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We are building the biggest weapon for oppression in the history of mankind

2015/5/14 — 11:24

《第四公民》(Citizenfour,dir: Laura Poitras,2014)

《第四公民》(Citizenfour,dir: Laura Poitras,2014)

經周詳部署、嚴選戰友、秘密行動,斯諾登、本片導演、Glenn Greenwald 等勇氣對抗強權的志士(參與者多屬記者、律師,可見第四權與司法獨立之重要)終於在香港酒店會合,審定策略與目標後,眾人其後透過《衛報》爆料揭秘,當社會輿論越來越激烈,斯諾登數日後決定表露身份,無畏直面公眾,在那一刻(同時代表他立即要準備離開香港另求庇護),電影字幕將斯諾登一句 "f" 字頭助語詞翻譯為「死就死……」,實在頗有有趣——這句很「香港人」的講法(還有數處譯得挺有港味的),賦予了局中各人「爛命一條,打死罷就」的草根、豁落、悲壯的色彩,然而影片的氣氛,卻又是如此平靜、困逼(全片大半時間都在酒店房間內拍攝,各人身處的物理空間、心理狀態、政府壓力同樣逼人),身陷的局勢是那麼嚴肅、緊張,沒有槍林彈雨,危機四伏處卻遠有過之,絲毫不容輕率魯莽、意氣用事,絕不能用「死就死啦」的江湖風格應對,但這輕輕吐出來的一句話,倒又如千斤重般顯露出各人心底深處的壓力與堅定的意志,教人印象難忘。

是的,這是一場不能輸的戰爭,斯諾登在影片中表現出來的一個是異常冷靜、思路清晰的抗爭者,每一步都經過深思熟慮,他非常清楚自己的角色(亦很信任身邊寥寥數位初次在香港見面而過往只能在網絡加密聯絡的同志的操守與專業),也完全明白自己的將來有多慘淡;他不免有緊張害怕、疑神疑鬼的時候,但言語、舉止間顯出他對最壞的情況已有充足心理準備(這可絕不容易),其見識洞見、專業技術與使命感也同樣驚人(同時他也深信挺身而出者會愈來愈多,事實上也是如此)。《第四公民》的主角是斯諾登,但也可說不是斯諾登,因為重點不是這個「揭密者」,而是透過這個孤身上路的「公民」,反映出他要揭露的秘密是那麼震驚、駭人,驚人得令人難以置信(一如他常提到的︰「Assume your adversary is capable of one trillion guesses per second」,如此規模,根本無法從外部抵擋或消極躲避),其盤根錯節、私相授受(包括美國與各大網絡供應商的協議,又如後段提到美國無人機與德國基地的關係),醜陋處教人髮指,為禍處亦為人類史上罕見。

廣告

香港人看《第四公民》,一定更有感觸,一開場在海底隊道拍攝的黑漆氣圍(僅有一行白燈),就令人不寒而慄,事實上斯諾登在香港那一段時間的發展與變化,至今仍是令人難以置信。有資深影評人認為影片「平平無奇」,「無甚機密資料,更沒有驚險情景」,但有無驚世新料,有無行動細節(須知全片都得秘密拍攝,拍得成已是難能可貴,勢難苛求,何況說不定不少人物需保護,不少底牌需隱藏),並非本片旨趣,光是那「平平無奇」背後無以言說的恐怖,就已經證明了本片的價值了。如果不覺得本片的氛圍恐怖的,那就是斯諾登等揭秘人(包括阿桑奇等各方曾或直接或間接幫助斯諾登的專家、律師、記者、志士)不時暗示、提到的憂慮——怕大眾已習以為常,視政府深入毛孔的全面監控為尋常、必然,而不知其對自由、民主禍害之深(有此利器,勢可扼殺任何異議、抗爭於萌芽階段,終有礙民主社會之發展),愛理不理以至默然認可,只求有「驚世新料」才吃花生,到時受損的,既是自己,也是整個社會。《第四公民》在製作上也許略有瑕疵,但其敢言精神,難能可貴,奧斯卡敢以「最佳紀錄片獎」加許之,也應得到觀眾的敬意。《第四公民》事隔那麼久才能在香港上畫,頗為可惜,但既然能夠於戲院一睹,希望香港人切勿錯過﹗以下斯諾登的幾句話,香港人必須時刻反思、有所警惕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