾暫時遠離緊張繁囂的生活。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