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Zaha Hadid 無盡實驗的養份來源 ── 蘇聯建構主義藝術

2017/3/29 — 10:58

英國籍伊拉克女建築師Zaha Hadid,上年突然病逝的確令人感到十分鐘意外和惋惜。畢竟,對一位頂級建築師來講,65歲可以說是事業高峰的開端。不少同等級數的建築師,如I M Pei、Oscar Niemeyer、Rem Koolhaas等, 都持續創作至7、80歲的高齡。Zaha Hadid 提早的離開,不免令人猜想,世界會是否錯失了幾座尚未來臨的經典建築。

Zaha Hadid 的事業起步,並不是一帆風順的。但她的建築實驗,早在她學生時期已經開始。1972年,她就讀於倫敦Architectural Association (AA) 學校。該校前衛的教學模式,鼓勵學生對建築設計作出實驗和挑戰,多年來訓練了不少日後成為大師的建築師,如香港人較為熟悉的Norman Foster等人。(按:幸有讀者指正,Norman Foster 並非Architectural Association 的畢業生。反而應該是他於1963年和另一位AA畢業生 Richard Rogers 成立Team4 事務所,確立他的建築風格)

AA其中一個特色,就是學生要自己從十多個工作室裡頭,按照自己的喜好和能力,選定一個工作室及其負責老師進行修學。恍如「師徒制」一樣的教學模式,能夠使學生集中精力,進行某一個特定的建築設計實驗。Zaha Hadid 當年所選擇的,是由 Elia Zenghelis 和剛畢業的學長Rem Koolhaas 所帶領的工作室。這個工作室的主題,就是蘇聯二十世紀初的建構主義 [1] 。建構主義藝術和建築的風格,直接影響了Zaha Hadid的創作。

廣告

在的早期創作之中,這一股來自蘇聯的力量尢其顯著。由1980年她成立自己的事務所開始,她用了十年的時間才於1991年建成第一個建築作品。此前的創作,全部都只局限於畫作之上。在平面的畫作之內,Zaha Hadid渴望創作出的一個立體的空間。在這個空間之中,並沒有我們習以為常的樓梯、地板、天花等建築完素。有的只是抽象的幾何圖形左右穿插,並且以極誇張的視角來使這些幾何圖形飛舞在畫作上,來呈現出充滿動感的空間透視圖。

這一個試圖以抽象幾何挑戰四平八方的建築空間的手法,在蘇聯建構主義畫家El Lissitzky 和 Iakov Chernikhov的作品之中亦可見到。Lissitzky以互相交疊的幾何圖形,在平面畫作建構立體空間手法,在Zaha Hadid 的學生時期作品中就已經可以看到。然而,我們在Zaha Hadid作品中看到,她將Lissitzky的手法再推進到另一個層次,呈現出更極端的複雜性。

廣告

在她的香港山頂會所設計的畫作之中,微微的逆時針扭轉的視角,亦經常可見於Lissitsky的畫作之中。而Chernikhov繪畫建築物時,以誇張的透視(perspective)來呈現建築物的動感的手法,亦是Zaha Hadid 慣用的手法之一。

事實上,她第一個建成的建築作品 – 德國Vitra總部內的消防局,就運用了傾斜的牆壁,在現實空間裡頭營造這種誇張、扭曲的透視。這個建築實驗,打從一開始就被消防局的消防員投訴,傾斜的牆壁令他們感到頭暈。Vitra最後亦放棄了這個建築,將消防局搬遷,只保留了建築作為收藏和展覽。

Zaha Hadid 在AA的設計作品 (Malevich Tectonik, 1976-77)

Zaha Hadid 在AA的設計作品 (Malevich Tectonik, 1976-77)

 

El Lissitzky 畫作 (Proun 1A, Bridge 1, 1919年)

El Lissitzky 畫作 (Proun 1A, Bridge 1, 1919年)

Zaha Hadid 的畫作 (Tatlin Spiral, 1992)

Zaha Hadid 的畫作 (Tatlin Spiral, 1992)

El Lissitzky 畫作 (New Man, 1923)

El Lissitzky 畫作 (New Man, 1923)

Zaha Hadid 1982年香港山頂會所設計比賽的其中一幅畫作

Zaha Hadid 1982年香港山頂會所設計比賽的其中一幅畫作

微微的逆時針扭轉的視角,亦經常可見於 El Lissitzky 的畫作。

微微的逆時針扭轉的視角,亦經常可見於 El Lissitzky 的畫作。

Zaha Hadid 1982年香港山頂會所設計比賽的其中一幅畫作

Zaha Hadid 1982年香港山頂會所設計比賽的其中一幅畫作

其誇張的透視(perspective)和Chernikhov的手法很類似。

其誇張的透視(perspective)和Chernikhov的手法很類似。

能夠以十年的時間和精力,去堅持自己的實驗,當中所需的毅力是難以想像的。在早年的一個訪問之中[2],Zaha Hadid提到她的其中一位伯樂,是巴黎Pompidou Center和悉尼歌劇院的工程師Peter Rice。這位善於為設計複雜的建築物解決工程難題的工程師,從一開始就了解到Zaha Hadid的潛力,往往工作到深夜仍然為她解決工程問題。在Zaha Hadid沮喪的時候,這位經驗老到的工程師更會安慰她說:「當他們知道妳真的可以實現這些概念,人們會排隊拜門求你為他們設計。」的確,捱過了最初的十年以後,她的事務所就如日中天,一直實驗至生命的最後一刻,於去年在美國工作期間病逝。

--

註:

[1] 細分一點其實是「至上主義 」(Suprematism),二者相近但有概念上的差異

[2] Mitchison, Amanda. (16 Aug 2005). “A warped perspective". http://www.telegraph.co.uk/culture/art/3645888/A-warped-perspective.html

發表意見